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大唐名将太原王忠嗣

2015-07-15 15:01:50来源:王友明

打印 字号: T|T

 
《太原王氏族谱》中的王忠嗣画像

王忠嗣,原名文嗣,初名训,忠嗣为赐名,唐代将领王仲辉(字海宾)之子,生于唐神龙二年(公元706年),卒于唐天宝九年(公元750年),45岁,祖籍祁邑(今山西省祁县)人,后移居华州郑县(今陕西省华县)。系太子晋第53世孙、隋朝大儒王通第5世孙。位居《太原王氏通谱》第53世,笔者支脉的《太原王氏族谱》第5世。

王忠嗣9岁时,其父王仲辉战死于吐蕃松州保卫战中,追赠为左金吾大将军。从此以后,忠嗣被接入宫中抚养,唐玄宗收为假子,赐名忠嗣,常与忠王李亨一起游玩。有一次唐玄宗和他论兵法,他“应对纵横,皆出意表”。玄宗谓之曰:“尔后必为良将。”

唐玄宗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王忠嗣出任兵马使,多次在河西、河东跟随河西节度使萧嵩出征。同年,萧嵩入朝以后,王忠嗣迎来了他军事生涯的第一仗——玉川战役。此战前王忠嗣侦察得知,吐蕃大赞普正在玉川检阅军队,决定率部攻其不备,但遭到其他将领的反对,王忠嗣坚持己见,于是率300精骑星夜出击,结果斩敌数千,吐蕃赞普仓皇逃走。此时的王忠嗣只有18岁。

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鄯州都督杜希望谋攻新城。新城距西都300余里,唐军若想攻占新城,必需经过长途跋涉,所以领兵之将一定要善于用兵,这时有人向杜希望推荐了王忠嗣,说只有让他担当此任,必能取胜,旁人非败不可。杜希望遂奏请玄宗,将王忠嗣调来。三月,唐军向吐蕃军发起突然攻击,守城的吐蕃军匆忙应战,被唐军打败。唐朝即将此城易名为威戎军,屯兵驻守。战后论功,王忠嗣之功居多,因授左威卫郎将。七月,杜希望率所部兵马攻占吐蕃盘踞的黄河大桥,并于黄河左岸修建了盐泉城。吐蕃欲报新城之败,随即发兵三万向盐泉城发起反攻。唐军兵少势单,将士皆害怕。王忠嗣见形势危急,如不做背水一战,唐军会有全军覆灭的危险。于是,王忠嗣趁吐蕃军立足未稳之际,率领部下率先杀入敌阵,吐蕃军阵脚顿时大乱。杜希望见状,也趁势纵兵突入阵中,经过激战,唐军大获全胜。此战,唐军在极为不利的情况下,多亏王忠嗣在危难之际,主动出击,方转危为安。战后,唐廷拜王忠嗣为左金吾卫将军同正员,以表其彰。

此后王忠嗣官职扶摇直上,至河东节度使、朔方节度使兼灵州都督。在兼任朔方、河东两镇节度使期间,王忠嗣掌管的地盘从朔方至云中,边境长度达数千里。为了加强防御,王忠嗣在要害地方都设置了城堡。有的地方以前唐军筑有旧城,王忠嗣便派人修复旧城继续使用。有的地方地势险要,若无旧城,王忠嗣便派人据险修建新城。如此连绵不断,便相当于万里长城。但这种万里长城施工量小,作用大,因此更适合推广。这种做法不但能够达到军事目的,并且劳动量较少,防止士兵过于劳累,又节约政府财政,因此王忠嗣得到上下一致好评。士兵们都特别拥护这位有勇有谋的将帅。

从另一个角度看,王忠嗣修筑城防,不但改变了过去无处可守,庞大的唐军与灵活的游牧军队打游击,屡屡失败的窘境,加强了边疆防务,而且还为大唐帝国向外开拓了数百里边境领土。同年,王忠嗣指挥了北伐契丹之战。自武则天征讨契丹失败以来,契丹势力日益强大,大有和唐朝分庭抗礼之势,唐朝五次北伐皆败,武则天还曾下令征全国囚犯组成军队讨伐契丹,依然是劳而无功,契丹已成唐之大患。为此,朝廷委王忠嗣以北击契丹重任。王忠嗣率十万骑兵北出雁门,与契丹在桑乾河进行会战,三战三捷,打的奚契联军全军覆没,契丹可汗只以身逃,不久被部下杀死,契丹36部尽数投唐,几十年不敢作乱,王忠嗣率军威行漠北。此后,王忠嗣担任陇右、河西节度史,身处抗击吐蕃的最前线。他首先考虑到吐蕃等国骑兵强盛,对唐军威胁极大。于是在朔方、河东之时,便在边境地区高抬马价,各地胡人争着把马卖给唐朝,王忠嗣将马尽数买下。王忠嗣到了陇右、河西之后,便奏请将朔方、河东战马充实到陇右、河西。从此,此二镇的兵马也强大起来。

天宝元年(公元742年),王忠嗣集中优势兵力发动了对吐蕃的青海湖会战,大破吐蕃北线主力,接着乘胜追击,在积石会战中将吐蕃残部全歼。并俘虏了8000依附吐蕃的吐谷浑军。这次作战,吐蕃在青海、甘肃交界处设置的堡垒几乎被全部摧毁,死伤数万人,两个王子战死,其重要战略盟友吐谷浑降唐。此战是对吐蕃的沉重打击,自此,吐蕃在青海地带对唐朝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其对河西地带的威胁已基本解除。之后,王忠嗣行军千里增援小勃律,击败吐蕃、大食联军,并在此战中大胆提拔了当时还是青年将领的李光弼和郭子仪,后虽小勃律再次叛乱,但大食慑于唐军军威再不敢出兵。这一年,后突厥立阙特勒之子为乌苏米施可汗,唐玄宗谴使谕令乌苏米施内附于唐,乌苏米施不从,王忠嗣随即屯兵于碛口以威胁后突厥。乌苏米施遂谴使诈降,王忠嗣知其不是真心归附,于是结营于木刺、兰山以探虚实,随后又向玄宗进献《平戎十八策》。一切准备就续后,王忠嗣谴使说服拔悉密、回纥、葛逻禄三部向后突厥发动进攻,结果,后突厥兵败国中大乱,王忠嗣乘机出兵北击,后突厥汗国部众千余帐相继归唐,从此衰落。

天宝二年(公元743年),王忠嗣再破突厥,塞外晏然。天宝三年,拔悉密向后突厥发动进攻,斩乌苏可汗,传首京师。后突厥余众又立乌苏之弟白眉特勒为可汗,是为白眉可汗。为除掉威胁唐朝北部边境以久的后突厥汗国,唐玄宗诏令王忠嗣乘机北伐。王忠嗣率部在萨河内山与后突厥阿波达干等十一部激战,大破其众,加速了后突厥汗国的灭亡。

据司马光编著《资治通鉴》第九卷(卷四十三)记载:唐玄宗天宝四年(公元745年)三月,朔方节度使王忠嗣兼河东节度使。唐玄宗天宝五年(公元746年)春正月,因曾经诬陷过王忠嗣的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陷入了人生的低谷,遭到宰相李林甫陷害(太子李亨亦险遭陷害),被剥夺节度使之职。唐玄宗思前想后,决定不新任人才,而是用立了大功的王忠嗣继任其职。到此为止,王忠嗣身兼河西(今甘肃省西北部的武威一带)、陇右(今青海省乐都县城)、朔方(今西北地区)、河东(今山西省)四镇节度使。一人佩四将之印,掌控万里边疆,手握天下劲兵重镇,不可谓不令人惊奇。这在大唐帝国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当时四镇兵力总共有26万7700人,对王忠嗣而言,可真是拥兵天下了,所幸王忠嗣是忠臣,否则,天下之祸,也许早已发生。唐玄宗天宝六年(公元747年)夏四月, 王忠嗣解河东、朔方节度使。

王忠嗣之所以为良将,还有一个原因在于,他是个知人善用的统帅!在他手握重权之时,他并非沉醉于重权的光环之中,而是富有远见卓识,为大唐帝国大力培养、发掘后备人才。王忠嗣兼任河西节度使后,听说自己所在的地区有一能人,此人能读《左氏春秋》、《汉书》,通晓大义,为人仗义疏财,颇得其下士兵拥戴。王忠嗣一听有此等人物,异常兴奋,立马派人寻访。那能人是谁?便是哥舒翰!自从长安受挫以后,哥舒翰奋发图强,习武练兵,夜读《春秋》、《汉书》,有时读到忠烈豪杰之士,竟是击节赞赏,若读到其被诬陷受害,则是号啕大哭,捶胸顿足。读史如饮酒,皆能让人醉矣!哥舒翰也早闻王忠嗣盛名,早想拜见,如今得此机会,自然纵马前往。王忠嗣与哥舒翰一席长谈,“酒逢知己千杯少”,谈得极度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色。哥舒翰感谢王忠嗣的知遇之恩,王忠嗣佩服哥舒翰的才能,不久,王忠嗣便提拔哥舒翰为衙将。

天宝六年(公元747年)冬十一月,唐玄宗兴兵攻打吐蕃石堡城,诏问攻取之计,忠嗣奏云:“石堡险固,吐蕃举国而守之,若屯兵坚城之下,必死者数万,臣恐所得不如所失,请休兵秣马。”玄宗不以为然。后董延光请攻石堡城,玄宗诏忠嗣出兵接应。他按兵不动,并对李光弼说:“今争一城,得之未制敌,不得未害于国,忠嗣岂以数万人之命易一官哉!假如明主见责,岂失一金吾羽林将军?”上言切谏。玄宗不听,王忠嗣只得出兵,结果大败而回。宰相李林甫对王忠嗣嫉恨,诬陷王忠嗣“欲奉太子”。帝以哥舒翰代王忠嗣为陇右节度使,对王忠嗣严加审讯,打算处以极刑。哥舒翰极言王忠嗣无罪,请求用自己的官爵来赎王忠嗣的罪,玄宗不听,走入内宫,哥舒翰一路追随,“言词慷慨,声泪俱下”,唐玄宗深受感动,遂贬王忠嗣为汉阳(今湖北省)太守。

据笔者支脉的《太原王氏族谱》卷一前续记载:“王忠嗣,配李氏,生子彦舒。子承父志,接武兵术,亦有功于边疆,官拜中尉大夫。无病而终,卒年85岁。”

天宝九年(公元750年),王忠嗣因抑郁而终,年仅45岁。唐玄宗赞其忠勇,御笔亲赐文嗣碑:“汉族干城,镇靖边疆。赐尔忠嗣,为王氏光。”

编 辑:wangshi 标签:大唐 太原 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