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从德宁溪王氏家谱

2013-04-22 14:43:35来源:海客杂谈 作者:王天骏

打印 字号: T|T
     宁溪王氏家谱源于少卿公。少卿公大名王从德,生于公元847年,进士出身,在杭州做过唐朝大理寺的少卿,人称少卿公。少卿公在晚唐曾是后来的吴越国开国国君钱鏐的同事。公元907年,钱鏐在杭州称王建立了吴越国,而少卿公‘不与共事’,带着全家隐居到了今天的浙江黄岩的宁溪,至今已是一千一百年。黄岩宁溪的王氏子孙,以少卿公为始祖,以计算到我这一代的天字辈为例,就是三十二代了。
 
  家谱是中华文明兴衰的寒暑表,这在宁溪王氏家谱的命运中也得到充分的反映。中华民族在宋末元初受外族的入侵,文明受到极大的摧残,这段历史对许多地区的摧残和打击都是致命的;明朝以后,尽管传统文化从战乱和蹂躏中顽强的恢复出来了,但许多家族的家谱却永远断裂了。地处山区的宁溪王氏的千年宗谱今天能存在,有两个偶然的因素,一是宁溪王氏家族史在明朝年间出了一件大事,即乌丝坑故纸堆发现大量宋代的王氏族谱资料;二是明代宁溪王氏的子孙中,出了两位大学者,即同为进士出身的王爌,王铃叔侄,两人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却又极其热心的承担了整理和修订家谱的重任,从而对于保存宁溪王氏家史的纪录起了重要的作用。应该说,明代的天时,宁溪的地利,为上述的两个偶然因素的发生创造了条件。唐、宋、明是中华文明大放光彩的三个鼎盛时期,而宁溪王氏家谱有唐朝的根,宋代的内涵,明代的复兴,恰恰反映了中华文明历经沧桑的文明轨迹。
 
  中华文明在进入十九世纪的中叶后就逐渐衰落了。从鸦片战争到甲午风云,东方文明被西方文明打得落花流水,东方文明从此进入了低潮。应该说,从新文化运动的“打倒孔家店”,到三十年代的“全盘西化”,再到文化大革命的“破旧立新”,几乎整个二十世纪,传统的东方文明是在失落、徘徊和混乱中走过来的。王氏家谱的遭遇正是这一历史春秋的直接写照:王氏家谱除在二十世纪初有过一次整理外,直到改革开放的1994年之前的八、九十年间,几乎一直处于无人问津和被唾弃、被诅咒,被销毁的地位。
 
  1994年,宁溪王氏家谱终于在冷落了几十年后得到了一次整理,这要归功于振兴中华的大气候,更要感谢那些投身其中,热忱奉献的王氏子孙。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理解他们的用心和行动,有人说,这家谱长期以来就有四旧的恶名,现在来谈整理,实在是多此一举 !也有人问,一部家谱,说的都是过去的事情,既不能用来搞经济建设,也不能用来赚钱,它的作用和价值究竟在哪里 ?每逢听到这些议论,我总会生出无限感慨。作为一个移居海外多年的黄岩子孙,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西方社会中而又不甘于被西方文明同化的中国人来说,当我听到家谱这二个字时,我看到的不是一本家谱,而是炎黄子孙引为自豪的精神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千千万万漂泊游子的根。从家谱谈到中华文明,我愿意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在海外所亲身经历的几个关于“根”的小故事。
 
  八十年代,在一次美国校园的聚会上,我和几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讨论起上帝,没想到在场的七、八个研究生中只有我一个是不信上帝的,我一下子陷于了众人的围攻之中。看我毫无怯色,一位信教的台湾同学突然跳上了凳子,十分神气的说,“大家不要响,让我来问他一个问题”。“回答我”,他对我说,“如果说没有上帝,那么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相信上帝 ?”。我本来就处于孤立的地位,被他一问,也楞了一下,就在这一瞬间,我在心里问我自己,“世界上真是人人信上帝吗 ?”,我突然想起了我的亲人,我的家族,我的祖先:我的父母不信上帝,我的祖父不信上帝,我的曾祖父也不信……,再说,我的祖先多少代不信上帝,不是也一代一代走过来了吗?想到这里,心里有了底,我就说,在我回答你的问题前,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假如世界真是上帝主宰一切的话,那世界上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人和他们那么多代的祖先都不信上帝 ?”。顿时,全场一片鸦雀无声。多年来,我常在想,那天我能理直气壮的回答,不正是因为在我的背后,我有一个强大的文化后盾,有一个由成千上万的家谱维系着的上百代人和他们的生活方式所自然生成的文化自信心吗?看到今天的人们在整理家谱,我总感到由衷的安慰,我们整理的是家谱,保存的却是我们民族的文化和历史遗产,只有一份历史悠久、内涵丰富的中华民族的文化和历史遗产才能帮助我们重建中华民族的自信心啊 !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我在美国校园曾认识的一个中国女学生:她属于文革后成长的年轻人,父亲是国内某地的一个区委书记,母亲是做人事的政工干部。大学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一段动人的音乐吸引她走进了一个教堂,而一位亲切的牧师问她的几个问题引起了她的深思:“你知道人是谁创造的吗?”,“你知道人死后灵魂去了那里?”,“你知道上帝吗?”。她的确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她只知道阶级斗争创造了历史,她只知道人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很快,她就成了一个虔诚的信徒。有一天,我在她从教堂查经班出来的路上碰上她,她眼里充满了幸福的泪花,十分认真的对我说,“今天我突然觉得我能和神交流了,我现在是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我终于认识了“主”,难过的是可怜我那远在中国的父母还不能得到耶稣的关怀……”。我曾为她竟如此全副身心的投入别人创造的文化氛围而诧异,仔细想想,也难怪,她成长在一个文革的动乱年代,时代切断了她那一代人从传统文化的土壤中汲取营养的根啊。
 
  我有过一位秘鲁来的同学,得知他是印地安人的后裔后,我好奇地问他,“秘鲁人有自己的宗教吗?”,他说,“当然有,我们国家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天主教徒”。想到西班牙殖民者在南美洲曾有四百多年的影响,我当时也就以十分理解的心态接受了他的回答。直到五年后,我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看过一个有关玛雅文明和印加文化的展览,才十分震惊的发现秘鲁人的祖先曾有过自己非常辉煌的非基督的文化和传统。而这一切,却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被破坏了。西班牙人为了便于统治当地人,曾有意识的大规模的摧毁当地人的文字,书籍,文化和传统。今天的秘鲁人说的全是西班牙语,信的全是罗马天主教,秘鲁人的根完全被切断了。
 
  比起秘鲁人来,中国人是幸运的,就在西班牙人焚烧秘鲁人祖先的文字纪录的十五、十六世纪,我们的先人王爌,王铃还能在宁溪重整王氏的家谱。中国人或许还应该感到庆幸,在西方文明一次次的冲击面前,中华文明至今还没有落到玛雅文明和印加文化的地步。然而,文明承受历史冲击的能力究竟还是有限的,一个悠久的文明如果长期得不到应有的照顾和关怀,它也是会消亡的。在暴风雨面前,即使参天大树也会被连根拔起。
 
  近二十年多来,在伟人邓小平的领导和指引下,中国的经济实力和人民的生活水平都有了举世瞩目的提高。为了建成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先进国家,中国人民正在为恢复古老的东方文明的传统而奋斗,举国上下都在为赋予传统以先进文明的内涵而努力。君不见,一场中华文明复兴的春天正在到来,宁溪王氏家谱的整理工作的再次开展,正是这场春天里的开放的又一株报春花。作为一个侨居海外的王氏子孙,我愿在这里向多年来为整理宁溪王氏宗谱做不懈努力的同胞们致以由衷的敬意,让我们同心协力为振兴我们古老的东方文明而共同努力。
 
 
 
 
 
 
 
编 辑:cml 标签:寻根 重拾 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