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友明山东烟台会族人

2015-07-18 15:19:38来源:临汾王友明

打印 字号: T|T
  “五一”节前夕,从我博客的留言中,知道了山东省烟台市海事局的王国风。4月28日晚上8点11分,王国风又打电话给我,了解有关王氏考证事宜。经简单交谈,我知道他是孝斌祖的第20世孙,我是孝礼祖的第21世孙,一脉相通,不禁欣喜万分。5月1日晚,敬达叔给我打电话说:“明天咱们干脆去一趟烟台吧。”随即,我们分别联系了王国风,问有没有时间。他高兴地发来短信:“有时间,非常欢迎。”于是,2日凌晨4点30分,我、敬达叔婶和百哲小弟一行4人,便驱车上了高速公路,前往烟台。
  谁知,早晨7点30分,到了淄博境内,车子就出现了故障,我们只好在淄博市区找到一家长安4 S店进行维修。直到中午11点45分,车辆故障才被排除,我赶紧给王国风发短信,让他不要等我们吃午饭了。王国风坚决地说,那怎么能行,饭店已经安排好,我等你们就是了。本来下午3点就可以到达目的地,结果由于对路径不熟悉,找不到出口,来回在高速公路上绕行了一个小时。待我们与王国风见面时,已经是5点多了。我们全部没有吃午饭,等的就是这次难得的相聚。一见面,彼此之间感觉似曾相识,十分亲切。我们把两本《太原王氏源流探析》赠送给王国风,并在饭店前合影留念。
  晚饭安排的非常丰盛,全部是海鲜,因我们晚上还要连夜赶回没有喝酒,大家以水代酒,表示心意。饭后,我们又到王国风的家里小坐片刻,还在海边合影留念。王国风将1998年5月15日,父亲王盛之调查谨志的诸留《王氏家谱》重要部分复印件交给我们。我把《太原王氏源流探析》书稿电子版和自己的散文集书稿电子版,拷贝到他的电脑上。临别时,王国风有些不舍,再三劝说住上两天,好好逛逛烟台。我们婉言谢绝,连夜往回走。经过9个小时的夜奔,3日凌晨4点40分才回到了家。
  这次前往山东烟台莱山区,真是吃了苦头。往返1300余公里,耗时24小时,途中仅吃了两顿饭。敬达叔婶前一天干了一天活,身心俱疲,我24小时只睡了一个半小时,百哲小弟几乎是全程驾驶。但是,亲人相识相聚的喜悦,早已替代了千里迢迢,辛苦奔波的身心疲惫。
  回到家中,我认真阅读了诸留《王氏家谱》复印件。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春二月,已85岁高龄的孝斌祖第9世孙鼎任和第10孙骐校并书的《王氏家谱》中发现,对我始迁祖孝忠、孝礼和居住地均有记载:“吾始祖之来也,甚远,其讳俱失。传至凡孝字者亦甚多,有孝真、孝义、孝英、孝思、孝敬、孝忠、孝礼等讳。惟孝斌祖系吾支嫡派传来,既详且明,且当昌盛之时,吾一支后当以孝斌祖为始祖,世世奉祀勿替。”王隆兴(字盛之)撰写的《祖籍渊源调查记》如此记载:“洪武年间移民时,与吾一世祖同辈的王孝忠、王孝礼奉旨分迁馆陶县。吾家谱这一记载与《明史》正相吻合。是孝忠、孝礼的后人于清康熙年间委其亲戚,时任福山训导的张风翥捎谱来福山寻祖认宗的,并不是吾王氏由馆陶迁来福山的。”由此可见,我们600年前是一家确定无疑,心与心的距离一下子便拉近了。只是,孝斌祖与孝忠、孝礼祖之间的关系远近,无从考证,留下了一缕遗憾。
  经过我认真查阅《太原王氏族谱》后,给王国风发短信说:“我在家谱上查了个遍,未能查到孝斌祖的父亲是谁。大碾王是对王安长子王伦和次子王信的美称。王信有子4:孝思、孝敬、孝忠、孝礼。王安长子王伦有子2:孝文、孝才,其子俱迁乐平(今江西省乐平市)。再往上查,王安的伯父王钦诺,尽管在烟台,却无后裔记载。对不起,我实在是查不出来。”王国风发来短信说:“好,多谢了,我的叔叔上次看了您写的家谱也很激动,他也整理了一些疑问,待有空请您给予解答,欢迎来烟。”我回复短信说:“有什么问题尽管说,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尽力释疑。另外,您方便时查看一下《福山县志》,看看对我祖有什么记载?也可以看看门楼村《汪氏家谱》,有没有王鉴祖的记载?因为是王鉴祖随祖母和母亲投奔嫁入汪家的表祖姑的,也许能看到一点线索。”王国风又发短信说:“我刚才和我叔通话了,他的意思看看孝斌祖到底是谁的孩子?搞明白,这样和您写的家谱就对上了。”我回短信说:“到底孝斌是谁的儿子?我也无从查起,只能是个遗憾了。当然,这个问题清楚了,一下就连续了。有没有狗塔村?是什么村?查看县志中的村记载就知道了。如有记载,请把县志封面和内容翻拍下来,发到我的邮箱。档案馆也可以查看,主要查看孝礼,因为他是受封为定远将军,县志和档案馆应该有记载,看看是否能发现一些踪迹。只要有线索,就要保存下来,再行分析。这是一个辛苦的事情。”王国风再次发来短信:“我叔分析,狗塔村不是门楼村,应该是汪格庄,离门楼村不到3里地。我叔意思,大碾王就是我们的祖宗,一定设法搞清孝斌祖,就和您写的家谱连上了。”王国风一口气给我发了10条短信,读着短信,我有了压力。王国风还专门给我写了8页来信,述说了家谱中的许多问题。我通过山东临清王勤泰搞到了1924年、1951年《王氏族谱》影印件。为说明问题,王勤泰亲笔为我写了3页来信。
《王氏族谱》明确记载:“信,配张孺人,子四:孝思、孝敬、孝忠、孝礼。孝思,配孔氏,居福山,子二,长子舜,配夏氏,于明洪武二十五年迁居馆陶县常氏庄下邨。有子镇,配李氏,迁葬老茔,东南野庄村后。有子二,长子麒,配赵氏,外出不详。次子麟,配赵氏,葬村东南祖茔。有子二,长子刚,配张氏,有子朝,葬杨坟东南祖茔,其后无考。次子鳌,配侯氏,有子良胜,配杨氏,葬杨坟东南祖茔。有子柱,配夏氏。有子彦高,配魏氏,有子二,长子朝,次子傑;次子仁,居福山。有子时,居福山。有子二,长子学明,登乡科,仍居福山(次子诚明,登乡科,仍居福山)。有子宁,居福山。有子建,居福山。有子允安,居福山。有子亭,居福山。今福山王氏三百余丁俱信祖之后。省中未及详叙,特传世系大略,以后有统合族而全叙者,再细核而详书焉。子四,副任,居福山、特任居福山、命任居福山、以任居福山。”家谱仅记载于此。附录记载:“孝思,居福山县,康熙已酉科,十代孙夔龙、跃龙赴济南应试遇福山同宗副任,字宏士亦应试,叙及族谱,宏士传写至孝思祖,省中未及详叙,世系大略,后有统合族而全叙者,再细核而详书焉。”经查,夔龙、跃龙与副任相遇,是康熙八年八月(公元1669年9月),参加济南贡院乡试之时。又载:“孝敬,居福山。其后无考。义子伯元,本姓刘,其后裔在东潘庄、白堌未入谱。”附录又载:“孝敬居福山县,有子未详。义子伯元,与孝忠、孝礼二祖同来馆陶县,县令收入版籍,后伯元迁居别村,子孙未曾入谱。”《王氏族谱》与诸留《王氏家谱》中,有些先祖的名字,均有记载,然而辈分差异较大。另据1924年《王氏族谱》记载:“大碾王氏祖居门楼村,原与狗塔村相近,前后相去三里。”王信祖居门楼村是准确无误的,初居门楼村应是在元朝年间,汪格庄应是汪洪的居住地。1958年建门楼水库,37个自然村整体搬迁,便分成了东西两个汪格庄。我将《王氏族谱》有关部分的打印件,寄给王国风,他感到依然佐证不足,无法在重修家谱时作为确凿的证据。我们只好约定,再慢慢予以考证。

时隔不久,我收到了王国风寄来的明万历年间《福山县志》影印件一本、铅印本《福山县志》一至三卷和《山东通志》《登州府志》两个光盘。性急的我,从下午开始,直至深夜,一直沉浸在阅读《福山县志》的兴奋之中,看得我昏头昏脑,眼睛生痛,也不忍放手。据明万历年间《福山县志》影印件记载:“福山至莱阳县界六十里,至莱阳县城八十里。”距离这么近,恰好说明了,时居莱阳,年仅8岁的王鉴祖,在父亲溺水后,于元朝年间,为避兵燹,随80有余的祖母赵氏和母亲周氏,徒步前往福山县投奔祖姑父汪珙原门下的合理性。又载:“门楼集,在县南18里,逢四、八日开集。”这充分证实了我先祖居住地门楼村,是四面八方的集合点。“四八开集”,应是起源于大碾王家声誉鹊起之时,是我们大碾王家的得意之点,值得骄傲和自豪。据铅印本《福山县志》记载:“王信,见元年洪福寺碑。”据2013年3月26日,胶东在线报道:“烟台市福山区峆卢寺重建工地发现一处古墓和两块碑记。”未经查看,不知与王信祖是否有关联,不敢断言。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大碾王信祖居住门楼村无疑。《福山县志》卷二“艺文”之中的“记卷”里,有王鼎任有关著作记载;卷三“文苑”里,有对王鼎任的高度评价。王鼎任,顺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出生,乾隆八年(公元1743年)卒,享年89岁。乾隆四年春二月(公元1739年3月),王鼎任撰写《王氏家谱》时,已经85岁。《福山县志》卷三里,亦有贡生王骐的名字。《福山县志》虽然系明万历年间撰写,但对前朝之事记载极少,重点记载的资料均是明万历年间之后的。故,翻遍《福山县志》影印件和铅印本,均未能理清王国风所期盼的始祖王孝斌的世系脉络,不得不成为一件终生的憾事。如要理清世系脉络,尚须后人不懈努力地继续考证,这是也是我所期盼的。
   一天上午,我给《太原王氏族谱》主编王勤泰打电话,就谱中的矛盾之点进行了沟通。我们统一意见,族谱资料全部要以1924年谱为准:一是“大碾王氏”系王伦、王信兄弟二人的统称,不是王信独有的称呼;二是王伦二子王孝文、王孝才迁乐平(不是父子俱迁,地点也不是栾平),现为江西省乐平市;三是现福山门楼王氏应该是王孝思的后裔。由于没有任何佐证,我们不敢妄言。
   近日,我与王国风电话约定,国庆放假期间,一同去山东临清杨坟和王集,一来祭祭祖,二来参与一下重修族谱的事宜,三来亲近一次未曾谋面的诸位宗亲。我期待着这次族人的相聚……
   山东烟台会族人的过程,虽然是短暂的,却是亲切温馨的,留在脑海里的记忆也是深刻的。每每想起,心里就会涌动着一股热潮,就有一种想要诉说的愿望。
 
 
编 辑:wangshi 标签:明山 王友 烟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