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寻根问祖河曲行

2013-08-06 18:37:36来源:巴彦淖尔日报 

打印 字号: T|T

    自古以来,王姓作为一个大姓,遍及华夏大地,历史源远流长。我王氏家族和其它家族一样,在历史的长河中,生生不息,传续至今。仅就后套王氏家族而言,从曾祖父弟兄两人走西口迁徙来到后套算起,已经有110年的历史了,宗族已传到第七代,王姓人数也达到了330多人。家族之大,令人羡慕,人口之多,后套少有。我做为王家的后代,为王氏家族的兴旺发达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可是,王氏家族的根在何处?始祖何人?因何演变?缘何聚散?这些问题常常在我脑海里打转,使我剪不断,理还乱。
  “参天之木,必有其根,环山之水,必有其源”。
  2013 年2月25 日,我们一行6人,受家族的委托,踏上了探微溯源、解疑释惑的征程,企图想透过扑朔迷离的历史,为族人们寻觅后套王氏家族之根。
  是啊,后套王氏家族,始于二十世纪初,距今已有110年的历史了。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我们的家族离合演化,创造过辉煌的历史,也遭受过莫大的屈辱。如今,整个家族不仅枝繁叶茂,人鼎兴旺,而且培育出了许多优良品格。
  我们这次后套王氏家族大聚会活动,旨在通过聚会这个平台,让家族的每一个成员都能够了解历史,不忘过去,继承和发扬孝行天下的良好美德,加强相互之间的联系,密切亲情关系,强化家族意识,为整个家族的崛起和兴旺发达而努力。
  晚上7点钟,车开到准格尔旗沙圪堵镇,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到达终点的时候,前轮轴承打了,凑巧的是,车坏到了汽修厂的大门前,而且,汽修厂的老板是小陈司机的朋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第二天,我们只好租车前往十里长滩,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赫赫有名的十里长滩。原来是一个群山环绕的村落。高低起伏的地形和狭窄细长的街道,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好。
  然而,居住在山里的人们,他们那股对客人的热情劲儿,令我们久久难忘。我们的车开到王家圪旦,找到一个姓王的人家,主人叫王二小,今年68岁,是曾祖父辈上从河曲搬迁到这里的。经过和王二小交谈,我们才知道,他们的“都甲”是“崇凝都4甲”,按“都甲”推断,不是本家。不管是不是本家,王二小和妻子及兄弟,对人十分热情。他们把知道的情况一一介绍,并给我们提供了“崇凝都6甲”本家王姓的线索。
  按照王二小提供的线索,我们返回到沙圪堵镇,找到了防疫站退休干部王启云。按“都甲”对照,仍不是本家。就这样,在无任何收获的情况下,结束了第二天的行程。
当火红的太阳从东面升起时,寻根旅程的第三天开始了。我们决定重返十里长滩,再次进行深入调查。
  上午9点钟,我们来到长滩村委会,找到办公室任主任。说明来意后,任主任接待了我们,并通过电话打问了村内王姓的居民。
  尽管任主任很负责任,但仍无任何结果。寻根问祖成了大海捞针,我们的行程陷入了艰难的困境。
  这时,我们发现村里有一座庙堂。于是,我们来到这个佛教圣地,企图想求助神灵的指点。之后,我们决定直奔河曲,到那里去实现我们这次寻根之旅的目的。
  十里长滩到河曲,乘车不到一小时的行程。沿着弯弯曲曲的黄河,我们来到了这个抱有希望的地方。
  河曲——三晋与陕、蒙接壤的一座边城。滔滔黄河,曲折迂回,沉淀了大河岁月的精魂;莽莽塬壑,纵横沟堑,延伸出走西口先民坚韧不屈的脊梁,这里的乡俗风土,质朴淳厚,浸润着山曲民歌的亮丽风情。
  来到河曲,已是中午12点多了,我们想吃的是故乡的酸粥。于是,我们找了个饭店,饱饱地吃了一顿。好啊,粗茶淡饭,传统饮食。这顿饭,更勾起我们对祖先的思念。
下午,来到县政府,通过人防办主任许旺全,找到县地志办主任牛少山。牛少山是本土作家,有数百万文字面世,对于河曲的历史,更有颇深的研究。他兴致勃勃地向我们讲述了许多历史轨迹和有关知识,使我们大开眼界。特别是在他这里,我们才弄清楚“都甲”制度的真真含义。
  2月28日,是我们这次寻根之行的第四天。在县政府办公室,我们遇到了沙坪乡党委书记王军。王军的家族“都甲”是“崇凝都7甲”,与我们的“都甲”靠得很近。这位年轻领导对我们的来访表现出了极大地重视和关心,他不厌其烦地打了很多电话,为我们打听“崇凝都6甲”的本家人,他的举动让我们十分敬佩。
  下午,通过王军的介绍,我们又来到河曲县供电局退休干部王根维家。王根维今年61岁,曾担任过县供电局的经理,是个热心于修编家谱的人。他对于河曲王姓的分布及历史轨迹具有较全面的研究。
  在王根维家,我们整整呆了一下午。他通过电话,打问了数十家王姓,但仍不能随愿。晚间,我们宴请了王根维弟兄二人。在酒桌上,围绕寻根问祖的主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深入探讨。与我们同行的王永和还为大家演唱了《走西口》等剧目,使在座的各位都十分开心。
  时间已延续到寻根问祖的第五天。王根维答应和我们一起去村子里打问王姓本家。我们首先来到位于县城南郊的移民村,在王支生家立住了脚跟。王支生是个了不起的村民,当年县里修编县志,他还是成员之一。
  王支生被我们的行动深深打动了,他为我们复印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在交谈中,他说了一句十分朴实的话,使我的眼泪显些奔出了眼眶。他对我们说:“做人应该知道自己身世的来龙去脉。”
  在王根维的带领下,我们又来到了巡镇夏营村。这是黄河边上的一个古老村庄,据说已有四、五百年的历史,古城墙和古建筑仍然可见。停下车子,放眼望去,满目沧桑。难道这里就是我们的祖先曾经住过的地方吗?
  在村里,我们找到王秋生、王春光、王曙光等人,据他们介绍,这个村一共有400多户人家,其中,百分之八、九十是姓王的。十九世纪末期,晋西北大旱,村民们无法生存下去,村里的人纷纷向外逃荒,据说一部分人后来去了后套。
  王春光带我们参观了王公寺,并介绍了“崇凝都”辈分家谱的有关情况,始祖王鼎像也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这一幕,让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山西河曲巡镇夏营村,便是“崇凝都”王姓的老家,前明时期的王鼎是这个家族的始祖。至此,寻根问祖之行取得初步成果。
  3月1日中午,王根维弟兄二人为我们寻根问祖取得成功举行了庆祝午宴。下午,我们踏上了返程的旅途。到傍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东胜,居住在此地的王军为我们举行了招待晚宴。次日,我们顺利归来,完成了寻根问祖的全部里程。
  这次寻根之行,历时6天,行程一千多公里,走访了内蒙古准格尔旗薛家湾镇长滩村、山西河曲县等地,了解了祖籍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和当地的风土人情,掌握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对王姓的起源和始祖传说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为王氏家族大聚会的举行和家谱的撰写提供了可贵依据。
  所到之处,得到了当地政府和各级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和鼎力相助。特别是在王根维同志的帮助下,找到了“崇凝都”王氏族人的老根据地——河曲县巡镇夏营村,见到了崇凝都始祖王鼎的画像。
  这次走访考察,还纠正了一直以来对老家出处认识上和说法上的错误。一是过去老人们传说的老家是河曲十里长滩的,这一说法不准确。经过走访了解到,十里长滩过去属于蒙古人管理的地盘,没有“都甲”制度,凡是有“都甲”的汉人,都是从河曲搬过去的。因此,我们的祖籍应该在河曲县。二是过去所说的“陈林都六甲”,在口头传说过程中,字音上存在误差。我们了解到,河曲县在明清时期制定的“都甲”制度中,一共有5都48甲,涵盖221个村,根本就没有“陈林都”,而应该是“崇凝都”。
  这次考察,在取得成果的同时,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没有按照预定的目标找到“崇凝都6甲”的本家人,这一点令人十分遗憾。寻根问祖暂告段落。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