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探访台湾105岁老画家王攀元

2013-05-04 23:51:59来源: 2013年05月04日 中国新闻网

打印 字号: T|T
 
 
  5月4日,有“画布上的诗人”之称的台湾105岁画家王攀元和小女儿在宜兰市家中。王攀元1949年来台,以画为生命,虽未回江苏老家或读大学的上海,但仍心系大陆,封笔前创作了《桂林山水》、《雪景》、《江南烟雨》等作品。 董会峰 摄  中新社宜兰5月4日电 题:探访105岁老画家王攀元
 
  中新社记者 董会峰 郑巧
 
  在台湾,有一位为人低调、“内省”型画家:他1949年从大陆来台,历经贫寒,数十年坚持创作;他的作品较少展出,至今未“登陆”,却在岛内名声远扬。
 
  他,就是有“画布上的诗人”之称的王攀元,今年已105岁高龄。 
 
  5月4日,趁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赴宜兰市访视王家之机,中新社驻点记者进行深入采访,了解到这位“百岁人瑞”矢志作画及其背后的故事。
 
  老人家住在二楼,近几年已很少下来,说话迟缓,但逻辑仍清晰。他说,当年承蒙上海美专刘海粟校长和潘玉良的教诲,欣慰的是,自己2001年得到台湾美术界最高奖项“文艺奖”,没有给上海美专丢面子。
 
  王攀元还表示,自己早年孤寂、生活困苦,一块木板白天是画板,晚上做成睡床,有时饿到只能喝白开水,但他一直期勉自己、努力习画。
 
  王攀元,江苏徐家洪人,出身望族,从小就喜欢用写字的毛笔画画。1926年15岁时考入淮安中学,1933年考取复旦大学法律系,上了不到两个月,因志趣不合,即转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我父亲是个孤儿,当年在上海美专求学时,家里不肯资助,又遭遇伤寒,差点病死。还好,有一个季姓红颜知己,在医院里精心照顾他,直至父亲康复。两人还约好一起去法国进修,父亲回江苏家乡要钱不成,又赶上卢沟桥事变爆发,两人无缘再见面。”王攀元的小女儿王多慈如是说。
 
  站在父亲创作的水墨画《一江春水向东流》前,王多慈说,父亲一直挂念那位女友,创作了这幅画,表达他内心永远的遗憾和挂念。
 
  在儿女的心目中,王攀元是一个做事不计较、不爱名利、远离热闹、做事严谨的人,同时不乏浪漫色彩。去年退休、搬来陪伴父亲的王多慈说:“我父亲蛮尊重儿女的学习态度。他除了作画,最爱读书,古今中外的书,他读了很多。此外,他还会弹钢琴、拉二胡。”
 
  记者注意到,王攀元家中摆满了书,以美术、绘画、文学为主,其中还有一本大陆作家所著的《往事并不如烟》。
 
  王多慈说,父亲和同为江苏人的母亲1949年辗转来台后,家里一度揭不开锅,父亲仍在教学之余坚持作画,当年所创作《泣血的太阳》,表达的就是连太阳都为他哭泣的心境。
 
  1987年台湾开放民众赴大陆探亲后,两岸往来渐趋频繁,但王攀元一直没回江苏或上海。但他的心,仍系着大陆。画为心生,他所创作的至今摆在家里的《桂林山水》、《雪景》、《江南烟雨》等作品,就是最好的例证。比如,《雪景》中隐约可见的雪笼茅草屋,很可能就是他小时候在江苏老家的记忆。
 
  “父亲的画作,他都要亲自打理,交给别人不放心。这是他办个人画展很少的一个重要原因。”
 
  王多慈透露,父亲常常说,“画是我的生命”。最近2、3年,他行动不便,但仍时刻想着他的画作。每晚睡觉时,他的周边摆满了画。夜里醒来,他想到了哪幅画,就让家人拿过来,摸一摸、看一看,才继续睡去。
 
  王攀元在97岁时,画了《英雄泪》。王多慈说,那是她父亲封笔前所作的最后一幅画。(完)
 
编 辑:wangshi 标签:探访 台湾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