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记忆中的树滋堂

2014-04-29 08:02:58来源:宁波晚报

打印 字号: T|T

原标题:漫话芦田古村

从丰惠进山,蜿蜒百里,就到了四明山深处的芦田古村。巍巍山脉到此呈游龙回首状,芦田就依附于俗称养山的龙头之下。古村东接棠溪,南邻宓家山,西近前岗,北连悬岩,素有“竹木桑茶之饶”,曾经是天高皇帝远的世外桃源。旧时划分县界,以水脉为依据,芦田属剡溪水系,自古为嵊县所辖。1960年组建“四明山公社”,嵊、余、鄞、奉、虞五县交界处的一些山村,不分水系,都成了四明山公社的生产大队,芦田从此划归余姚。说到古村的渊源,据传是在明朝中叶,嵊州东林的王氏族人,清明时节去上虞上坟,路过此地见“川媚泉香,山厚林茂”,便插芦定宅,以后村内遍布芦竹,从此便有了“芦田”。

走近芦田,三岔路口的中央矗立着一块巨石,上刻“芦田状元村”五个大字,前面是一个称作“桥口水库”的人工湖。站在南岸的山坡北望,只见湖面晶莹清澈,波光粼粼,北岸坡上错落有致的村庄倒映在水中。今天的村庄已经很少见到芦竹了,但有了背山临水的景致,山村便依旧水灵。西边的堤坝连接着南北山坡,山上古树成群,十几棵金钱松、黄檀、枫香都需二三人合围,挂着古树保护的牌子。古村海拔600米,村后的后门山,又称状元山,海拔650米。所谓“状元村”,只是一个比喻,因为村中出了很多出类拔萃的大学生。

读过胡兰成的《今生今世》的人都知道,文中有几段话都说到了芦田:“下王再进去三十里是芦田村,在山冈上,那里已是四明山,因有竹木桑茶之饶,亦出财主人家,那家与我家倒是亲戚。”提到他20岁时与玉凤的婚事又说“媒人男家的是宓家山可桢娘舅,女家的是芦田少彭表哥。”还说:“宓家山娘舅做媒人传话传得不好,玉凤的父亲又小气,许多误会,后来是得女家媒人芦田王少彭妥结了。少彭出身大家,与男女两造都是亲戚。”胡兰成提到的亲戚家,就是龙头下的大台门,大台门里的王氏兄弟就是胡兰成的表兄。

古宅、古井、古祠堂是古村的一道不褪色的风景。古宅以台门为主,建筑风格几乎是一个模子浇出来的,大多是坐北朝南的正屋加两厢的三合院式,以堂前为中心,东西对称分布,台门前有几级台阶,大门上挂着锈迹斑斑的门环。作为一种文化,台门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每一个台门都有着各自的故事,比如大台门里,或许就有过张爱玲的身影。当地的老人王泰赢很留恋地指着大台门左下方的废墟告诉我:“这里本来是我叔祖父少彭、少云的两个台门,规格与大台门一样,都是曾祖父在道光年间建的屋,可惜都坍塌了。”随着岁月更迭、人事变换,村中很多台门已经消失了,有的失修倒塌,有的毁于火灾,有的只剩下半倾圮的木架子。当然也有幸存的,除了王少兰的大台门,还有顺昌台门、中央台门、十七间头以及王氏洋房等。

芦田人杰地灵,王氏世代有耕读家风,据当地村民王美锋介绍,清朝曾出过六位举人、贡生。王氏家庙门口的“贡元”、“文元”两块匾额,就是为道光壬寅年岁贡王凤鸣立的。当然,王氏在近代乃至当代也不乏名人。

村口的王氏宗祠,始建于明代,嘉庆年间、民国十五年、2003年多次重修,是芦田的标志性古建筑,目前为余姚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祠堂坐北朝南,前后两进,东西各有厢楼,大门悬挂“王氏家庙”匾额。前楼五开间,穿斗式梁架;天井有戏台,与正厅用卷棚廊轩连接;正厅是抬梁式与穿斗式相结合的三开间,正中悬挂“树滋堂”匾额;左壁有一块“齿德兼尊”匾,还是光绪六年的老匾;右壁的“一清如水”匾是为王专中妻李氏立的,为嵊县儒学教谕朱为所书。墙脚下还有一块两面刻有“圣旨”、“恩荣”的石构件,应该是当年李氏的贞节坊上的旧物。正厅两侧的石柱镌有楹联,一联是“敬所尊爱所亲胥望能由是路;入则孝出则悌何为不得其门。”规劝族人要孝顺父母、敬爱兄长,建立好的教化,宣扬好的风气。另一联是“三槐绵世泽贻厥孙谋;九百树风声绳其祖武。”引用《书·五子之歌》、《诗·大雅·下武》的古训,告诫长辈要为子孙的将来作好安排,子孙也要继承祖辈事业,踏着祖先的足迹继续前进。

有好山就有好水。古井连接着芦田的昨日和今天。古村有很多古井,虽然形态不同,却是那么清冽、甘甜。虽然有了自来水,人们似乎对古井有着深深的眷恋,依然习惯到井边取水、用水。有的井边还有古树遮荫,光影从树叶间漏下,落在井坛浣衣、洗菜的妇女们的背上。这时候木杵声、笑语声伴随着淳朴的乡风,便在井坛弥漫开来。

编 辑:xbj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