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王玉英不离不弃高位截瘫丈夫

2013-05-14 11:02:45来源:2013-05-14 青海新闻网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青海新闻网讯 原标题:你是我生命中的太阳——王玉英不离不弃高位截瘫丈夫。听闻互助土族自治县一女子因其丈夫发生不幸,高位截瘫后,不离不弃、患难与共,勇敢挑起全家重担,风雨苦度十个艰辛岁月的动人事迹,让记者产生一定要采访他们的强烈念头。几经周折终于打听到这位了不起的女性名叫王玉英。
  4月10日一大早,记者匆匆赶到长途汽车站,乘坐客运汽车赶往互助县妇联,简单了解到有关王玉英的基本情况后,与县妇联的小周一同来到了距县城六公里开外的东沟乡姚马村王玉英的家。
  11时左右,在王玉英家一间阴暗破旧的屋子里,记者见到了王玉英的丈夫胡广德,却未看见王玉英本人,说是早晨五点多钟,她就起床为丈夫翻了身,清理完大小便,忙完所有家务活,到别人家帮工盖房去了……
  戴着一副宽边近视眼镜,看上去蛮有精神的胡广德正斜靠在(确切说斜躺在)枕头边上,翻看着一张不知何时的报纸。记者走向前想与他握手问安,结果,差一点碰翻了放在床前的一个尿壶。极力想坐起来却未能坐得起来的胡广德,只是两手撑着身体的上半部分,非常吃力地向记者挪近了一点。记者赶紧劝慰他躺在床上,怎么方便就怎么来时,胡广德难过地说:“你们看,我这身子骨动一下都很难哪——这家里上有七十多岁的老母,下有三个儿女,再摊上我这样一个不中用的人,让媳妇跟着我守活寡、活受罪哩!”
  一提到妻子王玉英时,胡广德眼里溢满了泪水。他那时哭时停,时断时续的痛苦诉说,恰似从他的脸颊里不时流下的那一串串泪水,将妻子王玉英“一肩挑尽全家愁,满腹辛酸向谁说”的人间至爱,宛如蒙太奇式的电影,一一引入记者眼帘的时候,恍如一片风雨交加的汪洋之上,有个身影赶在太阳之前,双手撑着桨杆划动着一只满载着真情厚爱也载着苦难岁月的人生帆船正吃力地行进在风雨之中——
  将岁月的日历翻转到1990年初春的一天,正是妙龄的王玉英,跪倒在父亲的坟头(13岁时就失去了父亲,是未再改嫁的母亲含辛茹苦,将他们兄弟姐妹六人一手拉扯大的)满含百感交集的泪水,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后说:“大(父亲),明早我就要嫁人了,请你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妈和姐姐弟弟们天天平安,让我和婆家的每一个人也平平安安的。请放心吧大,我会好好对待他们家每一个人的……”末了,母亲一再地叮咛道:“玉英啊,你到婆家,家里家外要懂个礼数,啥事情都要让着别人,再苦的活都要吃在别人前面,再好的茶饭你要最后一个吃,第一碗饭,第一口水,先要端给老人们吃喝,遇到再苦再难的事,也要和女婿一起挺过去,不要老往娘家跑,你要牢牢记得先人的话,苦尽甜来哩……”
  就这样,王玉英带着几分羞涩,几分腼腆,满怀着对幸福婚姻的憧憬和渴望,从互助县双树乡大通苑村嫁到东沟乡姚马村,嫁给了与她同龄的胡广德。
  婚后,夫妻间体贴入微、幸福恩爱,从未与丈夫红过脸的王玉英勤耕务农、本分持家、帮衬乡邻,且像亲闺女一样孝敬公婆的优美品德,很快被乡亲们传为佳话:胡家老两口能娶回来这样一位安守孝道,善良贤惠的好儿媳,那是老祖宗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哩!
  在这样的赞叹声中,当时光的钟摆轮回着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之时,胡广德夫妻恩恩爱爱、甜蜜幸福的爱情也有了结果——两个可爱的女儿和一个男孩先后降临人世。为之,喜不自禁的全家人,在那互敬互爱,和和美美的家庭氛围中更加珍爱着这来之不易的天伦之乐的时候,那岁月的河流仿佛在哗啦作响的声浪中也跳动着欢快的韵律,祈愿着全家人能够长长久久安享其中……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2002年8月25日,正在抢收庄稼的王玉英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始料不及的灾难于瞬间会降临在丈夫的头上。这天一大早,对妻子王玉英承诺,等为孩子们挣够学费赶紧回来帮妻子收割庄稼的胡广德,与往常一样,来到西宁“站大脚”时,被一老板以每天二十多元的工钱,临时雇到位于西宁市小桥的一处建筑工地拆除房屋。时值下午5时,只听见“咔嚓”一声响,正在高空作业的胡广德不慎踩断了一块已腐朽多年的木板,直直从六米多高的房顶摔了下来,当场被摔得不省人事,霎时,鼻、口血流如注,生命危在旦夕……后经医院抢救总算保住了性命。
  在胡广德生命处在极度危险之中,急需要大量抢救费用之时,那个雇用他的老板在医院的走廊里,只丢下400元钱后,竟然撒手而去,从此杳无音信,是家境寒难的王玉英四处哀求,举债数万元至今无力偿还的借款救回了丈夫的性命。
  胡广德在医院被救治二十多天,数万元钱花得一分不剩不说,那三分之二的身体则以高位截瘫的残酷事实成了谁都无法接受的结果。二十多个日日夜夜陪伴在丈夫身边,为其端水喂饭、接屎倒尿、擦洗身体,也在分分秒秒中盼望着丈夫能够快快康复出院的王玉英,听到这样残酷的消息,似无数火光电石,劈头盖脸地砸在了她的头上,让她猝不及防。等她稍稍镇定一点清醒一点的时候,那成串成串的、无法控制的泪水,一次一次地洒在了医院的走廊里……等止住了泪水,这才又去给丈夫翻身,接屎倒尿。因为她绝不想让丈夫看见自己为此而流一滴眼泪。而这突如其来的厄运让丈夫胡广德知道后,他没有掉一滴眼泪,却有一个在他认为再正常不过的念头:“既然我已成了一个什么都不能做的废人,再也不可能为我一生最疼爱的人,也不能为全家老小尽孝尽责了,还不如赶紧死了,对谁都是最好的解脱……”在出院前的一天夜里,已经想了许多轻生的办法,但却让自己无能也无法做到了结生命的胡广德,最终选择了在人不注意时,将插在身上的导尿管拔了出来:“这样就可以让尿憋死自己,下身没有知觉了,我也没什么疼痛,死了就不连累我的亲人了。”
  等为之而日夜操劳,疲惫至极,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王玉英醒来发现时,胡广德的腹部已肿胀了起来。多少个日日夜夜,一直压迫着自己的伤痛,不在丈夫面前掉一滴眼泪的王玉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放声痛哭了起来:“你为啥要这样啊——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即使好不了,我以后也不指望你做啥,只求你活着给我做个伴,壮个胆,说说话呀——”
  回忆述说到这里的胡广德,如像一曲令人伤感的音乐突然中断那样,半天没了声音,只有那伤心愧疚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了下来。但那次,妻子伤痛的泪水与苦劝并没有就此打消胡广德早早结束生命的念头。
  不几日,于太多的无助与无奈中,王玉英只好将胡广德接出医院,接回家中。而这时,令人无法想象,却活生生地呈现在人们眼前的一幅情景是:那个往日和美幸福的家庭于顷刻间,也似一只行将飘摇倾覆的帆船向王玉英沉沉地压了过来——原本就很困难,现在因丈夫的不幸遭遇而变得一贫如洗的家里,两位年届花甲的老人经不住如此沉重的打击相继病倒,三个尚未成年的儿女(当时,最大的女儿只有12岁,最小的儿子只有5岁)急等着他们的爸爸挣回钱来,赶紧要交学费上学, 14亩的庄稼地撂在那里,原先还指望着丈夫来收割,现如今,他却瘫在了床上。从此,全家人的吃喝拉撒,一切生活来源,还有公婆、丈夫的病痛、安危以及三个儿女的上学用度,全摊在了王玉英一个人的头上。这对一个瘦弱不堪的农家女子是何等残酷的事实啊!此刻的王玉英纵然有分身术,怎能扛得起如此沉重的担子呢——
  还好,这一年,那14亩地的庄稼眼看着要撂在地里,好心的亲朋乡邻实在不忍看胡家的凄惨遭遇,纷纷帮忙,将(除两亩地的洋芋)所有抓紧抢收的农作物收了回来;儿女们的学费是孩子们所在学校的小同学们伸出一双双可爱稚嫩的小手,你一角,我两角……最多的还捐了两元,帮着交上的;公公、婆婆看着儿媳不分白天黑夜,一边随时给瘫在床上的儿子接屎倒尿,翻身,擦洗身体,换药送饭,一边在家里家外,不时小跑着忙三火四,累死累活,像在玩命的情形,让临近七旬的两位老人为此而流着心疼的泪水,强忍着儿子伤残且严重瘫痪的内心伤痛,硬是撑着老迈的身体走下床来,开始帮着王玉英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杂活了……燃眉之急似乎缓解了,那么,往后呢?那无数个往后的漫长岁月,王玉英将怎样面对?(作者:宋长旺 辛雪莲 周清香)

编辑:wangshi 标签:王玉英 不离 高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