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韶山毛氏族谱》全璧记(上)

2013-05-28 22:16:49来源:作者:励双杰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韶山,位于湖南湘乡、宁乡、湘潭交界处,群山环抱,峰峦耸峙,气势磅礴,翠竹苍松,田园俊秀,山川相趣。相传舜帝南巡到此,见风景优美,遂奏韶乐,引凤来仪,百鸟和鸣;又传“韶氏三女得道于此,有凤鸟衔天书到,女皆仙去”,韶山故此得名。乾隆间举人戴炯为《韶山毛氏族谱》作序,云:“湘之西有韶山,山峻以复,泉洁以长,茂林修竹,云气往来,中可烟火百家,田畴沃壤。循流而下,至铁陂,两山相峙若门……夫山水秀绝,必生奇才。韶山虽不在中州往来之地,赋客骚人所不到,必将有秉山川之秀,追踪古先生其人者,为国之华,为邦之望,使人与地俱传。”这一神来之笔,仿佛天才预言,1893年12月26日毛泽东在这儿诞生,“为国之华,为邦之望”,韶山也“使人与地俱传”,而《韶山毛氏族谱》也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成为传世家谱中的突峰巨峦,顶尖之作。

早在清乾隆二年,毛尔达、毛彝生诸公纂修就创修了《韶山毛氏宗谱》,此谱上、下二卷二册,现国家图书馆有藏,为一残本,仅存卷下。国图的这一册《韶山毛氏族谱》下卷,是由严宝善先生发现,然后送到这儿来的,《贩书经眼录》有载,云“乾隆二年刻本,皮纸二册,上下册皆刻有封面,经装整后赠送毛泽东主席。又残存下卷一册,赠北京图书馆藏”,指的就是“赠北京图书馆藏”的这一册。国图不怎么声张,《贩书经眼录》印量不多(1994年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仅印1500册),看过的无意此道自也不怎么在意,造成了此乾隆本的销声匿迹,所以才有最近柳哲《国图“惊现”乾隆年间〈韶山毛氏族谱〉》的报道,还引用了湖南图书馆邹华享先生《〈韶山毛氏族谱〉的内容和特征》中的话:“《韶山毛氏族谱》始修于清乾隆二年丁巳,毛文伯等纂修,已佚”(报道中说存册为卷三,恐柳氏之误)。

直到光绪七年,将近一个半世纪以后,才由毛祥纲等人续修《中湘韶山毛氏二修族谱》;宣统三年毛奇广、毛鸿宾等人三修;民国三十年毛泽钧、毛泽启等四修。《韶山毛氏族谱》在编排体例上有所突破,首先把族谱内容分为两大类,“齿录”算一类,“齿录”以外的内容包括序、凡例、传赞、墓志铭等算一类,邹华享先生以“文录”名之(《贩书经眼录》作“序目”)。续修不重复前修的内容,只是增补前修没有的内容。“文录”、“齿录”分别列卷,二修“文录”是卷一至卷五,三修为卷六,四修为卷七;二修“齿录”是卷一至卷四,三修是卷五至卷八,四修是卷九至卷十五,所以二、三、四修是首尾相互衔接的一个整体,共二十二卷二十二册,其中“文录”七卷七册,“齿录”十五卷十五册。

现在我要说的“全璧”,是指一一收齐了这二修、三修、四修的二十二卷二十二册《韶山毛氏族谱》。

第一次亲眼见到《韶山毛氏族谱》,是早在一九九五年的广州一家古玩店内,正中的玻璃橱内放着一册《韶山毛氏族谱》。谁都知道湖南的韶山出了一个红太阳,《韶山毛氏族谱》当然是毛泽东家族的家谱。因为是古玩店,店里的东西我想当然地认为都是出售的,就问价并请老板把玻璃橱打开,好一睹芳容。老板却摇摇头,说这是镇店之宝,只能隔着玻璃看,不卖的。无奈,只好断了念想。后来有朋友跟我说,这位老板也只有这么一册。只是现在已想不起是哪一卷哪一册了。

到了二OO一年,缘分似乎来了。那年春天,湖南湘潭交通局的一个书友来跟我说,他看到了一部《韶山毛氏族谱》,有十几册,人家要二十万。当然是吓了我一跳,这在我是无论如何买不起的。但到了夏天的六月二日,我那长沙的谱友吴伯乐打来电话,说看到谱了,是十五册,开价三万,有没有兴趣?兴趣当然是有的,要他看看是那几册,因为知道全本是二十二册,十五册当然是不全的,但如果是二修、三修或四修中的其中一修是全的,就行。第二天,老吴查后好向我汇报,说是卷一至十五,没看到序言什么的,都是世系。我一听就明白了,是“齿录”的十五卷。

 

本来,这样的残本,三万元,当然是太贵了,但于我来说,却有另外一个情结在。我的藏品中,近现代名人的家谱,是为大宗,曾国藩、胡林翼、袁芳瑛、何叔衡、黄公略、成思危、胡耀邦、彭德怀、粟裕、周扬、赵恒惕等湖南名人的家谱,手上有不少,而且还有毛泽东的夫人杨开慧的二种版本的家谱,现在就缺一个领军人物。尤其是人家一说到名人家谱,总要问,有没有毛主席的家谱啊?内行的和外行的,都是如此。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也是了却一桩心事的大事,尽管是残本,尽管价格很高。

我主意已定,就向老吴发出指令,经过老吴的努力,以21000元的价格,把这十五册《韶山毛氏族谱》买了下来。这“齿录”的十五卷全是“震房火字号”,谱到之时,恰好杭州的谱友全龙友先生在我家作客。老全在省电力局工作,是工薪族,余资虽不是很丰裕,但起步早,要求高,手上也有几部好谱,尤其是他所藏的明嘉靖二十八年刻本《十万程氏会谱》六卷,厚厚一册,是典型的徽派作品。同好之人,看了好谱自然眼痒,他要求复印有毛泽东世系的“齿录”的卷十五中那一页,我当然照办了。

手上有了一部残本,自然是最好求个全璧,每个收藏者大概都会如此,尤其是珍贵的残本。也正因为有这样的欲望,只要一听是《韶山毛氏族谱》的信息,就会有按捺不住的冲动,口袋中本来就不多的银子,也按捺不住了。

二OO三年夏,长沙有个建筑材料招商会,邀请函发到了公司,我们公司是房地产企业,跟建材有搭介,公司就派我去看看,因为有公务在身,也就没跟长沙的朋友联系。第二天晚上参加好对方单位的招待宴,回到宾馆,恰好吴伯乐的电话就来了,说听到有几册《韶山毛氏族谱》,明天想去看看,问我的那部配齐了没有。我跟他说当然没配齐,又不是自行车配件,随便到哪都能配上,现在我人就在长沙,明天咱们一起去看看。老吴一听就兴奋,说马上就要来看我。我有点乏,没同意,说好明天早上八点再见。

第二天在长沙长途车站见到老吴,老吴说谱在湘潭乡下,不用自己跑过去,已说好了,那老乡会送过来,在车站等就行了。那天有点细雨,跟老吴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家网吧,两人只要了一台电脑,边上网边聊天边等老乡电话来。

一直到十点,老吴的手机还不吭声,就打过去问。因为老乡没手机,只好打他家里电话,却说是一早就出门了。无奈,耐下性子来,一直到十二点左右,老吴的手机才响,老乡到了,是用车站附近的公用电话打来的。按老乡提供的方位找过去,看到了本人,提着一个皮革包,四十多岁的样子,精精瘦瘦的,姓毛,跟毛主席还是本家,算是皇亲国戚里的草鞋亲。这谱,就是家里传下来的。

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餐馆,要了二瓶啤酒,点了几个菜,谱就在小包厢里看。

谱共七册,全为“震房雨字号”,是“文录”的卷二、五、六,二修、三修的本子;“齿录”卷一、三、七、十二,二、三、四修本都有;也就是说,我只能配上“文录”的卷二、五、六共三册。问老毛价,老毛说,女儿要上大学,缺钱,只好把谱卖了,要三万元。听得我根根汗毛竖起。老毛口紧,怎么也不肯少些,没办法,只好陪他喝酒。老毛说,等女儿上了大学,他就要到海南去打工了,就是袁隆平的试验基地那儿,要到年底才能回家。

酒足饭饱,老毛要我自己出个价。我早就跟他说过了,我只能配上三册,如果同意,给你五千,就配你这三册,其它的我多余了,你留着还能卖些钱。老毛不同意,七册三万,如果分拆挑选,三册就是一万,少了不行。最后还是老吴折中,就这三册“文录”的的卷二、五、六,花了8000元买了下来。老毛回湘潭的车票还是我给买的,并送他上了车。

我之所以会花8000元买这三册谱,主要是有“文录”在。而以前在我手上的,都是“齿录”,现在总算也有了世系之外的文字内容。

就这样,我手头上有了“文录”的卷二、五、六,“齿录”的卷一至十五,共十八册。而再续前缘,已到了二OO五年的六月十一日星期六。与邻市的颜兄到了苏州文庙,在这儿做生意的郑菲先生手上,拿了一部二十册的江阴《华氏宗谱》,是宣统二年的木活字本。中午转道无锡,直接去了南禅寺,这儿是锡城的古玩集散地,今天又是市日,人多。颜兄自己奔喜欢的去了,说好四点在大门口碰面。我漫无目的,就一家一家的看,碰上有旧书的,就进去多看二眼,却也没看到有做线装书生意的,基本都是八、九十年代的旧书。转得有些乏力时,倒让我找着了一家,店面朝北,虽小,旧书不少,竟然还有一部多达九十二册的民国年间的《吴氏宗谱》,品相挺好,但薄,应该就是常州、无锡一带的家谱,问价。老板年纪不大,估计也就二十几岁,瘦瘦长长的小伙子,说是要200元一册。这价也太高了些,九十二册就要小二万。还他150元一册,他说常州的老朱都已出过这价了,我也没给。老朱我认识,是《谱牒文化研究》的主编,跟我是好朋友。听说是他也有意这部《吴氏宗谱》,不好意思跟他竞价,就问老板还有没有其它的家谱。老板说有是有,更贵。我要他拿出来看看,老板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盯了我足足有二秒,才转身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二册谱来,你道是什么谱,就是《韶山毛氏族谱》啦!

小老板拿出来的《韶山毛氏族谱》,只有二册,“震房凤字号”的“文录”卷七和“鉴房坐字号”的“齿录”卷十五,都是四修本。其中毛泽东的世系就在这“齿录”卷十五里,著名的八字评语“闳中肆外,国而忘家”就出在这一册上。因为有这一册在,小老板不停的推着鼻梁上的眼镜,有些激动,开了一万元的价。其实我也只配得上“文录”卷七这一册,让他心潮澎湃的“齿录”卷十五我已有了。但小老板坚持不分拆,价也不肯少,我也无法,最后还是闻声摸过来的颜兄来解了围,二人围着小老板你一下我一下的“打铁”,最后才以7600元的价拿下了这二册《韶山毛氏族谱》。

配上一册是一册,现在,还差那“文录”的卷一、三、四。

到了二OO六年的四月一日,浙江省绍兴市公祭大禹,来新夏先生是特邀嘉宾。浙图的袁逸老师打来电话,要我第二天送来先生去绍兴的齐贤镇,来先生要去看他的小友孙伟良。袁老师说了,要送来先生去齐贤镇的人不要太多,我就是给你一个亲近来先生的机会。袁老师聪明绝顶又幽默过人,我在他面前也就没什么拘束,在电话里回答他,小的明白。怕第二天再赶过去来不及,下午四点就过去了。见过来先生和他的夫人焦老师,还有袁老师,晚饭就在著名的“咸亨酒店”里吃了,就我们四人。来先生酒量不大,但毕竟来到了故乡,这绍兴老酒总要喝上几口,几杯下肚,掌故就出来了。说着说着说到了我手上的《韶山毛氏族谱》。来先生说,天津图书馆有一部,1999年天津古籍出版社即据天津图书馆藏本,撷取原谱中的关健部分,加以断句、注释、阐述和评析,采用仿古皮纸线装印刷,共有二函十二册,随书还赠送两张“世纪伟人毛泽东”的VCD光牒。成书之前,出版社曾要求来先生写篇序言,来先生没答应,说这序我不好写。湖南图书馆的邹华享先生在《解读〈韶山毛氏族谱〉》一文中说:“四修谱对毛泽东的评价‘闳中肆外,国尔忘家’,五修谱的评价是‘济世兴邦,旷古绝伦’,似乎是拔高了。其实,当时那样写极不易,现在再怎么写都不难。”既然怎么写都不难的活,来先生自然也不干。

这是我听到的关于《韶山毛氏族谱》身后的一段掌故,就在这以后的一星期,我又一次与《韶山毛氏族谱》相遇了。

编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