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王岐山聊韩剧 王岐山父亲是谁?王岐山简历

2014-03-12 13:51:13来源:中国钢材网 网络整合薇薇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我现在努力看书,悟出个道理,文化产业的前景,中国人还是离不开自己老祖宗的东西。

  当年《渴望》播出时也是万人空巷,所以相信自己,相信5000年不断的中华文明。

  本报讯(记者 李天际)昨日下午3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与北京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畅谈近期以来的思考体会。

  第一幕

  王岐山与代表互动聊韩剧

  “《喜剧的忧伤》前后一共演了50多场,票房是1955万,被形容成买话剧票如同买春节火车票。但是,两个演员的演出费是税前1500块钱。”昨天审议中,全国人大代表、北京人艺院长张和平谈及文化体制改革中存在的问题时说。

  “说起文化产业前景,中国人离不开老祖宗的东西。”接过张和平的话头,王岐山向他微微侧过身。这位被称为“学者型领导”的官员表示,他的自信来源于中国历史和文化,是通过这些年的思考、看书悟出的道理。“最早的一批海归,相信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但到了40多岁,他们开始往回走。”

  “现在网上很时髦的一个韩剧,叫什么星星?”王岐山向代表们发问。代表们先沉默数秒,随即发出轻轻的笑声。“来自星星的你。”有年轻代表回答。

  “对,来自星星的你。你看,你们官员都不知道。”王岐山说。会场气氛霎时一松,大家都笑了。王岐山表示,他也偶尔看过韩剧,并和孩子们探讨过韩剧在中国有市场的原因。“韩剧走在了咱们的前头。”他说,韩剧的内核和灵魂,恰恰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升华,是用电视剧宣传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

  会场又静了。“对不起啊。我刚才插播啦。”王岐山笑着点点头,示意张和平继续。

  第二幕

  要看到中华文化的希望

  话锋一转,王岐山谈起文化的感受,“我现在努力看书,悟出个道理,文化产业的前景,中国人还是离不开自己老祖宗的东西。”

  “当年《渴望》播出时也是万人空巷,所以相信自己,相信5000年不断的中华文明。”他说,要看到中华文化的希望。

  第三幕

  凤凰涅槃要经历浴火重生

  王岐山指出,实现“凤凰涅槃”,必然要经历“浴火重生”。

  王岐山强调,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是全党的重大政治任务。

  有权必有责,有权力没责任是管党治党之大忌。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就是政治责任,不落实就是严重失职。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都要具体化。纪委要切实承担起监督责任,认真监督执纪问责。对责任不落实的,要严肃追究责任。

  热话题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

  北京房价会回到合理的空间

  本报讯(记者 李天际)昨日,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透露,国家发改委正在研究首都经济圈的规划,很快将要出台。此外,他指出北京的房价会回到一个合理的空间。

  李士祥表示,首都经济圈的核心还是功能布局问题,再具体说就是京津冀一体化的问题,“它不是一个行政区划的概念,而是一个区域的概念。”

  随着京津冀一体化,有传言称北京的房价会下跌,周边的房价会涨起来。对此,李士祥回应,北京市区的房价肯定要下降,“一是供应量加大了,特别是保障性住房。另外房地产结构发生变化,房价肯定要下来。”他说,随着政府扩大保障性住房的供给,房价会回到一个合理的空间。

  对于北京周边,如河北燕郊的房价是否会上升,他称,这不是一个带有普遍性的结论。“比如将来北京有些功能疏解出去,就没有必要在燕郊买房,在北京上班,可以在河北居住、上班。”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

  房价下跌比房价上涨风险更棘手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表示,政府应加强对房地产风险的防控,房地产下行的风险一旦变成了现实,影响是巨大的。“一是房地产市场关联着60%的实体经济产业,二是房地产业关联着60%左右的银行资产负债业务,三是目前中国人财产保有的形式60%以上是房产。”

  陈雨露建议,未来十年中国中长期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应以稳定可持续、保持现有房价总水平可控为主要目标。也就是说,未来十年,如果能够保持住房价的稳定,没有大起大落,到2024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达到总人口14%的时候,房地产市场上的供求关系就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同时,中国经济增长新的动力和引擎也已经找到新的替代动力,那么房地产业就可以回归理性。

  陈雨露警告,现阶段政府必须防控房价下跌的风险,“防范房价下跌的风险比控制房价上涨的风险更棘手”。(北青网)

  王岐山简历

  1969-1971年陕西省延安县冯庄公社知青

  1971-1973年 陕西省博物馆工作

  1973-1976年 西北大学历史系历史专业学习

  1976-1979年 陕西省博物馆工作

  1979-1982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历史研究所实习研究员

  1982-1986年 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处长、副局级研究员、联络室副主任

  1986-1988年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正局级研究员、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联络室主任兼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主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代所长、所长

  1988-1989年 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

  1989-1993年中国人民建设银行副行长、党组成员(其间:1992.09-1992.11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

  1993-1994年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党组成员

  1994-1996年 中国人民建设银行行长、党组书记 1996-1997年 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党组书记

  1997-1998年 广东省委常委

  1998-2000年 广东省委常委、副省长

  2000-2002年 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

  2002-2003年 海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2003-2004年 北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北京奥运会组委会执行主席、党组副书记

  2004-2007年 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北京奥运会组委会执行主席、党组副书记

  2007-2008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

  2008-2011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党组成员,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组织委员会主任委员

  2011-2012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党组成员(至2013年3月16日)

  2012- 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党组成员(至2013年3月16日)

  老骥:我所知道的王岐山早年经历

  其父经历坎坷

  1950年代初运动一来,就有人把王家给查抄了,但到了1956年,建设部还是指名道姓,要把这位高级工程师调入北京。

  记得那是1957年,我的父母从上海奉调进京,我和姐姐、妹妹随父母到了北京。王岐山和我同岁,我们同住一个机关大院,而他也是上有姐姐下有妹妹。更巧的是,我们两人的姐姐、妹妹又是同岁,因此两家的三个同岁孩子,便常常“配对儿”在一起玩。

  我父亲是知识分子党员干部,可惜调到北京不久就领到一顶“支持右派向党进攻”帽子,1958年报中央监察委批准,留党察看二年,行政职务也一并撤销。王岐山的父亲,当年并未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他老人家性格内向,似乎不大喜欢多说话,倒是他母亲给我留下很深印象(见下文),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王岐山的父亲也是经历坎坷。

  王岐山的父亲当年是建设部直属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1929年,他从南开预科考入清华大学,专攻土木工程建筑。那时清华每届也就录取一百多人,王的父亲1933年从清华毕业,在那个年代应该算“稀缺人材”。我后来听王岐山说,他父亲清华毕业去了青岛,工作几年,抗日战争便爆发了,他父亲不愿给日本人干,青岛自然是待不下去的。没办法,只好去了王岐山母亲的老家——山东平度,在山区做教员。

  当时的山东,遍地抗日烽火,不过,共产党在山东有抗日根据地,国民党也有抗日游击区,平度,刚好是国民党的游击区。命运使然,平度的国民党看到王岐山父亲很有些抗日情绪,就给这位清华毕业的山区教员封了个“上尉”。及至抗战胜利,青岛成了国民党的五大“特辖市”之一,城市建设迅即提上议事日程,王的父亲当然返回青岛,重操旧业——做城市规划,搞土木建设。

  1949年,国民党给王岐山的父亲买了船票,劝其从青岛“撤退”台湾,可王的父亲认为:有能耐,有技术,共产党来了也要搞建设,何必跟着腐朽的国民党瞎跑呢?于是留了下来。没想到1950年代初运动一来,就有人把王家给查抄了。运动后期,党组织一查:王的父亲的那个军衔徒有虚名,因此,到了1956年,建设部还是指名道姓,要把这位高级工程师调入北京。

  “文革”之后,王岐山曾和父亲聊天,说起那段抄家往事,王父说,“也亏了那次抄家,受了惊吓,从此不敢乱说乱动”。王岐山对我说,他父亲的不爱说话,大约就是那次抄家留下的“病根”,不过,“文革”之前的反右派、反右倾斗争,他父亲却因为“说话少”而躲了过去。直到“文革”爆发,一度领取过国民党上尉俸禄的这桩陈年往事才被造反派再次“揪”了出来。

  还好,“文革”来临,知识分子都倒霉,王岐山父亲那时除了挨批斗,就是打扫单位卫生。而我的父亲,却不幸死在了“文革”批斗会上。王老先生是2001年逝世的,记得1980年代初我调回北京,去父亲的原工作单位申请落实政策,要求把“文革”被没收的房子退回我家,在建设部,恰好遇到王岐山搀扶着王老先生也去谈政策落实事项。看得出来,王岐山和我一样,也是孝子。

  我父亲1968年去世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王岐山的母亲——机关大院的居委会主任——崔大妈。我父亲的“问题”是1979年才平反的,整个“文革”期间,崔主任不仅从来没有歧视过我母亲和我们家,还常常悄悄跑到我家,拉着我母亲的手坐在床边,好言宽慰。

  王岐山母亲是1915年底生人,我母亲是1916年初生人,“文革”的高压气氛下,远亲不如近邻,我母亲“文革”后搬离那个大院的时候,还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去和热心而善良的崔主任打个招呼,那时候,崔主任早就退休回家了,但王岐山仍然常常回家探视母亲,也不忘给母亲过生日。 (南方周末)


 

编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