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俊桦:王氏族谱打开东莞文史阅读之门

2013-06-25 06:55:29来源:南方都市报

打印 字号: T|T

粉墨登场       原标题:这里每一个角落都散发东莞历史的体香

  王俊桦,莞城人,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

  在人们印象中,文史研究者一般是上了年纪的人,但不足三十岁的王俊桦对文史的投入让人惊叹。“纯粹是兴趣,跟工作无关。”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的他,爱上东莞文史书籍的收集与阅读,最初源自追寻他们王氏的族谱。之后王俊桦以此对跟东莞文史有关的书籍做了发散式收集和阅读。目前他藏有图书达5000册,尤其以东莞县志、镇志为齐全。

  兴趣溯源

  王氏族谱打开文史阅读之门

  自幼喜爱历史文化的王俊桦,高考时把历史专业作为第一志愿。上大学前,父亲嘱咐他,好好学习历史的同时,留心寻找散失的王氏家谱。寻找族谱,是王俊桦第一个关于东莞历史的任务。最初,在中山大学图书馆、广东省中山图书馆等处查找,未有所得。2006年,王俊桦上大二时,无意中从东莞本地一份报纸上看到他们族谱名为《圆沙王氏家谱》。“豁然开朗,以前不得其法,一直以为是东莞王氏,索引不准确,查起来难度很大,因为东莞还有厚街王氏、石排王氏等。”

  得知了具体谱名后,王俊桦很快就查到他们王氏的族谱,一份在美国波士顿大学图书馆,一份在香港大学图书馆。到了香港大学,真的找到了这本家谱。可惜香港的图书管理制度严格,同一个借阅者无论拍照、复印都不允许超过原书的三分之一。王俊桦去了很多次,终于把家谱拼全,带着完璧归故里。

  书痴之路

  3000元买套民国版《东莞县志》

  历史研究,必先有历史资料,收书、读书就成了头等大事。王俊桦从读大学时开始买书,每个月坚持从伙食费里挤出200多元买。大学期间,开始用零用钱买书。新书太贵,就去掏旧书。那时候,逛旧书肆成为他每周的消遣。旧书便宜,可是旧书摊的环境都比较脏乱,旧书都是一摞一摞的堆在地上。要想找到心仪的书,必须亲自动手,从书海中掏掏看。也是在旧书肆,王俊桦找到了很多东莞的书籍,只要是零花钱够,他就会买下来。

  参加工作以后,研究收藏东莞相关书籍依旧是他最大的兴趣,只是休假时间太少,不能再回到经常去旧书摊淘书的岁月。但有了收入,他转为收集东莞相关的线装书、民国史、港台书以及地方志。这部分的书价一般都偏高,就算淘到书,经常也买不起。有时,一个月的工资,只够买得起一套或两套书。

  王俊桦的房子还没装修好,书柜都堆在客厅里。进门时,不熟悉的人还以为是鞋架。“从我2009年毕业开始,一年一个,连续四年买了四个,不过也早满了。”王俊桦说常用的书才放这里,有1000多册,还有民国线装书、古籍等五六百册,另外的装在箱子里,加起来共有5000册左右。

  打开靠窗口的书柜门,可以看到崇祯、康熙等多种版本的《东莞县志》,也有东莞最早的志书《天顺东莞旧志》。尤其难得的是一套五本的民国版的《东莞县志》。“这是台湾在上个世纪60年代出版的,花了3000多元在网上淘到的。”此外,王俊桦还藏有东莞各镇区志书,以及经贸、交通、水利、农业、教育等行业志书。

  书亦有道

  慢慢琢磨出选书护书的门道

  王俊桦读书甚博。张其淦的《东莞诗录》是他的最爱,不过他读诗是“以诗证史”。“该书没有收入明末著名诗人李觉斯的作品,一开始我不解,后来查阅史料才知道编者张其淦的张氏家族与其人李氏家族有恩仇。”难怪东莞有谚语:“李嫁张,不成双;张嫁李,无后尾。”在王俊桦看来,史志是官方的,有些记载简略甚至偏颇,但文学作品的描述往往可以补充这种缺憾。

  书多了,王俊桦慢慢地琢磨出了选书、护书等各种门道。“以文史类看,中华书籍、上海古籍、三联等出版社最佳,浙江古籍、江陵刻印、社科院等为次,省内的,广东人民勉强可以,其他的基本不收了。”为了腾出地方,选出不要的书籍,论斤卖掉,因为买书太多,他曾经在今年1月份时论斤卖掉几百斤。“都是一些版本不好的书,包括成套的《四库全书》。”而古籍或珍贵的书,他全部用塑料袋密封保存。

  王俊桦指着一套《学蔀通辨》说,这是明朝陈建所撰。“品相很好啊,可以算十品。”为了保护这些书籍,他自己学会了简单修补,还买了紫外线灯定期杀虫。“读大学时不注意保存,把一本被虫蛀了的书跟其他书放在一起,结果全坏了。”

  声音

  希望东莞能出现一个爱好东莞文史的圈子,以便互相交流。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郑子龙

  作者:郑子龙

编 辑:wangshi 标签:王俊桦 氏族谱 打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