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韶山毛氏族谱》全璧记(下)

2013-05-28 22:22:46来源:作者:励双杰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那一天接到邻市书商老符的电话时,天也下着小雨。老符在电话里说手上有一部新修的《韶山毛氏五修族谱》,就把我的思绪拉到了二OO三年夏天的长沙,那一天也是下着细雨,与长沙的谱友吴伯乐坐在网吧等湘潭赶过来的老毛,从早上八点等到中午十二点。

到老符家也就三十公里的路程,半小时就到了。老符捧出一部谱来,就是他说的《韶山毛氏五修族谱》,二OO一年宣纸线装,“文录”八卷“齿录”十六卷,另附《校正》一卷,共十三册,对照目录一点数,却有十四册,其中一册外观不同,打开看,是一册光绪七年二修本中的“文录”卷四。这真是意外之笔,连老符自己也搞糊涂了,不知怎么会夹在里面。老符这人做生意实在,那《韶山毛氏五修族谱》十三册要了我2000元,这“文录”卷四只要了我200元,加在一起,共是2200元。《韶山毛氏族谱》收集到现在,就这一册最便宜。

这一册“文录”卷四,是“鉴房黄字号”,只可惜,少了张封面。

就在我一册一册配集《韶山毛氏族谱》的时候,有关《韶山毛氏族谱》的信息听了不少,说有一位从日本学成归来的湘潭人,花了二十万元买了一部民国三十年四修的八册《韶山毛氏族谱》;又有说长沙一公安手上有一部,要价三十万;还有说毛泽东主席的后人,也在寻找《韶山毛氏族谱》,等等。前二条不知有多少可信度却不去管,但后一条显然不可能。首先,严宝善先生在《贩书经眼录》中记载,他曾把一部二册完整的乾隆本《韶山毛氏族谱》赠送给毛泽东主席,又有二部同一版本的同治七年修的《韶山毛氏鉴公房谱》六卷六册赠送给毛主席和北京图书馆,“据郑振铎副部长办公室转来北京图书馆谢函,收到此书为十四册,当是两部,或毛主席已有贮藏,故此书两部均转北图收藏”。除此二谱之外,就是这二、三、四修的二十二册《韶山毛氏族谱》,《贩书经眼录》明确记载“此谱已赠毛泽东主席”(见1994年浙江古籍出版社12月一版一印《贩书经眼录》75、76页),何还用再由毛主席的后人来寻找?还有,二OO四年年十二月十二日,毛泽东主席的儿媳邵华将军与毛新宇一起来到了慈溪,畅游了千年古刹五磊寺,恰巧我带着妻儿也到五磊寺游玩。陪着邵华将军和毛新宇的,有我的好友孙群豪先生,经他介绍,不但合影留念,还在五磊寺的茶舍一起喝了茶。喝茶的时候,群豪先生说起我手上有毛主席的家谱和杨开慧的家谱。这二部家谱,于邵华将军和毛新宇来说,都是嫡嫡亲的本族家谱,但虽然问了有关的一些情况,却也没说其它。显然,毛泽东后人在找《韶山毛氏族谱》云云,都是有人穿凿附会的想当然罢了。

但这类小道消息对于我影响却是不少,本来因为“韶山毛氏”太有名,谁一看《韶山毛氏族谱》就都知道是毛泽东主席的家谱,都是咬着牙要价,这类消息一多,于我配齐《韶山毛氏族谱》,自然更是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果然,到了二OO六年的年底,长沙的吴伯乐又传来了信息,说有人又拿了几册《韶山毛氏族谱》的残本来,其中就有我所缺的“文录”卷一、三,但人家要一万元一册,有几册算几册。听得我心里是那个愤愤不平啊,都不用说了。其实在我第一次得到十五册“齿录”的二OO一年,花21000元的钱,都已是天价,配到了二OO六年底,银子白哗哗的流,近四万了,还配不齐,这算什么事儿?尽管我知道老吴是好心,有心帮我配齐,但我还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忍不住的对老吴吼,叫那小子滚远点,别来烦我。听得老吴一愣一愣的。好在老吴跟我交情深,没跟我计较,只说了句,吃枪药了还是挨弟妹骂了?嘻嘻哈哈的真叫那小子滚了。

我这一吼不要紧,却到了一年后的二OO七年底,才有“文录”卷一、三的消息,还是老吴来的电话,说去年那小子又来了,这次不敢要高价,只要2000元一册,怎么样?我要他看看我所缺的“文录”卷一、三在不在,品相怎么样。老吴没挂电话,边看边跟我说,这二册都有,卷一品相很好,但卷三品相十分不好,前面掉了十九叶,是从二十叶开始的,而且虫蛀孔很多。这话听得我差不多眼前一黑,也太作弄人了,要说跟《韶山毛氏族谱》有缘吧,都基本配齐了,这最后二册,也到了眼前,怎么又会缺上十九叶呢?若说无缘,怎么又出现了这“文录”的卷一、三?只能说是好事多磨了。只好要老吴帮我把那册“文录”卷一拿下,从邮局寄给我。

放下电话也就五、六分钟,老吴兴奋的大叫声从电话那头又欢快地传了过来,说那小子身上还有一册“文录”卷三藏着,等卷一成交,才拿出来,奸商啊奸商,现在二册都拿下来了,马上就给你寄来。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我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老吴知道我火烧心燎的,走的是速递,第三天也就是二OO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一早就由邮差送到,打开看,不禁愣住了,你道什么?原来这二册“文录”卷一、三,又是“震房火字号”,跟二OO一年第一次拿到手的“齿录”的十五卷,都是从同一家流出来的,而为了等这二册谱,一等就是六、七年,等得差不多黄花菜也凉了牵牛花也谢了。

从二OO一年的六月二日得到《韶山毛氏族谱》起,到二OO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把第二修、第三修、第四修的《韶山毛氏族谱》共二十二册配齐,前前后后的六年半时间里,共花去了40800元,除去多出来的那册“齿录”卷十五的成本,如果再加上些其它如邮资、路费什么的,这二十二册全套《韶山毛氏族谱》,足足花了四万元有余!

钱花了,谱齐了,无论如何都是值得祝贺的。就为这《韶山毛氏族谱》的全璧,那天我把这二十二册《韶山毛氏族谱》散摆在地上,面对面的坐了二个小时,本来不喝酒,这天却把朋友送来的一瓶干红开了,给自己倒了一小杯,心里那个美啊,就像我眼前的《韶山毛氏族谱》。

据《中国家谱综合目录》载,《韶山毛氏族谱》的二修本和三修本,只有湖南图书馆有藏,还都是不全的残本,连四修本加在一起,只有十八册,另外还有复本四册,即四修的“齿录”卷九、十、十二、十四。而民国三十年的四修本,还有人民大学图书馆和天津图书馆各有一部八册。从现在得知的信息来看,《中国家谱综合目录》显然没有收录全。象天津图书馆,就有二修、三修、四修的全本二十二册(有资料说是一函二十三册,恐有误),并非是只有四修的八册;还有吉林省图书馆,也藏有全本二十二册;根据《贩书经眼录》记载,毛泽东主席的遗书中,应该也有一部;另外,武汉网友徐徐堂先生手上也有一部,为“皇字号”,只是我还不能肯定是第四修的八册还是全本的二十二册。

在《韶山毛氏族谱》四修本中的《领谱字号》这样说:“右谱共计壹百叁拾伍号,惟数每册贰拾贰本,实只壹百叁拾叁册,因二、三两修谱牒领‘光’、‘制’两字号者曾被回禄,无从续订,故只虚其字号,而谱未如数编足,其余均照原字号发给各房各支领收矣。但我又有叮咛者,谱经三十年一修,颇不容易,乃查已前所领谱牒完善者固多,而虫伤鼠咬者亦复不少,似此何足以昭隆重,除切实警诫外,以后望各领之者务须妥善收藏,不得任听毁坏,事关族典,有厚望焉。”这还是1941年的民国三十年,就已经“虫伤鼠咬者亦复不少”,后来又会毁坏多少,那真是一个未知数。想来,能拥有全本二十二册的,除了上述几家外,恐已很少。这么一想,就觉得自己花四万元人民币,六、七年时间和精力使《韶山毛氏族谱》全璧,一个字:值!

 

编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