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孝感,我们回来了!重庆王氏寻根记

2014-06-08 09:02:03来源:重庆日报

打印 字号: T|T

  
王氏家族回麻城认祖归宗。

重庆开县王家人祭拜祖先。本栏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访者供图
本报记者 周芹 陈维灯 见习记者 申晓佳 (发自湖北省黄冈市麻城市)

说起“寻根”,重庆开县人王剑平只有一个感受:“还好来了麻城!”

  年过40的王剑平,从小就听爷爷讲,自家祖籍在湖北麻城孝感乡,属于“三槐堂”王家,始迁祖名叫王正棠。明末,王家随着“湖广填四川”大潮入川,定居重庆开县。就这样,“麻城孝感乡”在王剑平心里,渐渐从四个字变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总觉得该去一趟。”

2011年7月,王剑平背起王家族谱,和两个族人一起乘火车来到麻城。车窗外的风景逐渐从丘陵变为平原,这就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啊!一下火车,他们就情不自禁跪在站台上,喊道:“孝感,我们回来了!”

麻城市政府相关部门接待了他们,将他们介绍到鼓楼街道办事处沈家庄村。

沈家庄村村委主任刘明西是个民间“寻根通”,他和王家兄弟一起翻了30多本家谱,终于找到了麻城的“三槐堂”王家。虽然没有找到有关王正棠的记载,但在明末,麻城王家的字辈就是“正”,基本可以确定是王剑平家族的亲人。

在麻城龟山镇,王剑平3人终于见到了三槐堂王氏宗亲会会长王树良,一握手,双方都已哽咽。

2012年,重庆开县的王家人再次来到龟山镇,摆了十几桌宴席招待麻城的王家人。为了让王剑平90岁高龄的爷爷也看到亲人团聚的场面,他们把设宴的场面录制下来,刻成光盘带回重庆开县。

“爷爷看完光盘,激动得老泪纵横。”王剑平说,不久后,麻城王家来了8个人到重庆开县探望王家。这两年,他们不时“走走亲戚”。

2 “栀子花开的地方,就是故乡”

王剑平在麻城找到了亲人,而55岁的重庆长寿区云台乡人卓克男找到的,是一个让数代家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卓家家谱记载,1644年,卓家先祖卓尚阁和其他4个卓姓兄弟从湖北麻城孝感乡一个叫做“栀子冲”的地方迁出,跋涉入川。数十年后,卓尚阁又回到栀子冲生活,并埋骨于此。

“栀子冲的意思,是开满栀子花的山间平地。家里的老辈子经常说,麻城孝感乡有个栀子花开的地方,那就是故乡。”

今年5月20日,卓克男一家出动了11个人来到麻城“寻根”。宾馆老板听说他们来“寻根”,不假思索地说:“你们去找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的李敏!”

这么快就有了线索,卓家人喜出望外。他们商量分为三组,一组去找李敏,一组去民政局,一组去公安局。没想到,李敏刚好去重庆出差,而去公安局的一组人也很受挫:经过查询,沈家庄村根本没有姓卓的当地人。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了去民政局的那组人身上。

“到沈家庄村,找村委主任刘明西带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为卓克男支招。而刘明西也非常“耿直”,他找来沈家庄当地大姓熊氏的家谱,查到了“栀子冲”的位置。

5月21日下午,卓家人终于来到了当年的栀子冲,这里背面依山,正面开阔,已经建起了孝感乡党校培训中心。旁边还有一座正在建设中的大型游乐园。

虽然栀子花开的美景已不复存在,卓尚阁的埋骨处也无影无踪,但卓家人还是恭敬地祭拜了先祖。

回到重庆长寿后,卓克男写了一篇“寻根”考察报告,交给卓氏家族。“找到了栀子冲,心头就了结了个事情。”

3 “中国人怀念家乡,就像树木怀念土壤”

像王剑平、卓克男这样的“幸运儿”,在“寻根”者中占多大比例?麻城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曾锋告诉记者,据官方统计,每年有近2000人来到麻城“寻根”,而能找到亲人或祖籍地的,不到10%。

95岁的鲁鋆老人讲述他在重庆的经历。 特约摄影 谢智强

那些没能找到亲人的人,在麻城又找到了什么?

“爸爸,还在看麻城‘亲戚’的照片呀?”家住重庆梁平县新盛镇的冷朝翠发现,这两天,80岁的父亲冷正权总是拿着手机在看5月底到湖北省麻城市“寻根”的照片。

由于自家的家谱已经散失,冷氏父女对麻城行并没有抱多大希望,但刘明西帮他们找到了麻城市冷家村的一位后裔:冷俊。

双方见面后,冷氏父女和冷俊相谈甚欢,互相认了干亲戚。“明年,冷俊的父亲九十大寿。我和爸爸要赶去祝寿。”

冷朝翠说,“寻根”时,80岁高龄的父亲不顾腿脚不便,硬是颤颤巍巍地走遍了麻城。当他看到高岸河、移民码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直到回到家,冷正权才对女儿说:“翠翠,爸爸终于了却了回麻城的心愿!”

“人活在世上,都会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移民追思故乡,这是人类最最基本的情感之一。”麻城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麻城“湖广填川孝感现象”研究会会长凌礼潮表示,“寻根”关系到民生的幸福感,因此,政府和民间都应该关注“寻根”,帮助“寻根”。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汪涌豪则认为,中国自古就有安土重迁的传统,即使身在异乡,中国人也总是思念着家乡和亲人。“汉代的《古诗十九首》就说‘越鸟巢南枝’。中国人对本乡本土的怀恋,就像树深深地根植于自己的土壤。离开故乡的人,总想着再次回到那片土地上。”

一个孝感人的 70年“重庆缘”

本报记者 周芹 陈维灯

见习记者 申晓佳

“《重庆日报》的前身是《新华日报》嘛,我以前在重庆经常看!”6月7日,家住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的鲁鋆老人听说我们是《重庆日报》的记者,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位95岁的老人耳聪目明,腿脚灵便,孝感话里有很重的重庆口音。他还记得,2005年,时任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何智亚一行十多人来到孝感市,探寻移民足迹,收集历史资料,并与他会面的情景。

“重庆很重视‘寻根’!”鲁老感叹。

70年前,鲁鋆作为黄埔军校第十期毕业生来到重庆工作,牵头成立了“孝感旅渝同乡会”。现在,仍有来自重庆、四川乃至台湾的寻访者来到孝感市,请他帮助“寻根”。

说起1944年创办“孝感旅渝同乡会”的初衷,鲁鋆老人回忆道,当时重庆非常热闹,上街走走,能听到各地口音。可是孝感同乡之间却从无联系。

为了改变这种现象,当年25岁的鲁鋆开始利用周末时间挨家走访孝感同乡,收集联络方式。到1945年,他已联系到400多人。1945年5月,“孝感旅渝同乡会”成立大会在重庆兵役部礼堂举行,300多人出席会议。

其中有两位“特别会员”,虽是孝感市人,却只会讲四川话。鲁鋆老人至今仍记忆犹新:“一位是在重庆江北县工作的织布厂女工陈华能女士,还有一位当时年近70的饶忠民先生。”

鲁鋆老人告诉记者,这两位“特别会员”的祖先是元末明初时从孝感市移民到重庆生活的。此后几十年里,他一直在进行相关方面的研究,并撰写了《四川人祖籍为孝感考》等文章。

鲁鋆老人的上衣口袋里,总是插着一支黑色水笔,随身携带的纸袋子里也装满了稿纸。“我和重庆缘分深厚,如果不是到重庆工作,就不会有后来的孝感旅渝同乡会和移民文化研究。现在年纪大了,能写一点,就是一点。”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