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以花入食,不负春光

2015-04-10 16:33:05来源:齐鲁晚报(济南) 文/崔滨

打印 字号: T|T
    涵养整年,只为迎春绽放,植物的花可谓凝聚了植株的精华。古人云其“含乾坤之纯和,体芬芳之淑气”,色、香、味、形俱佳。故有“春吃花、夏吃叶、秋吃果、冬吃根”之说。

  当此时春风十里,百花正艳,你有没有生出以花入肴,愉悦身心的念头呢?

  早在一千年前的宋朝,我们的先人就已经用风雅的生活热情,将对花的烹饪处理得极富色彩又可饱腹了。

  如早春的梅花,宋人林洪就在其笔记《山家清供》中记录了多道关于梅花的吃食。其中,以白米煮粥,火候快成时入落梅英而成的“梅粥”;将梅花花蕾蜜渍后,用来当花草茶冲泡的“汤绽梅”。

  作为春天最具代表性的花朵,桃花自古便是美白养颜瘦身的佳品,桃花粥、桃花白芷酒,都是让人“面如桃花”的饮食佳品。这些对于今天的我们,也非常方便烹制体味。

  北宋诗人王禹偁,最爱在春日此时,吃甘菊冷淘面,“采采忽盈把,洗去朝露痕。俸面新且细,溲摄如玉墩。随刀落银缕,煮投寒泉盆。杂此青青色,芳香敌兰荪。”

  这种以花入茶、入酒、入饭的做法,可以说是最为亲民的“花吃”方法。略微复杂一些的鲜花饮食方式,就是以花做糖、制露。

  花瓣宽大肥厚,味道淡雅的玉兰花,便是食用花卉中的佳品。《群芳谱》中记载:“玉兰花馔,花瓣洗净,拖面,麻油煎食最美。”

  和玉兰一样,如丝瓜花、南瓜花等,油炸可以保持鲜花的颜色和美态。在晚清女官德龄所著的《御香缥缈录》中,撒上糖的酥炸玉兰,便是慈禧最愿意带在身侧的小甜点。

  比如此刻正引发全民围观的樱花,将其作为“国花”的日本人,就以樱花为主角发展出内容丰富“花见料理”,如将樱花与麻薯同制成粉红色的面皮,外裹樱叶,内包豆沙,便是“樱饼”,还有樱花寿司、樱花羊羹等品种繁多的精致樱花料理。
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录下的“董糖”,据说是晚明名妓董小宛亲手创制的鲜花果糖。《红楼梦》里也写到过两种花的香露,“木樨清露”和“玫瑰清露”,既可以入汤待茶也可以入酒增味,可谓风雅一时。

  不论如何烹调花朵,其关键皆在简单烹饪,保持本味。清代文人朱彝尊在《食宪鸿秘》就提倡花的烹调要简快,以求其“色青翠不变,质脆嫩不烂,风味自佳”。

  虽然相比同为植物食材的瓜果米面,花材能够果腹的效果更逊,但鲜花的绚烂芬香,足以让人在以花入馔的美食中,感受到更多精神愉悦和别样出尘的感受。

  无论是煮粥、烹饭、泡酒、饮茶,只需鲜花一点,便可在明艳娇嫩中,畅想春光无限。(来源:齐鲁晚报)

编 辑:XBJ 标签:春光 花入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