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王弗、王闰之、王朝云:苏轼一生中的三个女子

2015-04-08 14:14:44来源:信息时报(广州)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晴空一鹤(书评人)

苏轼的词,以豪放著称,但这首《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却写得清新婉约。上阙写惜春的情绪,下阙写感伤的情思。在江南暮春的景色中,墙里、墙外、佳人、行人;无端展开了一个有人无情,有人多情的故事。“多情却被无情恼 ”—佳人洒下一片笑声,杳然而去;行人凝望秋千,空自多情。行人的“有情”遭遇佳人的“无情”,俨然是一种单相思式,心中无可奈何,故十分烦恼。当然,这样的单相思的烦恼,应该很快就能抚平,因为“天涯何处无芳草”—普天之下,哪里没有青青芳草呢?再去寻一株适合自己的就是。只是,对苏轼而言,他又可以去哪里寻找呢?

据《林下词谈》记载:“子瞻在惠州,与朝云闲坐。时青女(霜神)初至,落木萧萧,凄然有悲秋之意,命朝云把大白,唱‘花褪残红’。朝云歌喉将啭,泪满衣襟。子瞻诘其故,答曰:‘奴所不能歌,是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也。’”苏轼大笑:“我正悲秋,而你又开始伤春了!”

“大白”即酒杯。正值秋霜初降,落叶萧萧之际,苏轼凄然有悲秋之意,吩咐朝云拿酒来,唱《蝶恋花》一词以排遣愁绪。春风将枝上的柳绵吹遍天涯,芳草也就随春风而生。而苏轼一生漂泊,一次比一次贬得遥远,此次竟被远谪到万里之遥的岭南惠州。此时,他已人到晚年,遥望故乡,几近天涯,这境遇和随风飘飞的柳絮何其相似!而朝云念起“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那两句时,估计是想到了苏轼宦海的浮沉、命运的无奈。因此,对东坡忠而被贬、沦落天涯的境遇同感在心,忍不住泪如雨下。而东坡亦是体悟了她的这份贴心,才故意笑而劝慰。两人之知心,可见一斑。

说来,王朝云与苏轼的关系很奇特。朝云原是个歌妓,在她12岁那年就决意追随东坡身边。她与苏轼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特别是陪伴苏轼度过了贬谪黄州和贬谪惠州两段艰难岁月,但一直没有苏轼夫人或妻子的名号。苏轼的第一任妻子王弗,和苏轼共同生活了11年,因病早逝。第二任妻子王闰之,与他同甘共苦25年之后,也先于苏轼逝世。而朝云只是等到了贬谪黄州后,由于王闰之逝世,才由侍女改为姬妾。晚年的苏轼再次遭到外放,贬谪到英州(今天的广东英德市)。此时的苏轼已经57岁,再无东山再起的机会了。他身边的侍妾纷纷离去,只有王朝云追随东坡,翻山越岭到了英德,直至惠州。但不幸的是,朝云在惠州也先于苏轼病逝。朝云逝后,苏轼一直鳏居,再未婚娶。

王弗、王闰之、王朝云这三个女子对苏轼用情至深,而苏轼同样也对这三个女子用情至深,他们曾经是世间人人羡慕的幸福的双飞鸳鸯。但是,遗憾的是,她们却一个个地远离了人间,只留下苏轼这一只孤独的鸳鸯,在人世间徘徊。那么,他的多情还能给谁呢?虽然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但是,对于苏轼而言,属于他的三株最美丽最知心的芳草都已凋零,他再也找不着他心中所爱的那一株芳草了。他的多情,全都献给了长眠地下的三个女子,但是长眠地下的三个女子,就算对苏轼再多情,却难以倾听到他的心声了。

鸳鸯永远只能单飞,对苏轼而言,这无疑是世间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一种“多情却被无情恼”了。

编辑:XBJ 标签:王朝 苏轼 三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