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惆怅甓湖烟水上 ——明初丞相汪广洋后裔寻访记

2014-03-01 08:58:25来源:扬州日报社

打印 字号: T|T
    寻踪
 
    历史上,高邮出过最大的官是明初右丞相汪广洋。史书介绍,汪广洋,字朝宗,元末进士,通经能文,尤工诗,善隶书。元末农民大起义中,被朱元璋聘为元帅府令史,江南行省提控,骁骑卫事,受命参与常遇春军务,先后在陕西、广东等地担任省参政等重要职务。明洪武六年、十年两次拜为右丞相。洪武十二年(1379年),因受胡惟庸毒死刘基案牵连被杀。历史记载朱元璋诛杀汪广洋,没有株连九族,那么汪广洋应该有后人,如今他们会在哪里呢?
 
    溯源
 
    谈到高邮汪氏,我首先想到的是汪曾祺,汪广洋的后代会不会与汪曾祺有关?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汪曾祺的妹夫金家渝先生和弟弟汪海珊先生存有汪氏族谱,于是我与林荣岩秘书长两次登门借阅。
 
    《汪氏族谱》十六开,八大本,宋绍兴三十年(1160年)编修,元至顺元年(1330年)、中华民国十二年(1923年)、公元1993年重修。细读《汪氏族谱》,加上金家渝先生的介绍,我们较为清晰地了解了汪氏宗族的源流。早在公元前576年,鲁国国王鲁成公与夫人姒氏生下一子,成年后仕显鲁国,封上大夫、颍川侯。《汪氏族谱》记述:汪氏得姓始祖颍川侯,“始生握手三日,及开,有字纹见于两掌,掌纹如剖,左水右王,指手为姓,汪名由取,亦及‘握纹堂’之由来也”。自颍川始祖到第44世祖汪华,汪氏宗族几乎世代为官,汪华初为吴国国王,后投唐,被封为越国公,受封地皖南,所以安徽汪氏多为越国堂。汪华生有九个儿子,七子汪爽,为唐歧王府法曹,宋元时追封“忠德”,汪爽的后人73世汪冠世由安徽休宁迁徙到高邮,他是汪广洋的祖父,为爽公派。继汪冠世迁居高邮后,汪华的长子汪建后人81世汪起凤也迁居到高邮,为建公派,汪起凤是汪曾祺(89世)家族的祖先。
 
    汪广洋出生在高邮,少时聪颖,通晓儒家经典,能写善文,颇具才华,曾师从元监察御史余阙,并进士及第。因元末政局腐败动荡,汪广洋寓居太平(今安徽当涂县)。汪广洋对家乡高邮非常有感情,从他的两首诗中可以看出来,一首是:“我家湖水上,长与竹为邻。今夜月明里,相看如故人。”还有一首是他官居右丞相后回乡探亲写的诗:“去乡已隔十六载,访旧惟存四五人。万事惊心浑是梦,一时触目总伤神。行过毁宅寻遗址,泣向东风吊故亲。惆怅甓湖烟水上,野花汀草为谁新?”这种“旧时亲友多零落,长是教人忆断肠”的感慨,可以看出汪广洋是个重情重义,家乡情结很重的人。不幸的是汪广洋在皇权与相权矛盾斗争的漩涡中被朱元璋下诏诛死。汪广洋的家是安在高邮的,《乾隆高邮州志》记载:“汪丞相广洋宅,在州西熙和巷内,今废为民居”。说明没有后人延续居住。汪广洋是有儿女的,他在《岭南喜得家书》诗中说:“尤闻小儿女,日日望回还”。42岁生日写的《自寿》诗中说:“堂中白发慈亲健,膝下红颜二子奇”。那么汪广洋的后人到了哪里呢?
 
    金家渝先生向我们提供了一条信息,他说,2009年4月,从山东临清来了三个姓汪的人到他家寻亲问祖,这三人自称是汪广洋的后代,他们告诉金家渝,汪广洋的后代后来在临清安家立业,并一直繁衍至今。这是一条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我与林荣岩秘书长、教卫文史委孙晓宝主任一起抽空赶往临清,进行实地寻访。
 
    现状
 
    汪氏族墓成山东省重点文保单位
 
    洪武十二年(1379年),中丞涂节向朱元璋报告,刘基是给胡惟庸毒死的,汪广洋应该知道情况。朱元璋召来汪广洋询问,汪广洋回答不知道,这使得朱元璋大为恼火,认为汪广洋庇友欺君,将汪广洋贬往广南地区。此时朱元璋又想到汪广洋在江西包庇朱文正,在中书省不揭发杨宪阴谋,再下诏书派专人赶至太平,将汪广洋诛死。汪广洋是“前脚才受贬,随后又断头,只因皇上疑,临死不知由。”
 
    那么汪广洋死后被安葬在哪里呢?明隆庆(1567-1572年)《高邮州志》记载:“相公坟,不详其名、代,或曰,丞相汪广洋坟也,其坟方三十余亩,在城西十五里茅塘港口。”茅港的相公坟为汪广洋坟只是一种说法,州志没有定论。对此我们与临清博物馆馆长魏辉进行了讨论。他认定汪广洋的墓在临清八岔路镇杨二庄村西300米汪广洋家族墓群中。
 
    汪广洋墓是在2009年12月文物普查中发现并证实的。其依据:一是《汪氏族谱明宰相后裔卷二》载:1392年,汪广洋长子子持为避牵连,推柩携子侄由山东福山迁至馆陶县杨二庄僦(音就,意租)屋而居,并将公之柩隐葬。二是此墓为圆形砖室穹隆顶墓,为明代墓葬,墓葬出土墓志一方,上有书写但不清晰字迹若干,隐约可见“洋”字,该墓发现遗骨两具,经鉴定为一男一女,其中男墓主人遗骨位置杂乱,由此可以推断,该墓为二次迁葬。三是汪广洋的墓与其后裔墓位置排列符合葬制风水习俗,而且与族中德高年长者的口传位置非常吻合。魏馆长自豪地说,汪广洋墓的发现,弥补了历史对于汪广洋葬于何处的空白,对研究明丞相汪广洋提供了最为有力的佐证。
 
    听完魏馆长的介绍,我们立即驱车去临清郊外10公里的八岔路镇,在汪达成先生的引导下,来到了汪广洋家族墓葬群。
 
    汪广洋家族墓葬群占地12亩,内有汪氏祖茔数十座,还有名人题字碑、牌坊、越国公汪华和忠勤伯汪广洋纪念碑、三祖纪念馆等古今建筑。亭松互映,柏碑交立,藏风聚气,庄严肃穆。汪广洋墓处于领头位置,墓碑上刻书“明丞相汪公讳广洋,字洪波,德配李、陈诰命夫人之墓”(汪广洋应该是字朝宗、号洪波)。其次是长子汪子持墓,再次是孙彦才、彦琛墓,再接着是重孙、曾孙等墓,其形制非常规范。
 
    汪达成先生向我们介绍,2009年,汪氏后裔捐资28万元,花了一年时间将墓园修缮完毕,2010年正月初五在此举行有3万人参加的祭祖大典。汪保远主席告诉我们,2013年10月10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发文公布第四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中就有汪广洋家族墓。说这话的时候汪主席还递给我山东省人民政府204号文件复印件,我看到,文上公布的文保单位有606处,明清时代汪广洋家族墓,序号253。
 
    魏辉馆长说,未来还要筹建汪广洋纪念馆,以进一步展示临清的历史文化,促进临清旅游业更快发展。
 
    释疑
 
    汪广洋子孙避祸迁徙临清
 
    在临清接待我们的是市政协主席汪保远,汪广洋文化研究会会长汪达成,副会长、自忠中学副校长汪寿杰等人。
 
    我提出了一个一直想弄清楚的问题:汪广洋的子孙为什么会在山东临清安家立业?汪达成会长解答说:洪武元年(1368年)二月,徐达、常遇春、傅友德率部平定山东,为保证北伐军顺利“直捣元都”,四月,朱元璋下令正式设置山东行省,并以“廉明持重”享誉其时的汪广洋为山东参政,负责山东行省政务。同年闰七月,随大将军徐达驻扎临清。在半年多的任职期间,汪广洋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抚纳新附,安定百姓,深得朱元璋的赞赏。这段经历使汪广洋在山东积累了一定的人脉资源和社会基础。
 
    汪广洋生前有一随行护卫武士姓陈,朱元璋赐名宜武。陈宜武一直为汪广洋的贴身护卫,实际身份是检校。检校是朱元璋安插在大臣身边的亲信,负责侦察在京中官吏的大小之事,检校是明朝特务机构“锦衣卫”的雏形。陈宜武虽然是朱元璋的亲信耳目,监察汪广洋的一举一动,但他却与汪广洋包括其家人的关系一直很好,经常有诗词唱和。明洪武九年冬(1376年)登州古港升为府治,在汪广洋的帮助下,陈宜武来到登州任知府。仕途乖舛的汪广洋高瞻远瞩,早已洞察朱元璋的险恶用心,作为“交换条件”暗中托付三个儿子与陈宜武,以避祸于福山县。
 
    洪武十三年(1380年),在汪广洋被杀后,有人上书,告左丞相胡惟庸谋反,朱元璋遂以“枉法诬贤”、“蠹害政治”等罪名将其处死,后又以谋反罪肃清“逆党”,株连杀戮者达3万余人。当时臭名昭著的锦衣卫四处搜寻功臣家人,全国上下一片恐怖气氛。隐匿于登州府福山县的汪氏三兄弟,为保族门周全,果断决议,由长兄汪子持携子侄迁徙他乡。而临清居鲁西,临河北,虽说京杭大运河从此经过,但人丁稀少,正是汪子持他们暗徙临清一带的契机。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汪广洋长子汪子持携长子汪彦才、长侄汪彦琛迁至东昌府馆陶县枣科里(今临清唐元镇西枣村,又称陶山)。
 
    汪达成先生介绍说,现已查明,汪广洋有三子六孙,长子子持与两孙居临清,次子子守、幼子子元,隐居福山,其他四孙也随父隐居福山,并改“王”姓,有的家谱自称“汪家王氏”,后有部分改回祖姓。慑于朱元璋的淫威,汪子持移居临清后未敢声张,至明永乐帝后期,广洋公四世孙才立彦才、彦琛为陶山一世祖。因朱元璋曾封汪广洋为“忠勤伯”,所以临清陶山汪氏支系以忠勤堂为堂号。
 
    汪保远说,临清市现有76万人,其中属汪广洋后裔的汪姓有3万多人,他本人是汪广洋18世孙,汪达成是17世孙,汪寿杰是19世孙,临清同堂汪氏有10代之多。汪寿杰插话说,上个月最小的世孙生了一个孩子,到目前为止同堂已有11代了。
 
    文学
 
    四库全书收编《凤池吟稿》
 
    这次寻访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汪广洋后裔对汪广洋的研究。2009年10月,临清市成立了汪广洋文化研究会,这是由汪广洋后人以及热衷于汪广洋文化研究的各界人士自愿组成的学术性、非营利性的民间社团组织,现有会员500多人。除了编修《中华汪氏通宗世谱·广洋支系谱》及《忠勤堂陶山支系谱》,研究汪广洋生平事迹,再就是注解《凤池吟稿》。他们将汪广洋定位在明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来研究。
 
    《凤池吟稿》是汪广洋所作的诗集,由元末明初文学家宋濂作序,该书共收集了汪广洋603首诗词,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凤池”是中书省办公地点院落中的水池,汪广洋任右丞相,主政中书省(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凤池也即是他办公室门前的水池,所以取名“凤池吟稿”。我手中也有两个《凤池吟稿》的版本,一个是台湾高邮同乡会从“中央图书馆”借出影印的版本,一个是文渊阁四库全书影印版本。汪广洋研究会从台湾高邮同乡会那儿得到一本《凤池吟稿》影印本,由汪寿杰老师主笔注解。汪老师说,在各方支持下,《凤池吟稿注解》已基本完稿,全书40多万字,待进一步修改后交出版社出版发行。
 
    临清之行,收获颇丰!告别时,汪达成、汪寿杰两位会长真诚地说:“你们辛苦了,感谢老家人为我们先祖做出的努力!期待下次我们去高邮,从你们那儿得到更多关于汪广洋的信息。”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能提供给他们什么信息呢?
 
 
  
 
 
编 辑:xbj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