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媒体称王岐山为反腐领军人物:风格硬朗务实有为

2013-06-19 06:43:10来源:廉政瞭望

打印 字号: T|T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落马,纪检监察系统“清卡”正酣,履新200天前后的两件大事,清晰地勾勒出中央纪委履新以来的发力点——抓贪官、强队伍。”
  6月2日,新一届中央纪委低调迎来履新200天。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落马,纪检监察系统“清卡”正酣,履新200天前后的两件大事,清晰地勾勒出中央纪委履新以来的发力点——抓贪官、强队伍。

  作为中国反腐领军人物,王岐山200天来的一言一行备受关注。无论是“当前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的思路之变,还是打出的反腐“组合拳”,都凸显出其硬朗、务实、有为的个人风格。

  本期策划,我们溯源倪发科不为人知的官场往事,梳理中央纪委的“出招”与“变招”,以求从中探寻未来五年的反腐路径。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开局,更是一份持续给力的约定。

  “这个人能力还可以,能干点事。如果不出这事,就圆满了。”

  倪发科落马调查

  文_本刊记者 徐浩程 发自安徽

  十八大后,第四名省部级高官在安徽落马。

  6月4日,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安徽省纪委官员翟英告诉《廉政瞭望》记者,早在年初,中央纪委就曾要求倪发科到北京接受谈话,当时他还是安徽省副省长,“这次算是正式公布接受调查,但他被带走的时间要早得多”。

  倪发科也是安徽12年来落马的第四名副省级官员。此前分别是王怀忠、王昭耀、何闽旭。

  安徽省政府官员李明称,倪发科被调查可能是涉及三方面的问题:借企业牟利、帮亲属介入六安城市建设开发以及干部人事任用上的问题。

  或涉多项违规

  对于网上热议的倪发科涉嫌在南陵县“粮库满仓骗朱镕基总理”的猜测,记者采访的数名安徽官员均表示不清楚。也有人质疑称,可能他知情,但未必是主要责任人。

  几名知情人士称,倪发科主要问题出在六安。

  倪发科的仕途可大致分为三个阶段:芜湖时期的顺风顺水,几乎每两三年“一调整”,多岗位任职,40岁即任芜湖市委常委;1999年,倪发科调到六安,先后任行署专员、市长、市委书记,其中市委书记一职担任了6年;2008年,倪发科到合肥,任安徽省副省长,直到今年2月。

  “正是他在六安任职期间,涉嫌帮助亲属介入六安城市开发,以及干部人事任用上的问题。”李明称。

  在六安城市建设中,倪发科亲属涉嫌搞土地开发,在他干涉或默许下“拿了很多项目”, 六安市一名王姓退休官员称。据称,今年年初以来,该市数名房地产企业老总被调查。

  对于干部人事方面的问题,李明不愿意多谈,“我只能说,倪发科是在六安起家的,也就意味着相当一批人受益于他。他在六安经营了8年,很多干部都是他一手提拔的。”

  不过,这次倪发科落马,更主要原因可能是他插手霍邱铁矿开采,“涉嫌在大昌(矿业集团)牟利,可能不是没有根据的。”李明告诉记者。

 有媒体称,倪发科与大昌矿业董事长吉立昌关系甚密。在酒桌上,吉立昌曾搭着倪发科的肩膀称“发科老弟”。

  6月7日,记者来到大昌矿业所在的霍邱县马店镇。这是一个偏远的小镇,矿产资源并没有给它带来超越其他乡镇的繁荣,反倒是运矿大卡车频繁往来,在路上轧出一个个大坑。

  在大昌矿业办公楼,记者看到倪发科被调查一事似乎并未影响到公司正常运营。相关人士透露,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一定比例的股份,而今年年初吉立昌也被纪检机关带走。对此,大昌矿业均拒绝回应。

  整个马店镇最高、最新的建筑是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员工宿舍楼,该公司是2010年大昌矿业与首钢集团控股子公司合资成立的企业。

  也许正是因为这次合作,加速了倪发科的落马,一名王姓退休官员分析称,新公司虽然名义上是首钢方控股,但是首钢方在人财物方面都没多少权。

  之所以说加速,是因为霍邱县已探明铁矿资源排全国第五,“有几个地方的钢铁企业都在争,包括湖北的、安徽的,各方势力都看到这里,都在角力,稍有不慎就容易出问题。他还敢去持股,出问题是迟早的。”

  有媒体报道称,倪发科被调查还可能与马钢集团有关。倪发科主政六安期间,马钢集团获得了多块矿产资源的开采权。而今年1月,马钢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因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

  “这个人,可惜了”

  倪发科落马的消息,在安徽官场流传已久。

  今年2月的安徽省“两会”上,59岁的倪发科不再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关于他被“两规”的传言不胫而走。

  3月21日,王学军调任安徽省委副书记时,倪发科虽然已经没有任何任职,仍然出席了当天安徽省召开的省委扩大会,“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李明称,当晚安徽新闻联播还播放了他出席的镜头。

  6天后,倪发科还到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合肥语音信息研究院调研。有人认为,这或许是对被“两规”传闻的某种官方回应。

  当6月4日监察部发布信息时,数名安徽省官员均表示“很突然,‘软着陆’的传言破灭,中央反腐的力度可见一斑啊”。

  “这个人,可惜了。”谈到对倪发科的印象,翟英不禁叹息,“这个人能力还可以,能干点事,要不然也不会选他当副省长。如果不出这事,就圆满了。”翟英认为,一个人有没有能力与他腐不腐败没有直接关系。

  也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倪发科的“官场评价不行,在六安时期就有官员举报他。后来他到省里面来,举报就更多了”。

  在六安市皋城广场,王姓退休官员称自己没有参与举报,但“我知道有一批人专门举报他。自己不干净,不能怪别人”。“这些举报没有很关键的东西,再说组织调查一件事情,也要有一个过程。”翟英称。

  倪发科为政颇为高调、强势,也爱宣传,曾经发生过的一场“闹剧”是“2005年,只不过是安徽电视台播放他的一个专访,就要求全市各个部门、县市都组织收看,看了还要写汇报、写心得。当时还进行了电话抽查,没有看的要求第二天补看。”王姓退休官员称。

  2008年2月19日,在赴任安徽省副省长前,安徽省委组织部一名副部长代表省委对倪发科在六安的工作充分肯定,称“六安人民也不会忘记倪发科同志对六安发展做出的贡献”。

  有人说,“老百姓觉得他能干点事,在他手里六安变化最大。”

  但记者随机采访的六安市民中,记得倪发科的人不多。也有六安市民称,“只要干的时间足够长,都会找出一两件好事,这是一个概率问题”。

  毁誉参半的六安往事

  六安时期确实是倪发科仕途中重要的阶段,功过大部分都在于此。

  倪发科调任六安的第二年,六安撤地建市。倪将此视为六安“加快发展的新机遇”,实际上六安形势并不乐观。

  河南固始县与六安毗邻,2004年,该县县委书记就放言,“我压根就不会跟六安的叶集(改革发展试验区)比,我就直奔六安,我跟六安市本级比。省委让我在固始干5年,5年之后,如果超不过六安,我就从银博大酒店17楼上跳下去!”

  也许与倪发科在芜湖分管城建的任职经历有关,2002年他任六安市委书记后,就推动大规模的城市拆迁改造,首次运用“经营城市”的理念,要求在城市建设中做到“高起点、大手笔”,“其实就是两方面内容:一个是拆,一个是建”。

  王姓退休官员称,对这项工作,当时有很多干部和群众不理解,到处告状,最终没有什么后文。倪发科“扒市长”的外号却在坊间传开。

  即便如今,数位安徽官员也承认倪发科抓住了“十一五”城市发展的机遇,拉开了六安城市框架,“至少不再是回良玉任安徽省委书记时评价的屯了吧”。

  也有不屑者称,由于“没有合理规划,很多地方很乱”,大部分都还是土地财政的泡沫,支撑不了六安多久。

  的确,除了城市建设,倪发科在六安的另外两大发展思路:国企改制和矿产加工成果就小得多了。

  他在六安期间,促成了多桩外来企业收购当地国企。因此曾一度引发“国资贱卖”质疑,一些国企员工对此意见较大。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可能存在国有资产流失,在当时,还是比较有魄力的举措。”李明称。

  倪发科力推的铁矿开采与深加工也一直进展不大。到2008年他离开六安时,已经有十余家铁矿企业入驻霍邱,但都是开采,处于价值链低端,没有形成产业链。

  也是在这一年,六安经济总量从1999年的100多亿跃升至534亿,从2003年后即保持两位数的增幅。

  吊诡的是,正是这些他力推的、给六安带来变化的重大战略,似乎给了他腐败的机会。

  “开常委会时,土地、矿产开发等,他首先表态,想给谁就给谁,不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决策。”翟英认为,“还是权力过大。”

  六安是“老区,关注度高,做出了一点成绩,声誉就高”,尽管毁誉参半,倪发科仍然得到升迁。

  做作的“落泪说”

  对于腐败,倪发科不是没有深刻认识。

  2006年,六安一名副处级官员被调查,其母亲得知儿子犯错误后,专门给时任六安市委书记的倪发科写了一封信,由于信中言辞极为恳切,倪发科感受颇深。

  “这名干部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给我写了一封信。读完信后,我落泪了。我们有责任教育、监督干部少犯错误、不犯错误。”当年六安市纪委第三次全会上,倪发科当着众多官员谈到了自己的感受,言语真切。

  当时六安城市建设正处于高峰期,倪发科坦承,“国有资产运营、土地使用权出让、工程招投标、领导干部插手工程项目、行政审批权运用等仍是群众反映的重点和矛盾的焦点”。

  他认识到了问题,却不想多年后,“倒在了这些问题上”,王姓退休官员认为“落泪说”很做作。

  倪发科“现在已经不在安徽了。如果在安徽的话,我们这边会配合一下”。翟英称,与以往办案不同,“现在中央纪委办案很简单了。为了办案安全,一般不驻在当地办案,而是将所有涉案人员带到北京。”

  “十八大之后,反腐力度加强,我估计很快就能将基本事实查清楚。”翟英称。(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主要采访对象为化名)徐浩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