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穿越新疆的古民居

2014-01-25 14:14:11来源:新疆经济报记者张迎春

打印 字号: T|T











  上天对新疆的眷顾,停留在许多文化遗产上,其中,就包括很多保留至今的古民居。

  新疆至今还保存着许多维吾尔、汉等不同民族的、独具风格的建筑。虽说主人早已不在人世,但当我走进这些房子的时候,看着各种精美的装饰,陈旧斑驳的墙体以及房屋主人留下的零星生活用品等,细细感受着古老的生活气息,不知不觉,就会产生一种感动。

  古民居,一直以来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似乎总像一个闲置的摆设,不使用它,也不太在意它。但是,在新疆进行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古民居被国家纳入了文物保护范围,就像一个庞大的文物队伍里,刚加入了一位新生儿,古民居受到了新疆文物普查队队员们的格外关注。

  1月12日,记者从新疆第三次文物普查成果的相关资料中发现,新疆目前保存完好的古民居,大都是清代建筑。目前,全疆主要的古民居有27处。

  现在,就让我们穿越时空,走进那些古民居,感受它们的精美、多彩以及主人生前各不相同的生活方式。巴里坤的汉式风格建筑

  冬天的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天寒地冻,到处是厚厚的积雪。记得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记者

  来到这里,当时的县委宣传部部长赵海燕亲自当讲解员,带着媒体记者去参观该县最大的文化特色之一,也是新疆最典型的汉式风格古民居。

  巴里坤县巴里坤镇汉城南街的榆树巷,狭窄又幽静,一眼望去,四五家典型的中原汉式风格的建筑,十分显眼。

  我们首先来到王善桂家。木制的门楼,灰瓦覆顶,带着檐柱,三层木雕板,上面雕着花、鸟等吉祥的图案,虽已褪去艳丽的色泽,但不失当年的华丽精美。门内是一个宽大的四合院,院内一共有正厅、主室、祠堂等12间屋子,古朴雅致,墙面上还贴着一些砖花。整个院子透着那种古老而又华贵的韵味,让我恍然觉得,莫非走进了中原地区哪个大户人家?

  赵海燕向我们介绍,王善桂家的宅院原来叫“王氏三槐堂院”,王氏先祖随岳钟琪平定了准噶尔叛乱后,官封四品,留守巴里坤,于是修建了这个宅子。原来,院子里还有主人院、后勤院和菜地,现在只剩下主人院了。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院子里,有一棵老树,气势壮观,正是这棵老树,陪伴王善桂的家族走过了270多年的岁月。

  一代代的王家人,都曾经住在这座老宅院里,到王善桂,已是第10代人了。现在,这个老宅子已经是国家级旅游景点了。

  从王善桂家出来,我们来到魁顺和巷的赵松石家。只见门楼穿斗抬梁,高耸坚挺,四层雕板,层层叠加,工艺考究,让人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当年的匠人竟然能有这么高超的雕刻技术。

  紧接着,我们又来到了七道巷。这里有很多老巴里坤名人的老宅子,比如张钧、白万忠、刘学信等。每一家的老宅子都有一个门楼,雕饰质朴简洁,一点不失中原建筑的精细,看上去就不是寻常百姓家。

  清朝时期,巴里坤远在西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汉式民居呢?我对此感到疑惑。赵海燕告诉我:“清朝雍正年间,宁远大将军岳钟琪带领众多士兵西征,平定了准噶尔叛乱。之后,很多士兵在巴里坤安家落户,所以巴里坤才出现了很多代表了中原地区建筑风格的汉式民居。”

  “当时,巴里坤是古丝绸之路新北道进入新疆的第一重镇,也是西域的咽喉要地,从史前时期开始,就不断有来自中原地区的居民到这里,很多人留守在了巴里坤,建房种地,安居下来。不过,当时要盖房子不是想怎么修建,就怎么修建,而是要根据自己的身份修建房子。一个房子的院子建多大规模,门楼是什么形状的,上面雕刻什么,都有讲究。因此,最明显的就是单从门楼上,一眼就能看出主人的身份是什么。”

  那么,这些古民居目前有多大价值?如何保护好它们?我们又见了一直生活在巴里坤县的该县文物局局长蒋晓亮,他兴奋地告诉我们:“国家、自治区以及巴里坤县,对这些古民居的保护都非常重视,现在,这些古民居已被列入了巴里坤县投资3000万元的文物保护规划中。”

  曾经辉煌一时的古民居里,发生过多少惊心动魄、引人入胜的故事,多得连蒋晓亮也一下子讲不清楚。不过,随着它们正在被全面修复、保护,巴里坤人的遥远的记忆也将被重新开启。鄯善的生土民居

  绿洲农耕文化,孕育了维吾尔族风格的古民居。

  在鄯善县吐峪沟乡的绿色沟谷中,有一个原汁原味的、充满泥土气息的麻扎村,如果不是坐着汽车一点点来到这个村,我还以为时光倒流,自己走进了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远古时代。

  这是现存的新疆最古老的一个维吾尔族村落,只有鄯善这块极度干旱缺水而又炎热的地方,才能保留下来这种很有特色的古民居。

  用黄黏土块建起的房屋,远远地,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鸟巢群,里面的窑洞、阁楼、土屋、地窖,密密麻麻,错落有致。再仔细看,它们是依山掏挖而成的,都是土木结构。这些从地面或从地下掏挖而成的窑洞,大多数是一层或二层,与整个院子连成一体,形成居室、储物间。每家每户都是土炕,冬暖夏凉,结实耐用。在那些古民居里,有木制的窗棂和门,上面雕刻着各种花朵,房屋有大有小,有高有矮。每个家庭或者居住在独立的一个院子里,或者居住在连成片的房子中。许多房子房套房,房连房,沿着山势连绵成一片,仿佛是被一群顽皮的孩子用泥巴随意捏出来的一个童话世界。

  伊斯兰文化和沙漠绿洲文化,在很早的时候,就在这里碰撞,产生了火花,让这些古民居绽放出了独有的地域特色和民族文化光彩。目前,麻扎村已入围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为了搞清楚这个充满了厚重文化的村落里,究竟还有多少文物,在新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鄯善县文物局的刘丽用GPS采集数据,再用普查软件录入数据,日以继夜,忙得不亦乐乎。当她走到麻扎村时,一股苦涩而又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

  时光已将古老的维吾尔族传统和民俗风情,完整地定格在这些古民居里,使其闪烁着“黄黏土文化”的光芒。喀什的维吾尔族民居

  如果说,鄯善县吐峪沟乡麻扎村的古民居,以久远著称,那么,喀什地区和阿克苏地区的古民居,算得上是奢华。

  在喀什市萨合亚社区的艾格来克其巷,有一座3层的土楼房,看上去有些破旧。但是当我走进去以后发现院子里非常宽敞,既有用来住的前室、后室,又有聚餐、纳凉的凉亭、土台,还有用来取暖、存放物品的壁炉、壁龛。最显眼的是,屋顶、檐柱、走廊和门窗上,到处雕满了石膏雕花,上面有桃、杏、葡萄、石榴、荷花等水果和花卉图案的花纹,雕法也很有特色,比如线雕、浅浮雕或透雕等,密集排列,显示着一种古朴华丽。一看,房主生前就过着奢华的生活。

  这种奢华的旧房子,在喀什市的热比娅·买买提民居、帕夏·沙地克民居、塔吉汗·麻木提民居等,我都看到过,甚至有些民居的屋顶、檐柱、走廊和门窗上,雕了近20种花纹。问其原因,喀什市文物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是受伊斯兰传统风格的影响,主人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和对大自然的理解,让桃、杏、葡萄、石榴、荷花等各种水果和花卉的图案雕刻在自己家里,与其说为了显示出主人的富贵,或者为了环境的美观,还不如说那是主人的生活理念、愿望和追求。还有彩画、拼砖等,上面的几何花纹和做工,让人感叹工匠的技术水平是那么高超。

  看着这些老房子,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这样的情景:炕、墙上,铺着红绿相间的花色地毯或毛毡,桌子、家具和被褥上,盖着彩色的绣花巾,屋里屋外,五彩斑斓,非常漂亮。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放着一张叫“卡塔”的床。夏天,家人躺在“卡塔”上纳凉。冬天,他们聚在“卡塔”前吃肉喝酒,唱着、跳着木卡姆,而陶醉。

  这种情景,对今天的喀什人来说,再也熟悉不过了。生活条件好了,很多人依然保留着这样的生活传统。但是在过去,在普通人家和贫穷人家,只有过节等重大场合才会出现这样的情景。

  历史的长风,吹过这些保存基本完整的古民居,一段土墙、一扇门窗、一块木雕,让我们可以真实地触摸到新疆人的智慧和创造力,从古代传承到了今天。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一个奢华的维吾尔族民居

  一个奢华的维吾尔族民居。。本报记者秦梅花摄

  吐峪沟民居

  吐峪沟民居。。本报记者李雄心摄

  清炖羊肉。。本报记者李雄心摄

  巴里坤汉文化建筑

  巴里坤汉文化建筑。。本报记者李远新摄

  烤肉烤肉。。本报记者李雄心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