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郑爱居旧藏碑帖略考

2013-08-02 11:38:45来源:看艺术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历来除治史者外,骚人墨客、达官显宦、富商巨贾也都以收藏金石碑帖为时尚,降至明清,此风愈烈,满清入关后,文化禁锢,夫子士人不言世事,转而沉于故纸堆,考证五经、注释史籍,收藏钟鼎碑版,因此成绩斐然。

  金石研究,一需充足的实物,二需雄厚的资金,三需深厚的学养,这往往需要几代人积累,因而金石学多以家族形态存在,父子相传,祖孙相继。

  

  郑爰居(1891—1958)

  郑时(1891 - 1958)亦名再时,字云渠,号爰居,书斋“寒松堂”,律师,辛亥革命后率先剪掉辫子被戏称为“郑大和尚”。他无论钟鼐彝铭甲骨简牍,无所不通,同时精于治印篆刻。解放后他将37 箱藏品捐献国家,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为其颁发奖状,青岛图书馆的众多古籍即他的藏品。

  郑爰居的碑帖藏品中很多都是来自同乡王氏家族、刘氏家族的收藏。这两大家族数代为官,家学渊源,且都精于碑帖版本、金石书画,品类之盛名冠齐鲁。单从收藏印“戟门所得金石”、“王绪祖长寿年宜子孙”、“暂为郑爰居有”、“王锡棨长寿秀宜子孙”、“王氏金石”、“王维朴旧藏”等即可见得。

  刘氏家族即大学士刘墉一族,其孙刘喜海(?—1847) 酷嗜金石碑刻。而匡时此次上拍的多为王氏家族藏品,其家族知名度最高的人即“甲骨文之父”王懿荣。王氏家族的收藏分两大块:一为王懿荣及次子王崇烈之藏;一为王锡棨(王懿荣族叔)祖孙四代之藏。
  “好古成魔力最坚”——诸城王氏

  山东诸城王氏,天眷其后,世泽蝉联,自洪武年间始,子子孙孙俱以科举荣登仕途,共出进士24 人,举人58 人,贡生58 人,秀才357 人,其中翰林6 人,封疆大吏3 人。

  王懿荣及子王崇烈一支的收藏历经两代,而王锡棨一支的收藏持续了百三十余年,历经四代,终毁于吸食鸦片的五代孙王津。

  

  爨宝子碑 初拓 纸本册页(12 开) 23.5×25cm 邵福瀛、涂子厚、孙翠民题跋

  王玮庆(?—1842 年) 是家族的第一代收藏者,进士出身, 官至户部侍郎,尤善收藏书画、碑帖、封泥,著《蕉叶山房书画碑帖目录》3 卷。

  王锡棨(183—1870) 字戟门, 王玮庆之子,第二代藏家,继承家藏,广搜书画、碑帖、古泉、印谱,著《泉苑萃珍》4 卷、《古泉汇考》16 卷、《亦佳室印集》7 卷、《青箱古籍》16 卷。惜天不假年,37 岁早逝。

  王绪祖(1853—1919) 字兰溪, 官至内阁中书, 第三代藏家。他在40 年里几乎每月都有收获,而其妻孙婉如心灵手巧,精于绘事、摹拓, 所制拓片比丈夫更精妙,在此次春拍的藏品中就有一方细朱文小篆印“东武王那阁命侍姬孙婉如拓”数次出现在各种拓本中。王绪祖在京为官期间与收藏家黄仲搜、端方交往密切,但在思想受到族弟王懿荣最大。王懿荣殉国不久,王绪祖便离京返乡,一面整理祖上收藏, 一面致力古泉研究及甲骨文收藏。

  王维朴(1897—1931) 字齐民, 四代藏家,他掌门时家藏已蔚为大观, 仅甲骨已达万余片, 三代吉金如、书画碑帖琳琅满目。王维朴潜心整理,辑成《诸城王氏金石丛书》,第一、二集于1930 年编成, 编辑第三集时因病身亡, 终年34 岁。

  王维朴去世后, 家藏在游手好闲、吸食鸦片的王津一代灰飞烟灭。
 

  爨宝子碑 初拓 纸本册页(12 开) 23.5×25cm 邵福瀛、涂子厚、孙翠民题跋

  王氏家族的另一支收藏大体上从王懿荣开始。王懿荣(1854 一1900) 字正儒、廉生, 谥号“文敏”,进士出身,甲骨文之父。他酷爱金石学, 有诗云“好古成魔力最坚”,与族人王绪祖甚好, 以兄弟相称。他撰书《南北朝存石目》、《汉石存目》2 卷(分字存、画存),自识:“近世所存汉石已尽于此。此目石亡文存者不录,重摹伪造者不收。”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时, 王懿荣舍生取义, 偕继室、长媳投井殉国,时年55 岁。王懿荣的子女多夭折,时四子崇焕9 岁,所以藏品被而立之年的次子崇烈继承。

  王崇烈(1870—1919)字汉辅,举人,精经学、金石学、训诂学,而为了还债,他将父亲所藏青铜器等文物卖予光绪之师翁同和等人,并将一千余片甲骨文半卖半送给其父门生刘颚,助其编拓《铁云藏龟》。
 

  

  毛公鼎 初拓 156x69cm

  乾嘉拓本《马鸣寺碑》

  《魏马鸣寺根法师碑》亦称《马鸣寺碑》,北魏正光4 年立于山东广饶县,清初尚被学界重视,现能见到的最早拓本为乾隆朝版本。此碑乾嘉时的拓本碑身完好,而从道光、咸丰时的拓本看,自第二行“白”字下“雪”字上起,至末二行第四字斜裂,又自第二行“润”字至八行“西”字裂成三角形,断纹明显。咸丰、同治年间断裂为三,断纹经过之处字皆大损。而此次匡时春拍推出的《魏马鸣寺根法师碑》拓本品相完整,上有刘位坦的印章“天咫宦所收碑版拓本”、“刘位坦”、“丁未(1847年)”、“宽父”等。刘位坦字宽夫,斋号天咫宦,大兴人,道光

  五年拔贡,金石名家刘铨福之父,家富收藏金石书画。另,此拓本上有王绪祖的印章“续祖审定”、“兰溪所藏”,郑爰居的印章“暂为郑爰居有”,赵之谦的印章“汉后隋前有此人”。

  陈介祺、郑爰居藏《毛公鼎》

  毛公鼎在陕西岐山出土后先是辗转到了西安古董商苏亿年手中,1852 年被陈介祺收藏,秘而不宣,其至交金石家吴式芬求一拓本而终不可获,其难可知矣。陈介祺(1813—1884)字寿卿,

  号簠斋,晚号海滨病史,山东潍县人,金石学家,吏部尚书陈官俊之子,道光进士,翰林院编修。

  陈氏去世后,此鼎又递传两江总督端方、北洋交通总长叶恭绰、巨贾陈永仁收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匡时春拍的《毛公鼎》拓本即为毛公鼎的第二代主人陈介祺旧藏,上钤有陈介祺的印章“文字之福”、“滨海病吏”、“万印楼”、“簠斋”、“半生林下田间”,并钤郑爰居的印章“再时长寿”、“郑爰居藏”。毛公鼎传世墨本以陈介祺拓本为第一,甚罕见,多见之者为陈氏后人所拓,然此拓本施墨浓淡相宜,绵润之至非后来拓手所及,皆钤其原印,与原拓真赝极难辨。
 

  快雪堂法帖 涿拓本 纸本册页(6 册) 28.5×26.5 cm 汪绎旧藏

  初拓12 开《爨宝子碑》

  两晋时有两件旷世书法: 一为名扬宇宙的《兰亭序》;一位沉寂千年的《爨宝子碑》。《兰亭序》不见天日久矣,而《爨宝子碑》“上承两汉隶分之递变, 下开隋唐正书之先河”,于1778 年在云南曲靖出土后震惊海内外,康有为赞曰:“南碑今所见者, 二爨出于滇蛮, 然其高美。”

  匡时春拍的《爨宝子碑》为12 开初拓,上有邵福瀛、涂子厚、孙翠民的题跋、印信,另有多人的收藏印,其中亦有“徐悲鸿印”,别有一番生趣。另外,此次还有其它版本的《爨宝子碑》及《爨龙颜碑》上拍。

  琢拓《快雪堂法帖》

  《快雪堂法帖》为明末河北琢州冯锉所刻, 几经易主人后被运至福建,后又进入乾隆内府。此碑的拓本有三种: 一、因冯氏为琢州人, 故早拓称“琢拓”;二、第二任主人黄可润为福建人, 遂福建时的拓本为“建拓”;三、进入皇宫时的晚拓本为“内拓”、“京拓”, 以拓首的乾隆御书《快雪堂记》为别。匡时春拍推出的汪绎旧藏6 册《快雪堂法帖》为“琢拓”,仅仅磨损数字,尤其珍贵。其上钤印“汪绎别字东山”、“庚辰状元”。汪绎(1671 - 1706)字玉轮,号东山,江苏常熟人,康熙三十九年进士第一,翰林院修撰,为人疏狂,作官三年便退隐告归。

  梁于渭藏《散氏盘》

  匡时春拍的这张《散氏盘》拓本为纸本立轴旧拓,曾经梁于渭收藏。梁于渭(?—1913)字鸿飞、杭雪,广东番禺人,光绪十五年进士,喜丹青,好金石,藏六朝至唐、宋碑志千余种,蓄古钱造像甚夥。此拓本有梁于渭的题跋“散氏盘、番禺梁杭雪题眉”及印信“番禺梁于渭藏金石文字之记”,另钤他人多人收藏印及题跋。

  另外,此次推出的还有150 余种拓本都是王氏家族及郑爰居等金石名家、社会名流旧藏,如柴祖惠题跋的旧拓《汉三阙》、旧拓《唐王居士砖塔铭》、罗振玉旧藏并题签条的明拓《曹全碑》、张大千题签条的旧拓《嵩高灵庙碑》、吴广霈旧藏并题跋的旧拓《韩仁铭》等。

  此次匡时春拍大规模地推出碑帖拓本,不仅是在为2012 春拍增添活力,还在挖掘、引导着中国古典文化的魅力和传承,使更多人认识到本民族文化的巨大价值。而历来市场反应较好的碑帖拓本是名家题跋和年代比较早的版本,我们相信,此次这批传承有序、出自名门的碑帖拓本一定会创造出本类拍品新高,并掀起一次碑帖拓本市场的狂潮。

编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