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厚·海丝路上长乐船王,威风八面为近代航运业主先驱

2014-11-11 08:45:52来源:福州晚报中金在线

打印 字号: T|T


  
象屿村王氏祖厅


  福州新闻网11月11日讯 翻开中国海外交通史、对外贸易史,有一个名字时常出现——王厚,提到王厚必会前缀二字——“长乐”,或直称“长乐人”,或称“长乐船户”、“长乐船主”。这位自明万历年间活跃于海上丝路的船王,被称为近代航运业主的先驱。记者在长乐调查海上丝绸之路历史文化遗存时,辗转在长乐市猴屿乡找到了王厚的宗祠——王氏祖厅,还有村中王氏和他后人住过的旧居。

  王厚是王审知后人

  闽江边的猴屿乡象屿村是王厚的故乡。记者走进村子,问是否还存有王厚旧居.已没有多少人能知道王厚是谁。但问村里最早开始跑船且生意做得最大的人住在哪里.村干部径直将记者领到了陈氏宗祠旁的一幢十分破旧的老宅,说:“小时候听村里老人说,王家最早在外跑船的人就住在这里,当时是跑日本船出名的。”

  问王氏祖厅在哪里.村干部带着记者沿象屿古石阶,三转两转就来到了一座不大的古厝,一进门就看到正厅高悬的朱底金字牌匾上写着“开闽第一家”。住在祠前的王家人说:“我们是王审知的后人,王审知被称为开闽第一人,我们当然是开闽第一家。”祠内嵌有一块重修祖厅碑,上面刻着:“吾村王氏始祖出开闽王审知派系。象屿原祖由升台公衍世,就福州东门外鼓岭下,肇安江左象屿一带环山近水,艰创百世基业,已历尽数百余载……”

  王厚属三槐堂王氏,祖厅正门前镌刻两对楹联:“槐为王氏传家树,杏是唐人及第花”、“祠传象峰崇特祀,原本开闽溯分支”。正厅最醒目处为黑底金字匾的“三槐堂”。王家在象屿开的第一个供自家子弟读书的塾馆就设于此。

  王厚为何成为一代船王.

  催生一代船王的原因很多,明代后期日本急需丝织品是原因之一。在16世纪后期,日本的丝织业发展较快,但其养蚕业与丝织业脱节,原料生产难以满足需要,有一半左右的生丝需进口,当地丝织品极贵,所以价廉物美的中国生丝、丝织品都是日本的抢手货。据嘉靖后期人郑若曾记载:“丝,所以为织绢纻之用也,盖彼国自有成式花样,朝会宴享必自织而后用之,中国绢纻但充里衣而已。若番舶不通,则无丝可织。”万历年间姚士麟曾援引嘉靖时中国商人童华的话说,当时日本所需物资,皆产自中国。
 除此之外,17世纪中日民间贸易的兴旺,也是长乐船王诞生的原因之一。17世纪,日本进入江户幕府时代后实施锁国政策,几乎全部停止了同外国的交往。长崎成了当时日本唯一能够同中国从事贸易往来的港口,中日民间贸易十分活跃。为此,江户幕府在距离港口不远的地区设置了专供中国商人居住的“唐人屋敷”。在中日贸易最昌盛时,6.45万人口的长崎市里中国人就有1万多人,占了近六分之一,形成了四大商帮:三江帮(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泉漳帮(闽南地区)、福州帮、广东帮。其中,福州帮势力相当大,致使不少日本人刻苦学习福州话,争当福州商人的翻译。

  长乐市自古就是对外贸易港口,从长乐起航到长崎只需6到14天。长乐又有远洋传统,水手、造船能工巧匠层出不穷,而象屿村本就是水手之乡,村庄就紧临良港。

  天时地利人和,是王厚成为船王的主要原因。

  王厚在海丝史上的地位

  王厚之所以在中国对外交通史和工商史具有一席之地,是因为他的经营活动已具有近代航运业主的雏形。

  史载,明朝万历年间,王厚与福清人林清一起出资合造远洋大船,请擅长驾船的象屿本村人郑松、王一为把舵,再请长乐人郑和、林成等为水手,还请来金士山、黄承灿为银匠,极有航海经验、特别熟悉日本航线的李明被请来当向导,能说一口流利日语的长乐人陈华是船队的翻译。准备好后,“招来各贩,满载登舟”,开洋直赴日本贸易。

  当时,各地海商带着货物先集中在长乐,一起乘王厚和林清的船到日本,将货物批发给日商后,王厚、林清向租赁该船的海商收取佣金,郑松、王一等人为王厚、林清雇佣的船工,领取工资,他们与船主形成雇佣关系,因此具有近代航运业主的雏形。
王厚还是明代工商业合伙制的典型,有专家分析至少包含三层次的合伙关系:第一层是林清、王厚合伙造船,如顾炎武所言“商船则土著民醵钱造船,装土产,径望东西洋而去……”;第二层是船商与其他商贩之间合伙,船商按一定比例抽分各商贩所得利银,抽取比例当时行规为海商十分之七、船主十分之三,构成了资本的合伙关系;第三层是船商王厚、林清与舵工、水手合伙,共同分割从海商那里抽分的商银,是一种资本与劳动合作的合伙关系。

  王厚的船是满载着日本百姓急需的生丝、纺织品、瓷器、中药材和书籍去,满载着白银回到中国。16世纪末的时候,日本发现大量银矿,而且发明了新式白银冶炼方法。而明朝在1581年实行“一条鞭法”后,标志着以银为本位币、铜钱为辅币的货币财政制度确立,国内对白银的需求大量增加,日本白银通过贸易渠道进入中国可说是雪中之炭。

  记者在象屿村采访了解到,村里家家户户都与海上丝路有关,村里人的前辈当年或是在王厚的船队服务,或是自己当船商,造船招揽各地海商,像王厚一样带着货物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与更多国家展开互通互利。

  (福州晚报记者 刘琳 文/摄)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