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三铁之一王大炘

2015-02-15 09:04:02来源: 新民晚报(上海)

打印 字号: T|T
       近代著名词人兼学者郑文焯精于印学,他曾将当时交往密切、名声卓著的三位印人并称为“江南三铁”,其中吴昌硕(苦铁)、钱厓(瘦铁)的优秀篆刻艺术已广为人知,而另一位曾受达官显宦、文士名宿广泛推崇的王大炘(冰铁),却随着时光流年,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和记忆,成过气的印人。个中的显晦殊途,值得分析与思考。

  王大炘(1869—1924),字冠山,号冰铁,别署巏山民。江苏吴县人(今苏州),二十余岁迁居上海。因精于岐黄之学,以悬壶为生。晚年好炼丹之术,不幸得癫痫病去世,年仅五十余。王大炘酷嗜印章,年轻时便向同寓姑苏的吴昌硕请益,并深究缶翁的篆刻技法。此外他又博采旁搜,多方取资,刻印远绍战国古玺、汉魏官印、封泥及元押,对朱简、汪关、丁敬、黄易、邓石如、吴熙载、赵之谦等明清名家的经典作品,研读磨勘,用心体会。又广涉商周吉金、两汉镜铭及碑版、砖瓦、石刻等金石文字,眼界极其开阔。王大炘擅急就章,“每于灯下闲坐,对客剧谈时,兴至奏刀”,刻就当场授与人,即兴之作尤为出彩。郑文焯称赞其印:“如风云列阵,奇正相生,综丁、黄诸家能事之长,握秦汉两朝刻符之枋。”同籍著名藏书家章钰也题赞称:“兹读冠山同学《食苦斋印存》,乃叹篆刻之学流别甚夥,偻数不能终。冠山独兼师博采,任仿何派,靡不精能老到,突过前人,信乎天人并到”。

  综观王大炘篆刻风貌,可谓纵贯古今,取法多样。其中较集中的是模拟吴熙载与吴昌硕的印风,神形相近。郑文焯记载其所刻“瘦碧”两字,缶老见之竟误以为是其亲笔。其他如仿半圆瓦当、六朝碑额等印式,也均为他人谱录中未见者。王大炘善于摹古,所作深获晚清名士及书画家廉泉、陶湘、端方、盛宣怀、陈汉第、庞元济、缪荃孙、郑文焯及韩国寓华的望族名士闵泳翊的激赏,众人纷纷索印,并欣然为其印谱赋诗题辞,不吝赞美之词。如陈元康赞其:“印章陆离变幻,诸法毕具,人欲得其一而难者,君直综四美,而兼擅其长”等,对其能众美兼擅,众妙毕备,推许有加。

  与吴昌硕雄浑高古、斑驳苍莽的印风相较,王大炘篆刻在取法“金石气”上表现出一股苍润古穆,而又不乏书卷气的风格。他的用刀涩畅并施,在细白文印中更见爽利率真。篆法与形式,也讲究来历,这与他曾经编纂《金石文字综》、《缪篆分韵补》等大型金石类字书时所积累的深厚小学根柢密不可分。王大炘篆刻古法具瑧、诸派皆能的专长,在彼时崇尚传统印章美学理念和审美趣味的诸多好古人士眼中,竟为长处。而对于吴昌硕的探索创新之作,王大炘晚期已逐步摆脱模仿,流露出迥异的艺术审美倾向,称:“时下印人逾规越矩,不求结构之稳,气韵之雅,谬以粗犷为苍劲,其实失诸野矣。贤如吴缶老,犹未能免此。予无以纠正之,第求苍劲于浑古,以期真意足、奇变生,于愿足矣。”然而明清流派篆刻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对一些只注重功力,抱残守缺,不思创变,或者变而欠缺自我鲜明个性的艺术家而言,其创作的终究是“寄人篱下”的高级复制品。在无涯艺山上惬意地行进于前人已开拓的栈道上,至多是一位旅游者。只有那些不畏艰险,披荆斩棘、蹊径别开而勇登峰巅的才是真正的开拓者,王大炘毕竟是属于前者。

  以往我们评定一位印人,多参考其作品集中名人序跋文字,视为确评,殊不知这些作者虽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和社会地位,但碍于人情和非专业性,往往撰些普适性的夸饰虚美之辞。而艺术家是需经历史检验后,方能作出真正客观、准确的评价。王大炘的艺术地位历经滑坡,即为一例。
编 辑:XBJ 标签:三铁之一王大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