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王十朋与名城泉州

2013-12-01 09:15:27来源:开闽三王网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晋江灵秀山上有座金相院,院中有几座寺庙,是宋时的建筑,香火也旺。寺庙边有一巨石,上建一亭,巨石上刻有一首七绝:“小小精篮亦自奇,一峰灵秀蕴幽姿。无缘细听山僧话,太守偷闲只片时。”署名宋王十朋。王十朋何许人也?
    王十朋是泉州太守,他一生好游山玩水,有一次,他在繁忙的公务中抽空前来观看这个“小小精蓝”寺庙,来去匆匆,连“山僧”也没有打一招呼,大概是“微服”私游的,还留下这首七绝诗。
    王十朋是于南宋乾道四年(1 168)十月至乾道六年五月在泉州当太守的。只有一年半时间,但却留下了许多诗文和墨宝。晋江县东石镇南天寺的“泉南佛国”四个巨字也是出自他手。南天寺,又称大佛寺,建于宋朝,寺中有三尊大佛,“泉南佛国”刻在大佛寺西
侧巨岩石壁上,每字高达6米有余。有人疑为寺中的和尚书写的。我以“泉南佛国”与灵秀山金相院的那首七绝笔迹皆颜魂柳骨,笔力苍劲。更可证明的是,王十朋在《承天寺(泉州名寺)十奇诗》第四首《瑶台明月》有“佛国泉南为甲刹”句。“甲刹”为一等寺院,此句是说承天寺是泉州第一等的寺院。泉州寺庙之多,王十朋亲眼所见,所以称为“泉南佛国”。不过,这四个大字是王十朋游南天寺书写的。
    王十朋留在泉州的诗文很多,城内、郊外,足迹所到之处,咏物、咏景、咏事,皆有感而发,出口成章。大多是爱民忧民、劝善戒恶之作。时亦欣然命笔,勒石纪念。他的那首《刺桐》在泉州许多文人中都会背出口:“初见枝头万绿浓,忽惊火伞欲烧空。花先花后年俱熟,莫道时人不爱红。”南宋时,泉州已跃为中国最大的港口,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称它为“东方第一大港”。其时泉州城遍植刺桐花,泉州有刺桐城之别称由此而来。王十朋笔下红花绿叶的刺桐,谁人不喜欢呢!
    也许是文人吧,王十朋当官有一种文人的气质和品位。他到泉州上任伊始,宴请了所属的七县县令,席间这位太守大人作了一首七绝:“九重天子(天子又作宵)爱民深,令尹宜怀恻隐(隐又作抚)心。今日黄堂一杯酒,使君(又作殷勤)端为庶民斟。”这首诗比讲一些大话、空话效果要好,它琅琅上口,好记,内容也很实在。用现在的话来说:你们这些县太爷,要和皇上同心同德,对老百姓要有恻隐之心,今日请你们来喝酒,你们要为老百姓多办实事啊。
    王十朋确实是一位爱民的好官。泉州治所前原建有一戒石亭,立宋太宗御制戒石铭戒石一方,铭日:“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苍天难欺。”亭因年久而失修,王十朋赴任后为之重修一新,并作戒石诗一首,诗长些,但颇耐人寻味,现抄录如下:“君以民脂膏,禄尔大夫士。脂膏饱其腹,曾不念赤子。贪暴以自诛,诛求不知耻。指呼有鹰犬,嗜欲肆蛇豕。但言民至愚,孰谓王在迩。昭然甚可畏,殃必反乎尔。圣训十有六,简严具天理。大字刻山骨,朝夕临坐起。一念苟或违,方寸宁不愧。清源庭中石,整顿自今起,何敢警同僚,兢兢惟己。”可见,当时的吏治是很腐败的。王十朋阐发“圣训”十六字,警戒自己和他的同僚。近千年前的封建官吏这样做,是何等的可贵啊。
    王十朋在泉州短短的时间内,为百姓做了许多实事、好事。他体恤民情,减轻百姓负担。如他废除前任太守食盐官营专卖禁令,允许盐民出售私盐,使盐民得利。在泉州大旱,禾苗枯萎的日子里,他下乡住在泉州城外的法石僧舍。“清源(泉州古之别称)太守鬓如蓬,未遂归农又劝农。农事正兴天不雨:谁能唤起老黄龙。”这年,王太守只有五十八岁,但已经是白发苍苍了。眼看天公不作美,农民遭受煎熬,他的心情怎不焦急。而当飓风大作之时,他又牵挂着农作物的收成和沿海船舶的安危,他的心与老百姓连在一起,急忙“焚香叩苍天.,防患问耆丈”。灾后又亲自查访民情,帮助灾民修理破屋。他还免除惠安县被海潮淹没的田地税赋,修浚晋江县的田塘。他常常下乡劝导农民勤于农事,尽量减轻农民负担。
    王十朋到底是一位文人,以“乐育人才为己任”。任泉州太守时,用自己的薪俸在城中心建造贡院,为泉州下属各县士子考秀才之所。元宵佳节,又亲自在贡院举行宴会,为上京应试的泉州士子饯行。他还经常拜访地方贤士,召集诸生讲学。南宋时期,泉州文风大开,仕人迭出,同王十朋重视教育,尊重人才大有关系。
    乾道五年冬,王十朋调离泉州。泉州百姓男女老幼涕泣遮道苦苦挽留,还仿效饶州百姓挽留王十朋的做法,把他必经的桥梁拆断。弄得王十朋不得不绕道而行。百姓还是跟随他出境,送到仙游县枫亭驿。被拆断的桥梁后来重修,为了纪念王十朋,命名为“梅溪桥”。泉州人还在东街建一“梅溪祠”,四时祭祀。当时赫赫有名的理学家朱熹称他“疏畅洞达,如青天白日,磊磊君子也”。王十朋在泉州的佳作名篇,在泉州的善政功德,如今还在泉州百姓中传颂。古往今来,凡是为老百姓办实事、做好事的官,不管他是什么级别,老百姓是永远怀念他、纪念他的。
 

 

编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