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五莲叩官镇王氏祠堂塌损过半 修缮需四五十万

2015-04-08 07:10:24来源:半岛都市报作者:陈平平

打印 字号: T|T


  破旧不堪的祠堂和门前花开似锦的玉兰树形成鲜明对比。

  王氏祠堂具有200多年的历史,位于五莲县叩官镇叩官村。祠堂主体房屋坍塌过半,破碎的瓦砾和掉落的横梁散落一地。与断壁残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门前开得正盛的玉兰花,这棵古树也有120多年的树龄。王氏祠堂在2006年被认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如今却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颤微微地在风中摇曳。相关部门表示,正在设计抢救性修复方案,预计要花费四五十万元,但最困难的是没有资金,呼吁社会各界伸出援助之手。

  祠堂破旧不堪,玉兰树花开似锦

  记者看到,祠堂内部一片凌乱,外部也惨不忍睹,杂草、柴火、碎砖还有侧翻的水瓮都证明了祠堂的破败。如果非要找出零星生机,便要算是院内的鸡笼和狗窝。午后春光和煦,窝里的小黄狗和花公鸡安静地趴着。然而这份宁静却被村里一位妇人打破,她提着一桶垃圾走近,伴随“哗啦”一声,脏水和果皮落在祠堂西北角。

  “进去可得小心点,都快塌了!”当记者表示要进去探访时村民徐呈会这样叮嘱道。打开破旧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断壁残垣。王氏祠堂坐北朝南,有5间房子大小,除了东侧1间,其他几间房的屋顶都已塌陷。进入室内,脚下是黑灰色的瓦砾碎片、塌下来的房梁横七竖八地散落着。抬头望去,能看见亮堂堂的天空、后墙上摇摆的杂草以及断裂的横梁。尽管院内凌乱、破败,但花坛内一棵百年古玉兰开得繁花似锦,百米之外就能看见一片耀眼的白霞。“不知道多少年岁了,我小时候就有磨盘那么粗了。”58岁的徐呈会介绍说,听村里的老人说,王氏祠堂是原先镇上大地主家的,院子里有一白一红两棵玉兰树,当年是从南方移植过来的,“早些年,那棵红的(玉兰树)被祸祸了,现在就剩下这一棵了”。

  记者走近一看,这棵古玉兰树冠距地面约有8米高,主干粗壮,成人的双手根本抱不过来。开花的只有树体南侧的两根主枝,北侧的树枝已经发黑、腐烂,清风吹过,雪白的玉兰花瓣和黑腐的树枝一并飘落。记者从五莲县林业局获悉,这棵玉兰树有120多年的树龄,在整个日照市也没有几棵。

  王氏家族曾房田俱足,富甲一方

  新中国成立前,叩官镇隶属诸城,那里流传一句话“马耳山前有三‘八’,丁八、王八和徐八”。据说,3人都是名门望族之后,王八只是王氏家族中的一员,而整个王氏家族人丁兴旺,房田俱足。“方圆百里,都是他们王家的,谁知道有多少地?数不清啊。”村里一位老人介绍。

  后来城市规划,这里被划归到日照五连,也就是现在叩官镇叩官村,现在的王氏祠堂不一定就是家族祠堂。“只知道王家有很多地、很多房,保留下来的不多,现存的这几间,我们就把它叫做‘王氏祠堂’了。”五莲县文物研究所文化科郑主任解释说。据了解,王家有自己的牌楼,绵延8里长的杨树林,良田百亩,是当时不可一世的大户人家。世事变迁,王家逐渐败落,迫于无奈,族中人举家外迁,而王家的远房亲戚也大多不回来。

  据了解,1995年,王氏祠堂所在地建过叩官中心小学,王氏祠堂被学校征用,后来小学搬迁,王氏祠堂也慢慢淡出世人的记忆。王家昔日的风华,经不起岁月的打磨,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徐呈会介绍,如今村里还有不少姓王的,但都不是王家的直系亲属,大多是王家繁盛时前来投靠的外乡人,与王家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

  修缮经费需四五十万,盼您帮一把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护,但修缮王氏祠堂是一个过程,现在前期工作已经在做了。”郑主任介绍,他们早在5年前,就考虑过王氏祠堂的修缮问题,但苦于没有经费来源,所以一直未能动工,祠堂只能与日俱损。据了解,王氏祠堂在2010年前后,只是屋顶出现漏洞,当时预计的费用在8万元左右。如今,王氏祠堂大面积“开天窗”,房屋塌陷面积过半。保守估计,抢救性修复,仅房顶就要15万~20万元。

  另外,五莲博物馆办公室工作人员也表示,相关领导也前去视察过,修复报告也打过若干次,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问题的关键不是技术,而是修缮经费。相关部门也曾想过联系王氏后人,让他们出一部分经费,但一直无果。郑主任表示,希望社会上的有识之士能够伸出援手,他们愿意成立专项小组,透明公开地管理经费,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修缮王氏祠堂。“目前正处在修复方案的设计阶段,什么时候能动工还不好说。”郑主任补充道,“找专家估算了下,修好的话,可能要花四五十万。”

  文/图 记者 陈平平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编 辑:wangshi 标签:五莲 王氏 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