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山西王家一门三进士

2013-05-30 17:54:33来源:

打印 字号: T|T

     明万历、天启年间,山西省中阳县城内南街王家出了三位进士:王编、王缙兄弟二人,还有王缙的儿子王守覆。王编官至兵备道山东布政司参政,为四品;王缙任翰林院检讨,为七品官;王守覆任湖北监察御史,五品官(三人任职均见《宁乡县志》之八)。南街大巷口矗立着王家的石牌楼,牌楼一面是“兄弟进士”四个石刻大字,一面是“父子承恩”的感世正言。南街因此在那时候被人称为“儒林街”。至于那座石牌楼,同县城其他13座石牌楼的命运一样,在“文革大革命”后期,以破“四旧”为由,被县里雇来的陕西石匠砸了,不少人目睹了陕西大汉的砸石之状,手举50斤大锤站在牌楼上一、二、三喊劲。锤砸在石上,疼在人心里。至此那些历史见证和珍贵文物,人民的伟大创造,毁于一旦。令人谈及此事,无不为之叹息。
  王家居官清廉,家教严明,曾在中阳县城传为佳话。
  一、王缙居官节不变,恪守婚约取瞎妻。
  王缙自幼聪明,品学兼优,在学校曾深得老师同学的爱戴和尊敬,被社会公认为优秀少年。后来,经父母作主,与中阳城内姓杨家的四姑娘订了婚约。订婚以后,杨家姑娘患了眼病,杨王两家花了不少银两,四处求医无效,以致双目失明。王缙外出求学,得到高师指教,学业步步提高,先中进士,后为翰林,成为当时社会青年俊杰。
  眼看儿女大了,两家老人都为儿女的婚事操心,杨家的老人,认为王家的儿子既是进士,又入翰林,哪里还肯娶一个瞎子为妻,退婚罢亲已是必然,只不过是时间迟早而已。王家的老人,觉得儿子中了进士,做了大官,应当取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为妻,方称心愿,如今订了一个瞎子的未婚妻,退婚吧,怕人笑话,落个嫌贫爱富之名;不退吧,一辈子可要害苦了自己的儿子。不过儿子在外,事情也得看儿子的态度而定。
  王缙衣锦怀乡,王母把自己心里想的话告诉儿子,王缙说:“杨家姑娘跟咱订婚时眼睛不瞎,如果因眼瞎退了婚约,背信弃义,岂不让世人唾弃。话又说回来,如果咱遇上这事,双方用这种态度对咱,咱心里如何?王缙的一席话,说服了母亲,举家人觉得他重情义,深明大理,于是决定通知杨家,隆重举行婚礼。
  杨家原无嫁女的思想准备,接到王家的婚贴,自然感到突然,心里不知虚实,便请熟人背后打听,打听的结果是王家果真要娶,而且王缙的话也传到他们耳里,杨姓一家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一来觉得自家的瞎女有了依靠,二来觉得遇到这样的亲家耐人生之大幸。
  杨家的大人也是很讲道理的。认为王家不嫌贫爱富,背信弃义,这是王家的事,自家的女儿眼全瞎了,夫妻差别太大,不相配,全是事实,也不应因此难为王家,连累进士,故托人向王家提出他们的想法,让进士三思而后行,免得事成以后,悔之不及。王缙说:“大丈夫、言必信、行必正,如果杨家不信,我愿对天盟誓。杨家老人听到此话,感动得留下眼泪,认为这样的贤婿,世上难得,全家人高高兴兴,张罗着嫁女。
  王缙结婚那天,把皇家给他的衣冠穿戴起来,走进新房,让新娘欣赏。可怜的杨家姑娘,光明已被病魔夺去,眼前一片漆黑,今生今世,再也不会看到一个真实的世界。她求丈夫把门关起来,从头到脚把丈夫摸了一遍,然后笑着对丈夫说:像你这样的进士,我也能养一个。这话被听新房的人听走了,便广为流传。后来,杨氏真养了个进士儿。并以高尚的人格被朝廷封为儒人(间《宁乡县志》之八)。
  这真是:成全一对心夫妇,了却两家父母心;杞人忧天本无事,留则佳话传后人。
  二、瞎母教子归正道,浪子回头成大器。
  王缙结婚后,瞎姑娘果然生了个胖小子,取名守履。
  王守履出生名门,自然与其他青年不同,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花销无度、放任自由的浪荡生活。每日,他书不读,字不写,游手好闲,赌博串门,横行乡里,仗势欺人,甭说老百姓,就连县太爷也惹他不起。
  一天,有一个人喝醉了酒,在饭店门前骂街。此时,正好王守履从街前面过去。人们激将醉汉说:王少爷过来也,你敢骂她?醉汉大声高吼:王老爷我也不怕,还怕个少爷!等王守履从他身边走过,醉汉使劲在泥水里踏了一脚,给王守履衣服上溅些泥巴。王守履当然不吃醉汉的这一套,先是拳脚相加,后写个纸条,让衙门把醉汉抓起来,并戴上了枷锁。
  醉汉醒来后,知道自己不对,又闯了王少爷的马头,深知事情不好了结,便向衙门认罪,请求县太爷从轻了结此事。县太爷说:此案本是小事,只因王家官高势大,小官不敢轻易释放。醉汉坐牢,一连几月,眼看庄家无人收割,妻儿缺米少柴,便请求衙爷为他说情。这个衙爷提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家里人打听王守履的母亲何时出门,因为王守履虽然行为不轨,却是个孝子,非常听母亲的话,等他娘出门的时候,衙爷放他出去,向老人家求情,许能宽恕保释。
  一天,王老母乘轿出门,醉汉得讯,便戴枷栏轿,跪地求情。等醉汉说明原因后,瞎老婆问衙爷:事情当真属实?衙爷说:全是事实,小吏不敢说谎。王母非但没责怪衙爷,反而给醉汉承认了不是,说她教子不严,求衙门释放椎悍,严惩逆子,赔偿损失。这样,衙门才得放人了事。
  王老母不去探亲,当即打轿回府,将儿子叫到身边严厉训斥一顿,并以家规罚儿子跪香三柱,打发家人给醉汉把损失的银两送去。事后,她对儿子说:众人不敢惹你,衙门袒护于你,并不是你有什么本事,而是依仗你父亲的权利。仗势欺人,是咱家法不容的。假如你父亲的权利一旦失去,你又靠什么为生,人要靠自立行事。他教育儿子,还讲了一个故事,说他爷爷给她托了一个梦,说守履天资过人,只要好好读书,必成大器,说不定超过他爹,青出于蓝胜于蓝。据《宁乡县志》记载,杨氏后被朝廷加封为太宜夫人。
  听了母亲的教育,王守履从此痛改前非,为了寻求安静,专心致志读书,他离开王府,搬到文昌庙内就读(地址在县城凤凰山腰,文昌庙早年被日寇拆除),庙门上曾刻两幅门楹:“举文人高攀丹桂,扶举子直上青云,可见,王家送子去那里读书,愿神助力,情怀有愿。王守履驻庙期间,除隔几天回家向母亲问安,从不出庙下山。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王守履在此读书,刻苦过人,决心把自己失去的年华夺回来,常是深夜不眠,和衣就寝,他的灯点得最早,熄得最迟,夜以继日,奋发向上。一天,盲母亲手给他捏了羊肉馅莜面窝窝(一种地方风味佳食),打发家人给他送去,王守履一面看书,一面沾调合汤吃窝窝,结果误入砚池,吃了一嘴黑墨。盲母得知此事,高兴得落下眼泪,给丈夫捎信说:儿子变好了!
  但是,文昌庙并非世外桃源,王守履有位青年朋友,因嫌妻子丑陋,想休女人,另娶佳丽,来与王守履商议此事,并编造了女人不过日子、懒起来坐、行为不轨等谎言。王守履意在读书,马马虎虎同意了朋友的一件,并代朋友写了休书。这件事被老师知道了,老师下山做了一番调查,得知了事情的缘由,于是编了一个故事,对王守履说:过去,我天黑上山,见有盏红灯在庙里亮着。现在不见了,你一定在庙内办了件错事。
  王守履只好把代朋友写休书的事如实告了老师。老师说了这位朋友的真是情况,告他之有权朋友改邪归正,抽回休书,才能得到神明的宽恕。王王守履照老师的指教办了,挽救了朋友的家庭,也弥补了他自己的过失。此后,老师当然也告诉他红灯又亮了。
  从上述一些事中,王守履明确了老师常对他讲的一个道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此后,也尽力躬行“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所以,王守履结交了不少为人正直、勤奋好学的优秀青年,也断了一些过去不三不四的旧朋友,对他后来走向政治起了一定的作用。
  真又是:男儿贵在立壮志,改过作人莫待时,谁料朱门出贵子,贵子原来是浪子!
  (刘云光老先生发表于台湾《山西同乡会》、《中阳文苑》)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