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犯颜顶撞蒋经国的上将王升传

2015-05-09 09:12:17来源:江西省龙南县 王家才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王升,字化行(1915年10月28日—2006年10月6日),江西省龙南县县城人,其妻胡氏(浙江人),赣湘始祖王该后裔;曾任台湾当局国民党中央常委、国防部政战部上将主任。王升一生坚定维护“一个中国”的政治基础,为反对台湾日益猖狂的“台独”活动,曾措辞严厉地顶撞了“总统”蒋经国。这件事的发展结果,是王、蒋俩人都不想要的:王升的仕途一落千丈,由绚烂归于平淡。王升于1996年9月中旬回老家龙南一趟,与宗亲谈及此事时说:“逆耳忠言,一生遗憾。”而蒋经国也多次自我反省,对不听王升的忠告,后悔莫及,但“亡羊补牢”已晚,在“台独”的一片反蒋声中与世长辞。

     1978年5月,蒋经国接替其父蒋介石就职“总统”。当年底,一个旨在严厉打击“台独”势力崛起,代号为“刘少康办公室”的单位成立,由王升主持其事。因其后台老板则是蒋经国,层次极高。王升的性格原本就直率,加上手握尚方宝剑,心中有恃无恐,经常直接召集军界各部室长官和党政高官到会列席。会上,讲到“台独”问题,不免拉高嗓门,刚直气节,经常把反“台独”不力的高官问责得瞠目结舌。王升因此得罪了许多“党国大佬”,“刘少康办公室”被大佬们讥讽为“太上中常会”、“太上行政院”。

     1983年初,在美国政府“关注台湾人权问题”的压力下,晚年的蒋经国,试图实行“西式民主”。诸如开放党禁、结束戒严、充实“中央民意机构”、地方自治法治和开放老兵大陆探亲等。如果说蒋经国前几项决策是被人认可的政绩的话,那么,在对“台独”问题上,他却犯了一个决策性错误。1983年三四月间的一天上午,蒋经国在“总统府”约见王升,并对其说:“我要把军队政工的人事权全部划归部队长,……今后,政工不再掌握部队人事权。”王升反对把由自己主管的人事权交出去,因为这样一来,政战部和“刘少康办公室”如同虚设,政工工作也无从谈起。他不假辞色,以近代历史上的教训与蒋经国抗颜,并说:“现在‘台独’那么厉害,哪能削弱政工力量?你就不怕大陆失败的历史在台湾重演吗?”

     两个人在“总统”办公室相持不下,最后王升气不过,一手拍打沙发椅的扶手,一手拿起军帽往茶几上重重一扔:“你不听我的意见,我宁可辞官不干!拿掉政工的人事权,你杀了我都不干!”说完这二句重话,王升气呼呼地拿起军帽,径直走出蒋经国的办公室。这下子,把蒋经国搞得极不爽。王升早在蒋经国任赣南任署专员时,就是其幕府的亲信。1948年,国民党政权行将覆灭时,蒋经国与章亚若亲生的儿子章孝严和章孝慈(后认祖归宗改为蒋姓),就是王升一手经办,从厦门坐船到台湾。到台湾后,王升的官位升至顶峰。王升犯颜顶撞蒋经国后,尽管事后王升向蒋经国道了歉,但从此二人的关系大不如前。1983年5月,王升由政战部平调到“三军联合作战训练部”。不久“刘少康办公室”关门大吉。

     “刘少康办公室”成立五六年间,问责了不少党内外大佬和媒体大老板,这些人同流合污,口诛笔伐,诬指王升借着“刘少康办公室”,意在扩大权力,实为夺权谋反。所谓的“证据”就是王升履新职后,时常有不少友人和门生故旧进出王升官邸。经常拜见王升的有几位江西籍的将军,其中,有一位是时任“国防部大陆政策研究室”中将主任的王蕴,他与王升是老乡,且是嫡系宗亲,并和王升一道坚定反“台独”。大佬们把这些“黑材料”呈送到蒋经国手头后,他对王升想谋反是不会轻信的,但没有了军队人事权的王升虎威仍在,是自己推进“西式民主”的最大“拦路虎”。于是他把王升外放到驻巴拉圭“大使”,巴拉圭和中国台湾恰在地球的两端,相距万里之遥,从此,王升反“台独”鞭长莫及,只能望洋兴叹!

     1987年12月25日,“行宪纪念大会”在台北中山堂举行,蒋经国拖着病体勉力出席主持。当时,民进党“国大代表”在会上叫嚣反蒋口号,蒋经国表面上不愠不怒,但是心里已有了对策。会后,蒋经国紧急召见“总统府国策顾问”蒋彦士,劈头便说:“叫他回来吧!还是王化行(王升字“化行”)说得对,我还是要重用王化行!”一味姑息党外“台独”分子,饱尝教训的蒋经国几经自我反省,终于意识到王升掼帽事件当天,那番重批自己的逆耳忠言,确系言之有理。

   王升奉急令回台湾后,但蒋家王朝的大势已去,也无力回天。1988年1月蒋经国去世,王升能做的事只有参加经国先生的送灵祭奠大会。而由蒋经国生前刻意一手提拔,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农学家李登辉,却由“副总统”转正为“总统”。而李登辉对蒋经国身后的最大背叛,莫过于他对蒋经国反“台独”路线的背叛,并使台海两岸的政治局势变得更加紧张。王升在台湾时对主张“台湾独立”的一伙反动势力,始终严厉打击和镇压。而李登辉上台不久,与素与蒋家王朝为敌的陈水扁及民进党,在全岛大搞“去中国化”的“台湾独立”活动,并拆除蒋介石铜像和摘掉蒋经国画像,这些肯定是蒋经国生前没有想到的奇耻大辱,也是蒋经国弃用坚定反“台独”的“斗士”王升的悲哀。

王升退出官场后,曾二次应国家台湾事务办公室的邀请,在南京和上海等地参观访问。他与有关人员交谈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中国不能搞分裂,要坚定反‘台独’,台湾一定要回归祖国!”并表示:“愿在有生之年,为祖国的统一,尽一份绵薄之力。”1996年9月中旬,王升第三次回大陆,这次是专程回故乡龙南看望宗亲,并与宗亲谈起了二件鲜为人知的往事。

     1949年6月,王升从赣州路过龙南,准备从广州去台湾,得知国民党新编23军军长刘仲荻奉国防部令,要在龙南阻击南下的解放军,为广州的国民党临时政府迁台争取时间。龙南素有江西的“南大门”之称,仅有一条通往粤北的咽喉公路,过龙南后则有数条可南下广州的通道。新编23军在城外的东坑设第一道防线,龙南县城则为第二道防线。东坑是一个咽喉通道,公路陡峭,弯曲狭窄,两侧峰峦迭起,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军事“要塞”。而龙南城是宋代仿南京城建的一座古城,三江包夹,四门临河,城高墙厚,居高临下,非常有利于防守。王升对新编23军军长刘仲荻说:“你能阻挡得住共军的南下吗?你把军队拼光了,到台湾还有军长当吗?龙南是我的家乡,你不要在龙南‘屠城’!……共军来了以后,你朝天上放几枪,就去台湾。”当年的8月19日午夜,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48军143师429团在团县梁岐的率领下挺进龙南县城。在此之前,国民党新编23军军长刘仲荻已顺从了王升的意见,放弃固守龙南,撤退至广东方向,国共双方的军队都没打响“一枪一炮”,龙南县顺利解放。

    王升提起的第二件往事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蒋介石为反攻大陆作政治宣传,不断向内地投放气球,气球的吊包内装毛巾、背心、收音机和肥皂等日常用品,及饼干、糖果、罐头和香烟等日常食品,当然,还有反攻大陆的宣传传单。王升当时是主持其事,他深知反攻大陆是放空炮,于是他叫来几位气象专家,专门研究如何把气球投放到赣南,特别是龙南,并不再夹带政治宣传传单。投落在龙南的,大部分被当地政府收缴,但仍有不少胆大的留作自用。这些东西,对当时龙南普通的人来说,是奢侈品。王升说:“我当时的想法是要给家乡父老送一些‘大礼包’,并没有什么政战考虑。以后大陆方面也利用海潮,向金门和台湾飘流了贵州的茅台酒,杭州的西湖龙井茶,赣南的南安板鸭和龙南的板粟等名贵土特食品。”王升接着说:“大家都是一家人,两岸一家亲嘛。”

    当宗亲提及1997年,龙南王氏八大房首次联修族谱因诸多原因,王升一家没入谱时,王升说:“修谱是国人的传承美德,是家族的历史记载,人人参与修谱,家家大发,以后家乡修族谱,我叫儿女们(四子一女)统统积极参加。”

 


 

 

编辑:wangshi 标签:蒋经国 上将 王升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