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33岁晋江安海人王啸波:一意孤行爱木偶冠帽制作

2016-10-14 15:01:38来源:闽南网

打印 字号: T|T
 闽南网10月9日讯 制作一顶比拇指头大不了多少的木偶冠帽,缝纫机是用不了的,一定要一针一针地缝。从刺绣、镶边、组装,从夜里的11点开工,往往一抬头已是凌晨的四五点。

▲为木偶戴上冠帽,是王啸波从小的梦想




制作木偶冠帽的部分过程(彬彬供图)
 常人说出“耐心”这两个字,只需要不到1秒;耐下性子,制作一顶木偶冠帽,最少要用4个小时;而这样的“耐心”,他坚持了十几年。做得多了,看一眼木偶的神情,根据它的角色,他的心里就有数了。有的是传统的样式,有的是一时兴起的创意,戴上冠帽,为每一尊木偶锦上添花。
  他是王啸波,33岁,电视台主持人,制作木偶冠帽是他最惬意的业余爱好。熟悉他的人说他是神一般的存在,可他说自己只是个单纯热爱木偶的人。
  一个人的木偶独角戏
  王啸波是安海人。外公爱听南音,外婆爱看戏,从小耳濡目染的熏陶,让他爱上了传统戏曲。
  在木偶戏、高甲戏最风光的年代,每个酬神的时节,城市角头、乡野庙堂,不同的草台戏班,就能将各个角头的人气汇集在一起。还在上幼儿园的王啸波什么戏都爱听,听得津津有味,痴迷于戏曲的他,最强烈的想法是:把舞台搬回家。
  高甲戏、梨园戏都搬不回来,小小年纪的他发现,拥有一尊能在掌中舞动的木偶,才能实现自己的终极愿望。一次和家人在泉州中山路发现有一家店卖木偶,“演出用的木偶一尊99元,简易版的泥塑木偶10元。”20几年过去了,王啸波依旧记得当时的场景,99元已是当时一个月的工资,家人舍不得,拗不过,最终买了10元的泥塑木偶给他。
  这尊木偶成了他幼儿园时代的最爱,家里时常有他一个人的木偶独角戏。
  外公是个爱动手的人,家里的杯子、烟盒、灯,全都是外公用不锈钢手工制作的。才上小学的王啸波,搬出外婆的缝纫机、闲置的布条,歪歪斜斜地缝出了木偶的衣服,大块的泡沫板被雕刻成木偶头。这是他的第一次木偶DIY,自此以后,手里的画笔、剪刀、针线,跟着他忙活了起来,纸上画出的木偶形象数不清有多少个,制作的冠帽一顶接一顶。
 一意孤行爱木偶的天分
  为了更接近木偶戏,还是初中生的王啸波,在得知外公有个要好的朋友,是晋江李家班布袋戏团的李文炳先生,便央求着外公介绍认识。在那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外公手写了一张纸条,告知这位好友,自己的孙儿唐突拜访,想请教木偶知识。
  一代代人成长,一代代人老去,时光卷走他人的故事,也带走了传统戏曲最好的年代。“木偶戏都快没了,难得有人如此纯粹地喜欢。”60几岁的李文炳用最热情的礼仪,接待了十几岁稚嫩的王啸波。一老一少热情地探讨着和木偶有关的各种话题,末了,老人借给他一尊舞台用的木偶。这是第一次握着真正的木偶,王啸波兴奋极了。
  很多人都无从得知自己的天赋,而王啸波知道,自己有着一意孤行爱木偶的天分。往后一得空,他便往李文炳家中跑,两个人成了忘年交。老人教他行当的分类,告诉他每个冠帽是用来干什么的,剧团表演时,老人也总带上他。一次下乡去青阳演出,回程的路,两人一前一后地坐在摩托车上,如同祖孙二人,夜风从耳边疾驰而过,那种感动温暖至今。
  知道王啸波爱制作冠帽,老人把废弃的木偶冠帽上的绒球一一收集送给他。在一次正式的表演中,王啸波做的“国公帽”被老人用在了舞台上,这给了当时正在读高中的王啸波莫大鼓舞。
  打个飞的去台湾找知己
  “爱好当工作,会是件痛苦的事。”王啸波大学选了舞台设计,从业选择了媒体。冠帽制作的爱好,不为谋生,不变现,一切只为自娱自乐。
  “我的爱好是孤独的。”李文炳老人2007年过世了,王啸波很难找到与自己有共同爱好的人。工作的原因多次飞到台湾,每次都会去拜访同样喜欢传统木偶的朋友。在与泉州隔着一湾海峡的台湾,他找到了一名和自己一样痴迷木偶冠帽的90后,交流冠帽的样式、交换冠帽制作的材料,约个时间,打个飞的,到对方的城市,一同逛材料市场。
  直到后来,除了给自己收藏的木偶制作冠帽以外,偶尔也帮剧团制作,自己亲手制作的帽子不仅是工艺品,还能登台辅助表演,这对手艺人来说,最大的意义莫过于此。
  “手艺人往往意味着,固执、缓慢、少量、劳作,但是这些背后所隐含的是,专注、技艺、对完美的追求。”世界再嘈杂,手艺人也要有一颗安定的心。王啸波总选在夜深人静时,开始他的冠帽时间,面对纸板、绒球、绸布、珠线,平实的冠帽素材,每一个步骤都急不得。投入一方小小冠帽的时间有多少,他从不去计较,唯独跟自己较劲着手里的这顶帽子是否接近完美。(海都记者 刘燕婷 黄谨 文/图)
编 辑:wangshi 标签:冠帽 晋江 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