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冕,自然乐章农庄由我而始

2015-04-13 10:21:21来源:甘肃经济日报(兰州)

打印 字号: T|T
睡梦中的童年与懵懂的大学

本人王冕,八一年生人,非典型老北京草根,粮票和塑料鞋底换瓷碗、冬储大白菜、崔健和黄家驹编织成童年、少年的回忆。自认平实内敛,或带些文青的晦涩和倔强。小时候立志成为一名医生。

从小和一种极小概率生理毛病抗争,三十多年来遇到的医生都不曾说得明白,直到毅力和光阴把它融入我的生命,成为我成长过程中始终相伴的亲密对手,直到而立之年,偶尔机缘我才确知它的学术名字发作性睡病。小时候的我嗜睡严重。教室、自习室、图书馆、更衣室甚至考场上都留下了我的美梦。同时上天也为我开启了另一扇门我是一个磕睡不断、常年不交作业的优等生。

九十年代IT热潮来袭,局时懵懂的我被热浪袭卷,从医的愿望被淹没。大学毕业后,带着对社会的思考和天生的倔强我飘向了另一片天空求学法国。

艰辛的法国求学与悠闲的法国生活

2004年,我人生第一次远行。一去六年,求学的三年半经济拮据,为了偿还法国政府、银行的借贷,除了学习就是打工:中餐馆刷过碗、农场里摘过桃、车间里搬过箱子、高原上割过野生薰衣草、天体岛上做助厨、火车站扫厕所、地铁站发报纸、代买限量奢侈品,也曾利用些许假期跟朋友一起流浪,顶着生存的压力最终获得了公立学校经济情报和企业管理两个专业的硕士学位。这段求学期间,经历了多个人生第一次,个中的冷热酸甜够我一生去品味。

毕业后,开始在法拼博。起先住宿只能靠搭铺:高层建筑里的便宜铺位,约10平米,三张上下铺形成一个半包围结构,住了5个人,室友多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偷渡客,带着各自的欧洲梦,每个人一个故事,我在这里生活了半年,还清了所有债务之后才离开了这个故事高发、信息灵通的环境。

法国的上帝对我还很眷顾,没多久,我进入了进出口银行巴黎代表处工作,开始了悠闲的法国生活。我的工作是考察农业相关的信贷业务,这使我有机会了解国际农业现状。此期间,我到访过法国大大小小农场考察各类农业项目、常出差非洲考察各类农业项目、代表单位参加联合国粮农组织相关会议……

法国的农场有足够魅力让来自当地以及东欧、南欧、北非和亚洲的青年男女留恋田间的翠绿青春。穷小子和傻丫头们在田野中疯跑,没有等级的划分、没有宗教的隔阂,爱情在花间授粉,来不及结果就纷飞各地,只留下最美的色彩、清脆的笑声和风中的故事。回想起来,自然乐章的种子在这里种下的

一个不用农药、不用化肥、不用激素种草莓的傻小子

同样的人性在不同的环境幻化成缤纷社会,天龙八部中外亦然。很感谢命运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安排了一段奇幻之旅,千山万水走过只为追寻心之平静。当初带着很多疑问离开,2010年年中,我带着人生的答案回到了故土北京。作为过渡,我进入阳光100集团,从事房地产内审工作。轻松而高薪,原本很优哉,但工作的本质是维系一个不算公平公正的潜规则体系,使我内心很不安宁,我面临着人生一次重大抉择。也许是时候了。

一脚踏进农业,这一脚下去,深及脖子,差点灭顶

2012年我辞去工作,在昌平小汤山租赁了12个日光温室和一个小院子,聘用了几个在有机草莓基地有多年工作经历的员工,开始种植有机草莓。就这么,虽然在法期间对国际现状有过了解,但从来都没种过地的我,一脚踏进农业。这一脚下去,深及脖子,差点灭顶:

· 原来,有机草莓基地的工作经历会有机种植;因为是所谓“有机草莓基地”

· 原来,离开农药、化肥、激素,就没有人会种植了,农民已经严重依赖它们

· 原来,病虫害从开始发生到爆发的速度是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旦爆发,颗粒无收

· 原来,每周都要预防性打各种农药,天热更多,每周多次。

· 原来,化学农药很便宜,一小瓶兑水以后可以用在好几亩地上

· 原来,很多种剧毒农药在欧美等禁用的,因为残留期很长,有的甚至超过生长周期。

· 原来,国外很成熟的纯天然生物防治(如以虫治虫等),在国内上下游几乎为零!

· 原来,从种子到农药、有机肥……,各种农资造假是如此之严重,需要一双火眼金睛

· 原来,现在基本都不用授粉了,全部是激素解决

· 原来,不使用农药、激素种植是那么那么那么那么地难

……

难道就没有人站出来去改变触目惊心的农药、化肥、激素、抗生素滥用的现状?

难道中国人就只配吃农残严重超标的蔬菜,让性早熟、癌症高等多着疾病继续恶性发展?

我暗自较劲:我就100%不使用任何农药、化肥、激素种草莓。

较劲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

事实上这一年很漫长,费尽了心力,失去很多,同时也得到很多

· 为了制定种植方案,咨询多位专家、查阅大量中外文献后,把12个大棚分成6组,每组采用不同的方法(专家们指导时,都劝我谨慎,100%不用农药,他们也没听过。)

· 为了不使用农药,我遍寻国内、外生物防治及物理防治科研机构、厂商,四处打听、淘宝,国内零零散散的生物防治领域,被我串起来了

· 为了不使用化肥,在农科院土肥所的专家指导下,自己买牛粪,同时学习如何用EM菌进行发酵

· 为了不使用激素,自己养蜜蜂为作物授粉,经常观察、摆弄,被蛰无数。为解决蜜蜂不爱给西红柿受粉的问题,才知道荷兰科伯特公司在国内出售西红柿受粉的熊蜂

学费很高:12阳光温室中的10个相继爆发各种不同的虫害而绝产。

曙光在望:其中2个阳光温室完全控制住了病虫害,草莓味道好极了。

与专家同行、结友

一个不用农药、不用化肥、不用激素种草莓的傻小子的名声不胫而走,也许是这么个名声,帮忙我结识了一大批专家学者,我最先认识了福建农科院的张艳璇老师,华耐种业的徐总,然后得到了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植保所石宝才(研究员)、宫亚军(副研究员)、路虹(研究员)、魏书军博士和朱亮在内的科研团队的支持。

此后又先后认识了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张帆(研究员)老师、中国农科院徐学农(研究员)老师、王恩东老师、王伯明老弟、中科院动物所的秦启联(研究员)老师还有中国仅有的几家天敌生产单位和菌剂、病毒培养单位的老师们。

务农不仅仅是一种职业的改变,更是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态度的彻底改变

2013年,我搬到了朝阳区黑桥村,这里离市区近,方便采摘,但租金高。为节省成本,我辞掉了所有工人,动员父母跟我一起种草莓,没有了院子,我们住在大棚旁边那个简陋的工具房里。当年我32岁,与我同龄的朋友大多结婚生子有房有车,过上了安稳惬意的生活。而我因为这样的选择结束了一段感情,从此相望不相闻。

我和我的有机草莓住在了一起,它们睡大间,我睡小间,朝夕相处。白天在草莓棚里看看书,观察植物和昆虫,夜间躺在凉炕上也能闻到植物和泥土的味道,看着头顶盘挂的大蜘蛛,一切变得那么轻松、简单、自在。务农不仅仅是一种职业的改变,更是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态度的变化。我享受着务农给我带来的澄明的心境和肉体的舒展。唯一挂碍的是不曾事桑麻的年迈父母跟着我务农。不孝,是这个时期外人给我的标签,虽然我一直希望能把内心的恬静传递给他们。

这是喜悦的一年,有了上一年的经验及各位老师、朋友、亲人的支持,我信心百倍。我继续100%不使用农药、化肥、激素。五个大棚的草莓都长得很壮,病虫害被完全控制。我的草莓比市场价高一倍以上,却总是脱销。所有吃过我的草莓的人,包括农科院的专家都表示这是他们有生以来吃过的最好的草莓,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植保所的学生去中科院读研究生,也是用我的草莓作为见导师的礼品,我感到极其欣慰。

草莓?蔬菜?

来采摘草莓的客户、朋友常常会说起:为什么不种菜。草莓非日常必须品,那些严重农残、激素超量的蔬菜、粮食作物才是威胁我们和家人健康的凶手。

草莓原本也只是我一个切入点,粮食、蔬菜的种植才能实现有机的最大社会价值。然而大规模的种植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完全无农药、无激素、无化肥的大规模种植是一种新的挑战。

荷兰科伯特公司(Koppert,世界第一大生物防治公司)的朋友劝阻我说:“中国真正有机产业链尚存缺环,还不具备规模化、规范化种植有机蔬果的条件。”很多有机种植不可或缺的生物防治产品国内还不能生产,进口又因外来物种的限制而在短期内无法实现。即便已经实现进口的产品,例如为西红柿授粉的熊蜂,没有实现国内生产。需要提前很长时间预定。小规模没问题,大规模的话,万一没跟上,麻烦就大了。

我对规模化种植有机蔬菜的计划犹豫再三。

自然乐章农庄

天时、地利、人和

朋友、客户都希望吃到我种的有机蔬菜,我没有立即做出决定。而是将常见的50种日常蔬菜一一罗列出来,再把这些蔬菜要用到的病虫害生物、物理防治手段一一罗列出来,然后逐个落实供应单位。每种防治手段落实2家以上的供应单位。当我桌子上这张表中的空白逐渐被填满的时候,我知道,另一个时间点到了,然后,事情发展超乎想象的顺利,如有神助。

· 2014年3月份开始筹备

· 2014年4月自然乐章初始团队完成

· 3月底 我现在的合伙人,李海军找上门。他生物工程本科毕业,但从事互联网营销十几年,他对生活的热爱,对农业的热衷,对社会的责任感使我们一见如故,一拍即合。

· 4月初一多年未联系的大学同学积极加入,他白手起家,已然拥有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 2014年4月底,找到一块好地。为找块好地,我们北京周边逐个村落寻访。因治雾霾,耕改林,北京周边200亩左右适合有机种植的地块已经很难找。在我们几乎绝望的时候,因缘际会,朝阳区何各庄村西顺白路南侧

一块近500亩地的公园式有机观光种植园。园区领导看中我们的100%无农药、无化肥、无激素的种植理念,短暂接触即敲定合作,我们接手了园区的38个土棚

试运营

借助园区原有的较好的条件,我们入驻后短期内迅速构建了三十多人、种植经验丰富并有现代企业管理经验的队伍组建

· 5月中旬,用真菌、微生物对土壤进行优化

· 6月成为北京市农林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授牌生物防治基地,与中科院动物所的下属单位及荷兰科伯特公司合作交流日趋频繁

· 6月初,开始小面积种植

· 6月底在科研院所支持下建立了自己的天敌昆虫养殖场

· 7月第一批生长周期短的蔬菜成了,免费赠送给亲朋好友,能守卫亲朋好友的健康是我们最开心的事情

· 7月中旬主动与周边两家孤儿院联系,长期免费供应蔬菜

· 7月下旬38个大棚全面开种

· 7月开始养殖黄粉虫,为养殖无激素、无抗生素的虫子鸡、鸡蛋做准备

· 7月会员休闲花架、长廊完工,自助烧烤区开放

· 9月份开始试运行

· 周边国际学校主动找上门,其负责采购的老外懂法文,我们用法文给她讲解了我们的种植方式后,我们立即成为其食堂的供应商。孩子是对农药、激素最敏感的群体

· 9月开始大棚视频监控上网工程,11月初一期工程上线

· 9月会员配套农家饭餐厅、儿童娱乐区开工

· 10月网站、微信、新浪微博正式上线

· 10月餐厅、儿童娱乐区完工

· 11月1号正式营业

试运营期间,获得不少宝贵经验,也再次被同行被视为傻子和异类:

· 草莓与50几种蔬菜的病虫害必竞不完全一样,我个人的误判,加上生物防治产业链不完整,截止10月26号,已经有3个棚虫害爆发导致绝产。

· 虫害爆发时,多人劝我:偶尔用一些农药也没关系的。我的答复:我宁愿牺牲产量,也决不用任何农药、化肥、激素,原则是用来遵守的,不是用来破坏的。

· 第一次大规模的种植,100%不用农药、化肥、激素,38个大棚只出现3个没控制住病虫害,其它都很健康,这让我们信心大增。

· 我们的蔬菜相对品相差,个别不了解真相的客户投诉我们以次充好。我们细心引导:真正的有机、天然生产的农产品就是如此。品相相对差,但都是自然成熟,绝对良心品质。

· 同时,我将提高品相与口感认为是对我提出更高的要求。一方面,我要求包装工人将品相太差的主动淘汰,不允许进入配送环节;另一方面,我开始钻研蔬菜品种,尽量为客户种出品相过得去、口感佳的蔬菜

· 因为刚开始第一波种植,蔬菜成熟期没能完全调配均匀,导致个别时间配送的蔬菜种类低于我们承诺的8种,个别客户投诉,要求赔偿。同行告诉我,象这种个别情况,就去菜市场批几样菜,再包装配送出去,别得罪客户,让客户不爽。我的答复是:就算退款、赔偿,也不能干这种事。

让“傻子”的原则昭于日月

自然乐章就是要让“傻子”的原则昭于日月,给亲人、朋友和所有消费者提供100%健康的农产品,没有农药、没有激素、没有化肥、没有抗生素。为了让消费者100%放心,我们借鉴国际有机联盟(IFOAM)的参与式质量保障体系(PGS),提出了我们的参与式质量保障制度,将生产过程全方位透明公平,接受全体消费者的监督:

1、网络全天候7*24小时视频直播种植过程;

2、会员随时随机抽样并亲自送检,我们承担全部费用;

3、消费者团体代表常驻园区参与、监督种植、养殖全过程,我们承担全部食宿

4、消费者回报。消费者逐步晋升为准业主,即年套餐价钱逐年递减,最终园区由全体会员承担基本的运营费,分享园区收益。我们为准业主提供农场代运营服务

我们不怕出现问题,也不会隐瞒问题,而是选择和消费者共同面对,我们的管理、种植技术、生物防治体系还在完善过程中,未来还会有新的问题出现,但我们的原则永远不变。11月1日自然乐章农庄正式营业,届时视频监控全部上线,餐饮娱乐配套齐全。除了蔬菜,我们将逐步丰富各种农产品会员:吃自养虫子的100%无激素、无抗生素肉鸡、蛋鸡;自己种植的有机豆子做的豆腐、豆芽;100%无污染的蘑菇、香菇;100%无污染的茶叶……。我们不只是种植者,也是消费者,是社会的一员,我们愿意承担起责任。

我,一个理想主义者,很多没有理想的人认为我是傻子,我却自得其乐;

我选择相信万物之美好、人性之单纯善良;

我是王冕,我正在用良心种菜,100%无农药、化肥、激素。自然乐章农庄由我而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