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友明:风霜雪雨数十载 笔耕不辍写人生

2015-12-28 17:25:21来源:山西省广播电台记者 张慧 梁玉霞

打印 字号: T|T
  人物档案:王友明,中国当代艺术协会终身名誉主席、中国散文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当代作家协会一级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临汾市作协名誉副主席、临汾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原党委书记、第一副局长(正县级)。曾荣获全国金奖作家、第二届中国散文精英奖、第四届中国散文精英奖最高奖卓越成就奖、中国散文华表奖、中国百篇散文奖、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中国作家创作年会一等奖、第四届中国世纪大采风散文金奖、第二届吴伯箫散文奖、百名中国一级作家、杰出中国艺术家、十大临汾人等称号。出版作品专著9部,百余篇作品获奖,荣登中国散文排行榜。作品和传略业绩,载入《东方之子》《中华名人大典》《中国文学百年经典》《中国散文大系》《中国散文家大辞典》《中国当代散文大观》《中国当代散文精选》《华夏散文精选》《百家散文精选》《十家散文精选》《2008年度散文精选》《2009我最喜爱的散文》《2010中国散文经典》《2013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临汾市志》《侯马市志》《临西县志》等多种选本。其创作业绩多次被国家、省、市媒体宣传报道。
 
  前不久,王友明创作的散文作品《车入寻常百姓家》,在“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中荣获一等奖。据悉,本次大赛由中华散文网、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办。邀请赛在《人民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文艺报》《文学报》《读者》《四川作家网》等海内外30多家媒体的积极宣传下,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和港澳台地区及美国、英国、瑞士、西班牙、德国、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18356位作家的作品近数万篇(件)。经过由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石英、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石祥、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原副院长孙武臣、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红孩等专家学者组成的评委会严格评审,王友明的散文作品《车入寻常百姓家》以较高的文学水准,在数万篇(件)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一等奖。《车入寻常百姓家》大气磅礴、热情奔放、构思严谨、文笔流畅。既有对不平凡发展历程的回顾,又有改革开放现实的对照,着力赞颂了党的丰功伟绩,讴歌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具有深刻的时代意义。
 
《新闻回放》:“2008年度中国散文精英奖最高奖“卓越成就奖”在北京出炉。我省著名作家、临汾市广电局副局长王友明获此殊荣,并赴京参加了颁奖仪式。这次评选活动,是由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华当代文学学会、《华夏散文》杂志社、中国当代散文论坛组委会等单位联合举办的,活动历时半年,共有来自全国各地的1600多篇稿件入围。经过评审组严格筛选,最终有12人获得中国散文精英奖最高奖“卓越成就奖”,王友明是我省获得该项荣誉的第一人。
 
    王友明长期坚持新闻与散文创作,多年来,在省内外报刊网络发表消息、通讯、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各类作品4000多篇,共计400多万字。著有《启明星》《提篮小卖》《岁月如歌》《心灵有约·上下》《流光碎影》《跟往事干杯》等散文集6部7本,编著有《太原王氏源流探析》,主编有《临汾广播电视志》。不少作品在全国、省市各类文学大奖赛中获奖,连续5次获得临汾市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在由山西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心灵有约》的后记里,记者看到这样一段话:“之所以叫做《心灵有约》,是因为我觉得,不论是与人生、与事业、与亲人、与朋友,都在心灵深处有一个约定:走好人生路、干好本职事、待好众亲人、处好诸朋友。这个书名,也含有对自己的激励与鞭策之意。”日前,记者走近了王友明,感受他风霜雪雨数十载,深入生活,以文为声,笔耕不辍写人生的心路历程。
 
当记者对王友明的创作成功表示祝贺时,他却谦虚地说:“这不能说是大的成功,只能说是取得了一点微小的成绩。但取得这点成绩主要靠两条:第一是有一颗恒心,能吃苦、要耐劳;第二是要勤奋,怕苦怕累是写不出东西来的。”
 
    得知王友明获奖的消息后,临汾电视台记者梁晓玉激动地对记者说:“这份荣誉背后蕴涵着他多年辛勤耕耘的心血和汗水,一个人一生中能对一项事业保持这么持久的激情,我觉得几乎是难易置信的。因为我们也经历过,入行的时候那种不知疲倦、那种夜以继日,完全投入吧,那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能对一项,而且不完全是自己的主业如此热爱,如此执着,这么坚持着,坚守着,我觉得文学创作让他献出了全部的感情。”
 
这里,让我们一起聆听王友明的成长历程:他出生于河北省临西县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家中弟兄三个,父母都是目不识丁、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从他记事起,家乡就是远近闻名的“穷沙窝”。虽然父母勤劳耕作,从春播忙到秋收,到头来连一家人的口粮都不够。童年记忆中,每到青黄不接的三月,母亲都会带着他漫山遍野挖野菜、捡树叶。尽管日子窘迫,但父母都倾心尽力,供孩子们上学读书。
 
王友明回忆说:“母亲是一个字都不识的睁眼瞎,父亲也只会写他的名字。正因为父母没有上过学,都希望儿子能够读书、能够有出息。有出息怎么办?只有上学。”等到他上学的时候,原本拮据的家中,生活更加艰难了。为了给他交学费,母亲白天下地干活,晚上还要在家里做活。他一觉醒来,总会听到“吱吱呀呀”的纺线声,看到油灯下母亲手摇纺车的憔悴身影。而父亲则整天早出晚归、走街串巷地做点小生意。那时候学费很低,三块两块,就这样也掏不起。父亲就磨香油,还要披星戴月地到处挑着担子去卖香油。每天父亲出去的时候,他还没睡醒觉,到睡着觉了父亲才回来,所以他很少见到父亲。现在回忆起来,他都简直不可想象。父亲是怎么挑着担子,用双脚把那几十公里的乡村小路,量过来又量过去的。上学的机会虽然来之不易,但处于孩童时期的他有着爱玩爱闹的天性。上学时,他常常趁老师不注意与小伙伴遛到野外疯玩。有一次,父亲到学校一看他不在,马上到处找。当找到村边上的时候,他正在沙土地里滚着和小朋友们玩耍,父亲气的举起锄头就要打。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见父亲发这么大的火,不知如何是好的他,一下子吓哭了。疼爱他的父亲一下手软了,举在半空的锄头又收了回来。父亲俯下身,用粗糙的大手轻轻拍去儿子满身的尘土,叹了口气说:“以后不许再逃学了!有文化才能有出息。只要你们好好上学,我和你娘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也是高兴的啊!”
 
  父亲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唤醒了懵懂的王友明。从此,他发奋读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父亲总会在收工回家的路上,拐到学校瞅一眼儿子聚精会神读书的身影。
 
    1963年,王友明以第二的成绩考入高小。读高小期间,他在写作上表现出了过人的天赋,作文经常被当作范文在全校传阅。但幼小的他并不满足于此,常常将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写成短文寄给报社。文章中,他那多彩的语言、丰富的想象力,总会博得报社编辑的好评,并见诸报端。
 
  那年的一个风雪天,正在高小五年级上课的王友明,偶然瞅见教室外有个熟悉的身影,下课后跑出去一看是父亲。长时间在风雪中站立,父亲都快成了一个雪人!父亲用慈爱的手抚摸着他的头说:“闭上眼睛,猜猜爹给你带来了什么?”他闭着眼睛,猜了半天也没猜出来。睁眼一看,原来父亲手里拿着一支崭新的钢笔。那可是父亲花一块八毛钱,卖柳条筐给他买的一支钢笔啊。他非常激动,在那种年代,有一支钢笔那真是非常的奢望!他把钢笔紧紧握在手中,仿佛看到了父亲为攒够这一块八毛钱起早贪黑,在寒风中走村串巷卖柳条筐的身影,泪水瞬时模糊了双眼。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辜负父亲的期望,好好读书,将来做一名记者或者作家。
 
    1970年冬天,高小毕业的王友明揣着父亲送给的那支钢笔,满怀憧憬踏进了绿色军营,开始了漫长的军旅生涯。艰苦的新兵训练结束后,他被分配到北京军区驻临汾某部。小时候,理想中的军营是非常豪华、非常壮阔的。可是,当他兴冲冲地来到梦想中的驻地时,原本火热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现实中的军营,没有整齐的营房,没有绿茵茵的草地和葱郁的树木,有的只是荒坟野地中三顶随风摇曳的帐篷。当时,他有一种非常想哭的感觉。就在这里,他渡过了军旅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段历练。那时,部队吃水要到几公里外的村庄去挑;就餐则要跑到附近一家破旧的工棚里。每当寒风夜起,吹得帐篷东摇西晃,他和战友们只能穿着棉袄棉裤,挤在一起数星星,盼天亮。遇到大雪纷飞的日子,远山近树都笼罩在一片苍茫之中,蓬蓬枯草随风摇曳,卧听窗外,真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
 
    面对艰苦的生活、恶劣的环境,王友明没有气馁。他和战友们一起建营房、搞绿化,满怀激情地投入部队建设中。每当夜深的时候,劳累了一天的他还要在小油灯下写日记,抒发自己对军营的热爱,对未来的畅想。长期不懈地坚持写作,不仅提高了他的写作水平,也让他在部队中小有名气,以至于后来部队首长点名要他担任通讯报道员。
 
接到首长的命令,王友明是又喜又忧:“高小文化程度的我,能行吗?”首长鼓励他说:“只要你热爱,肯定能干好。”听了首长的鼓励,他定下决心,要干出一番名堂来。
 
  军营的规章制度是非常严格的,一般9点钟必须熄灯,熄灯之后不能有亮光。怎么办?王友明就打着手电筒,把被子蒙在头上,看书学习写稿子。夏天,他就跑到猪圈旁的灯下看书学习写稿子。猪圈是很臭的,蚊子也特别多,盯得他满身都是疙瘩,又痒又痛,他始终咬牙坚持着。可是,所有寄出的稿子不是被原封退回,就是石沉大海。
 
    当时,说风凉话的人比较多。有的说,就他那点高小文化水平,还能写出什么好稿子?有的说,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那瓷器活。有的说,等着瞧吧,有他的好戏看。听了这些风凉后,他心里感到非常的难受。但冷言冷语并没有把他击垮,倔强的他认准一点:只要下定决心,肯定能开辟出一条道路来。偶然间,他在一本书中看到了郑板桥的《咏竹》:“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刹那间,他体内热血沸腾,含着眼泪立下誓言。
 
  在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学习、写作几乎成了王友明业余生活甚至节假日的全部内容,每月仅有的6元津贴费也几乎用在了学习上。他不断告诫自己,要把梦想变成现实,就必须用不懈地努力给梦想插上飞翔的翅膀。
 
1972年秋天,襄汾县张礼乡的4位农民,丰收不忘子弟兵,起了个大早,拉着两车大白萝卜,步行十几公里送到军营,慰问亲人解放军。他听说后马上跑去采访,并很快写出了小通讯《两车萝卜寄深情》。第二天上午,他步行往返十几公里送给临汾报社一份,并顺路寄给山西人民广播电台一份。没几天就被临汾报社和山西人民广播电台采用了。手捧着自己这散发着油墨清香的处女之作,他兴奋地流下了两行喜悦的泪水。至此,他填补了部队通讯报道的空白,也开启了他写作的春天。他感到,有了一点成绩,绝对不能骄傲,更不能自满,一定得把以后的写作路走好。
 
天道酬勤。王友明终于以自己的勤奋和执着,叩开了新闻报道这扇紧闭的大门。从此他也更加努力,将新闻写作与军营生活有机结合,用辛勤的汗水、敏锐的视角写出了一篇篇及时、生动的报道。
 
    1982年的初春三月,王友明深入采访,挖掘出部队绿化建设的大量鲜活素材,回到驻地刚写个开头,来部队看他的70多岁老母亲就生病住进了医院。一边是不能耽搁的新闻报道,另一边却是需要照顾的母亲。情急之下,他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母亲的病床边。当时,母亲非常的痛苦,不断地发出呻吟,他听到后非常的难受。于是,含着泪水,边照顾母亲,边写稿子。疼爱儿子的母亲,看儿子在病床前,除了伺候自己就是写稿子,饿了,啃几口凉馒头,渴了,喝一口白开水,就再也没有发出痛苦的声音。整整熬了一夜,第二天8点多钟,稿子脱了手,赶紧派人发送到报社。母亲看见儿子两眼布满了血丝,心疼的哭了,儿子看到母亲痛苦的面容,也是泪流满面。
 
  这篇用泪水“泡”出来的稿子,相继被多家媒体采用,《解放军报》更是放在了头版头条。1983年,那篇千字文,在由国家林业部、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社、中国农民报社等8家单位主办的“全国林业好新闻”评选活动中,荣获二等奖,并入选《获奖作品选》一书。同时,还连同山西省人民政府颁发的奖状,一并被北京军区博物馆收藏。获奖后,他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高兴地夸奖儿子有出息。
 
  王友明曾经在一篇散文中这样写道:“我深知母亲那满头的白发,是将纯洁无暇的色素注入了我的肌体,染的国防绿更绿的人生杰作;母亲脸上那纵横的皱纹,是我安心军营、健康成长的阶梯;母亲周身流动的热血,是我劈波斩浪的力量源泉!”也许正是这样的力量,让他在自己的文学创作道路上稳步前行。在嘹亮的军歌声中,他每天敏锐地捕捉着新闻素材,不知疲倦地采访、写稿;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以顽强的毅力自费参加了“中国逻辑与语言函授大学”学习,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1995年,他被破格评上了记者职称,并被多家新闻媒体聘为特约记者。
 
    从17岁告别故乡参军起,王友明把自己的青春年华,无怨无悔地融入到火热的军营。久在异乡,难以排遣的思乡之情总会袭上心头。故乡的小路、小河、院中的老枣树,土炕边的小火炉,辛劳一生的父亲,站在村口盼儿回家的老母亲,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女儿,这丝丝缕缕的思念,使他夜不能寐。正是这浓浓的乡情、亲情,唤醒了在他心中蛰伏已久的文学梦,1995年,他在新闻报道之余,开始了散文创作。那时候,他是北京军区第289医院政委,尽管工作繁忙,但他抽挤时间进行散文创作。因为,他觉得散文最容易抒发自己的情感,最容易让读者在心灵上产生共鸣。
 
  多年的写作经验告诉王友明,一篇好的文章,是心灵的外露,情感的宣泄,只有用真心、真情写出的文章才能引起读者的共鸣。记者看过他的散文《白发亲娘》,当时真的是含着眼泪读完的。其中有一个细节特别打动人:在儿子探亲返队的时候,无意中说了一句“娘,等秋天闲了我再回来看您”。这本身就是一句安慰母亲的话,却被母亲牢牢记住了。然后,母亲拖着年迈的身子,喂了十几只小鸡,每天盼着儿子回来给儿子炖鸡吃。小鸡一天天长大了,秋天也到了,认定儿子一定会回来的老母亲,每天拄着拐杖到村口张望,一直到冬天,望眼欲穿的老母亲也没有见到儿子的身影。每个人读到这里,可以说都会被那种博大无私的母爱深深的感动。
 
    文如其人。有真文章者,必有真人品。山西广播电视报临汾周刊总编崔海昀告诉记者:“热爱生活,以情感人,真诚为人,是王友明的处事之道,也是他的散文作品打动读者的奥妙所在。有一年过年时,我看了他写的散文《故乡的年味儿》,一下子就勾起了我好多好多童年的回忆,掉了一晚上的泪。我觉得他的文章确实是非常的打动人心,那是因为他的文章真,他的文章能挖掘到人最本身的、最淳朴的,最真挚的那份情感。而且能挖掘出人心的那份真美。文笔非常朴实、自然,没有华丽的辞藻,但是那些情感是非常美的。”
 
  现在,王友明已经创作出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记者问他:“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散文是好散文?怎样才能写出好散文?”他爽直地说:“我感觉,有两点,一个是闪光点,一个是动情点。闪光点就是要把握时代的脉搏,突出时代的特色;动情点就是要把感人肺腑的东西写出来,只有把这个动情的东西赋予一种深刻的思想之中,使作品既动情又震撼,给人以启迪,给人以教育,催人奋发向上,这样的作品才是好作品。”
 
  记者一直很想知道,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鼓舞着王友明在文学创作道路上孜孜不倦的追求?经过交谈,记者了解到,开始的时候,他是把文学创作看做是一种业余爱好,今天他完全改变了这种看法。他把当初的那种业余爱好,升华到一种精神、一种责任、一种使命。在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的驱使下,进行文学创作。因而,凡是他看到一些好人好事啊,一些社会的很好风气啊,就通过散文的形式把它表现出来,对大家起到一个教育的作用。
 
    2000年2月,王友明转业到临汾市广播电视局任副局长,虽然公务繁忙,但他依旧满怀对生活的感恩,笔耕不辍。在工作的路途中、在临时的住宿地,他随时都能进入创作的佳境;乡情、亲情、友情、爱情,一次次不经意的回首,一次次小小的触动,都会成为他散文中最温暖、最动人的章节。
 
    许多年来,可以说很多别人在休闲娱乐的时间,王友明都是在埋头辛勤的耕耘,那么,他有没有觉得写作非常的辛苦呢?说起这些,他笑了笑说:“写作本身是一个苦差事。但是,我觉得文学创作就是苦乐相伴,有苦也有乐。当你费尽千辛万苦、绞尽脑汁完成一篇作品的时候,那心里是非常愉快的,受到别人的称赞,或者给自己一点感受、一点感慨的时候,就感到非常的满足,就把那些苦忘记了。”记者说:“对,可以说这些年用一句流行的词就是:痛并快乐着,虽然辛苦但是很快乐。”他坦然一笑:“有人说痛并快乐着,我说是累并快乐着。”
 
    如今, 40多年过去了,王友明在文学创作之路上收获喜悦的同时,也落下了不少的病痛。妻子担心他的身体,总是在家中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 妻子对记者说:“黑了有时候翻来覆去的,我这睡醒觉了,他那还没睡着,难受就吃安定,就那么睡一会儿,有时候一晚上就不睡觉,我醒了他还是那样。有时候爬起来把灯拉着,干啥呢,想起点事来,赶紧记住。我说适当的写,别光写,年轻的时候是年轻,写作没有别的毛病。现在上岁数了,不跟年轻时候一样了,可他就是不听。”
 
  有一件事让记者非常感动,就是王友明在结婚的那天晚上,他伴着红蜡烛写稿子,妻子就坐在土炕上。等他写完稿子回过神来,觉得不对劲,便向妻子道歉:“实在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妻子说:“谁让你道歉了。”妻子的一句话,他的心释然了。是啊,看孩子、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妻子把全部的家务活都自己包揽,毫无怨言。王友明真诚地说:“是妻子的默默支持和陪伴,才使我走到了今天。所以我要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站立着一个支持你的女人。没有妻子的支持,我是写不好文章的。如若把作品看作是一枚枚‘军功章’的话,我要说,这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妻子的一半啊!”
 
花开花落,年年岁岁。数十年过去了,王友明也退休了。父亲送给他的钢笔,虽然已经颜色暗淡、笔尖弯曲,但他却如视珍宝地保存着。它是过去艰难历程的见证,也是对自己的激励和鞭策。每每独处之时,他经常会情不自禁地低声吟咏自己的小诗:“人生休云太匆匆,自古功成日月中。攀登不问山高度,只将目光射碧空。”他认为,从事新闻与散文创作真的像是爬山,要付出心血和汗水。可他从来不刻意爬到哪里,总是爬爬停停,看看风景、赏赏云烟、吹吹山风、放松心灵,尔后,再继续攀登。他知道,尤其是散文创作之山是没有顶峰的。可他依然要坚持这个宗旨,始终以一颗仰望的心态去攀登散文创作这座大山。正如屈原所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他感到,只有这样,才能不断登上更高山峰,拥有更多收获!
 
王友明曾写过一首《笔耕赋》:“夜半伏案览神州,万般风景胸中收。几篇拙作报端落,揉进心血形已瘦。脑汁绞尽银丝满,笔痕镌刻在额头。物换星移志不改,何惜泪水纸上流。”这是他内心世界的独白,是他从事新闻与散文创作的誓言,更是他向文学高峰攀登的座右铭!他始终遵循着“只求耕耘,不问收获”的准则。他坚信,收获自在其中!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