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字的造字本义考

2015-01-16 10:09:12来源:朱 彦 民

打印 字号: T|T
 古文字“王”字,象上古军事统帅所执斧钺之形,初始之时指代秉持斧钺之人即有军事统帅权的首领,以主刑杀之斧钺象征“王”者之绝对权威,以后随着国家的出现,才逐渐演化成握有最高行政权力的统治者。

对于古文字“王”字的造字本义,学术界有不同的观点。通过对商周时期甲骨文、金文中“王”的字形考释,有助于揭示“王”字的造字本源。
其一,象兵器斧钺之形。吴其昌揭示甲骨文金文中的“王”字造字本义,为兵器斧,即黼也;林沄进一步发挥其说,认为“王”字象斧钺之形,在商代之前为军事民主制社会的军事首领的象征和称呼。徐中舒遵从此说。
其二,象“火”上炎之形。清吴大澄著《说文古籀补》,即据《盂鼎》铭文注曰:“王,盛也,大也,从二从丄,丄古火字,地中有火,其气盛也。火盛曰王(旺),德盛亦曰王。”罗振玉、王国维、朱芳圃、马叙伦等皆踵其说,解“王”为火。
其三,“王”乃“往”之初文。如顾实认为甲骨文“王”字即天下所归往之往字。叶玉森、屈万里、吉德炜(Keightley.DavidN.)等,也都认为“王”与“往”有关。
其四,象凤冠倒置之形。叶玉森认为古“王”字象古代王者之峨冠。“盖王本象古冠形,皇为后期字,仍增一冠形于上,象后制之冕,并从王声。知古代皇王,表异于众者,惟冠冕显著矣。”陈梦家、许进雄等皆从其说。
其五,象一人端坐之形。徐中舒以“王”字与“士”、“皇”为一字,“士、王、皇三字均像人端而坐之形,其不同者:王字所像之人,较之士字,其首特巨。而皇字则更于首上着冠形。”董作宾、胡厚宣等人说法与之相类。
其六,象“大人”之形。黎正甫认为甲文“王”字象一大人之形。胡厚宣、齐文心等人,也认为“王”字所象为一奴隶主站立之形,或部落酋长形象。
其七,象男性生殖器之形。郭沫若考证甲金文中的“王”字与“土”、“士”、“且”字同,实即皆像牡器之形:“在初意本尊严,并无丝毫猥亵之义。入后文物渐进,则字涉于嫌,遂多方变形以为文饰,故士上边为一横笔,而王更多加横笔以掩其形。”“其在母权时代用于以尊其王母者,转入父权则当以大王之雄以尊其王公。且已死之示称之为祖,则存世之示自当称之为王。祖与王,鱼阳对转也。”
比较以上诸家考释,我们认为吴其昌、林沄等释“王”象斧钺之形,较近本义。细察甲骨文金文“王”字字形,正像“横置的钺”,而钺正是我国古代“军事统帅权的象征物”。

何以斧钺就有了象征军事统帅权力的征伐大权了呢?按说斧钺本是古代兵器,也是一种用以“大辟之刑”的主要刑具。不过在特殊意义上来说,它又曾长期作为军事统帅权的象征物。如西周时代的《虢季子白盘》铭云:“锡用弓,形矢其央;锡用钺,用征蛮方。”《左传》昭公十五年:“鏚钺、矩鬯、彤弓、虎贲,文公受之……抚征东夏。”《世纪·殷本纪》:“赐(周文王)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这些都是后世君王以弓矢斧钺为赐物,并以此象征授予某个大臣或诸侯以征伐大权。我们认为,这当是对历史上已经传承已久的一种制度的继承。
严格说来,弓矢是用来作战的武器,而斧钺则并非武器,而是一种杀头的刑具。这种刑具不是用来杀敌的,而是用来整肃军纪的。《尚书·甘誓》中言:“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汤誓》中亦言:“尔不从誓言,予则孥戮汝,罔有攸赦。”《牧誓》中亦云:“尔所弗勖,其于尔躬有戮!”这几篇都是夏商周三代征战之前的誓师之辞,军事统帅都以杀头的死刑威胁那些不听命效力的人。对于那些在军事征战之中临阵脱逃或贪生怕死之辈,或不听军令之徒,最高军事长官肯定是要加之以刑具、惩之以刑罚的。所以,用以屠戮罪犯或逃兵的刑具,应当就是这种象征着军事首领权威的斧钺之具。《尚书·牧誓》:“(武)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说文解字》“戉”引《司马法》云:“夏执玄戉,殷执白戚,周左杖黄戉,右秉白旄。”都是说明“钺”这种仪仗之物,代表着不可一世的军事首领的生杀予夺的无上权力。直到西汉《淮南子·兵略训》中仍有类似的记述:君王授命于将军权力之时,“亲操钺,持头授将军其柄曰:从此上之天者,将军制之。复操斧,持头授将军其柄曰:从此下至渊者,将军制之”。可见,斧钺作为军事权杖的影响至大,源远流长。
    这种以斧钺为军事权杖的兵制早在先商时代就应该已经形成了。因为文献中有证据表明,商汤之时已经手持斧钺,挥师伐敌了。《诗经·商颂·长发》:“武王(成汤)载旆,有虔秉钺,如火烈烈,则莫我敢遏。”《史记·殷本纪》:“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那么以斧钺权杖象征军事首领的地位的起始时代,当在成汤之前,也就是商族的先商时代。

    甲骨文、金文“王”字字形所象,就是军事首领手中所持的斧钺,后来以此斧钺代指有权秉持的军事首领。而这是早于甲骨文时代数百年前“王”者的身份特征。而这个造字初期极有可能是成汤建立商王朝以前的先商时代,具体说来,应该在商族大肆武力扩张、军事较为强盛的相土至王亥时代。这也正是商族人们的英雄时代,由于此时部族之间的战争是以武力掠夺为目的的,军事首长的地位和作用就显得更为重要。
殷商甲骨卜辞中,“王”字的使用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商族先公即商汤建国之前的祖先称“王”者,如“王亥”、“王恒”、“王夨”等。古典文献中,也有称商族始祖契为“玄王”的,如《诗经·商颂·长发》说:“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朱熹集传:“玄王,契也。”《荀子·成相篇》云:“契玄王生昭明,居于砥石,迁于商。”《国语·鲁语》:“自玄王以及主癸莫如汤。”等等。这与“王亥”等人都是属于商族先公称王的。对于这些商族先公所以称“王”,有学者解释道:“史载成汤始王天下,而卜辞于‘王亥’、‘王恒’、‘王夨’皆称王,该后世所追尊。”这是不明白“王”的造字本义,而以后世概念理解的缘故。
另一种情况是商代君主称“王”,即商代的时王、今王。如甲骨卜辞中的“王大令众人曰协田”、“王田于某”、“王入于商”、“王占曰……”,等等。商代君主所以仍然称“王”,是这一称号沿袭已久,约定俗成,仅仅是沿袭传承下来的一种名号而已。其实其性质早已不是军事首长所能涵盖得了,其内核实质和权力职掌都已经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实际上两者相比,前者之“王”接近“王”字的本意,后者则是“王”字的引伸义了。

许慎《说文解字》“王部”:“王,天下所归往也。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贯三为王。凡王之属皆从王。”这是汉人对“王”字的解释,内含易纬之术,并参以孔子学说。这种解释,更多的是赋予了“王”一种政治道德的性质。这在春秋战国的儒家思想中,表现尤为突出。如《孟子·公孙丑上》:“以德行仁者王。”《荀子·正论篇》:“能用天下之谓王。”等等,皆是其类。
这个意义上的“王”,是儒家思想中的“圣王”的模本,与当时现实政治生活中统治者“王”是不同的,更不能由此来推演中国古代最早“王”的原始意义。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8年1月31日第三版,标题“从甲骨文‘王’字看帝王观念的起源”,编选时对个别结构和文字进行了调整)
编 辑:wangshi 标签:造字 本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