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历史文化纪实·王 三 善 与 苏 三

2013-04-21 21:55:17来源:袁文博客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一)
                 美少年风流倜傥   南京城缘结苏三
 
       翻开一部《明史》:“王三善,字彭伯,永城人。万历二十九年进士。由荆州推官入为吏部主事。……。历考功文选郎中,进太常少卿。”
         “天启元年十月,擢右佥都御史,代李橒巡抚贵州。时奢崇明已陷重庆。明年二月,安邦彦亦反,围贵阳。……”
      “三善以二万人破贼十万,……” 战事途中,遭叛徒诡计,王三善被害。朝廷“加兵部右侍郎,……,崇祯改元,赠兵部尚书”。
      在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中,王三善率军以两万胜十万的“贵阳之战”是榜上有名的。
      王三善是明嘉靖44年(公元1565年)人,其父王禄,字凤溪,关于他是否在朝做过京官,难以考证。《警世通言》里说,王琼(三公子之父)累官礼部尚书,《警世通言》为小说,虽有所依托,但不可料定;在《玉堂春小考》里说,王金龙的父亲是兵部尚书,此为一家之言;另有《王金龙与玉堂春正传》讲道,王三善的父亲“捐了个五品员外郎”,此说应比较可信。据代代口传,王家有良田数顷,并经营酒业生意。常言道,墙内开花墙外香,他们把外地酒引了进来,贱进贱出,南北对调,生意渐成规模,为当时豫东一大商家。有了钱,捐个官,且是“员外郎”,有地位,又不耽误在家做生意,看来是件好事。
      王氏史祖根在山西洪洞,先祖山东诸城琅琊,祖辈由安徽岳西迁居河南永城柘树集。要说“王氏”的起源,可上溯至“晋太子”一人。——晋公,字子乔,齐国周灵王的太子,故称“太子晋”,因直言进谏,被贬为庶民,赐“王”姓,此乃中国“王”姓之始,太子晋是始祖。后经多次迁徙繁衍,植根山西洪洞。洪洞王氏,因当地灾患,人口稠密,政府强制外迁,历经120年,王氏迁入河南、山东、河北、山东等地,日后遍及全国各地。迁入河南的王氏,有一支来到了永城。经王禄这一代,又迁到大王庄。王三善就出生这个村子,他一生的成长、曲折和辉煌,至今还为后人津津乐道。而其祖辈从岳西走到永城,还有一段传说故事。
     太子晋十九世孙“友六公”,生有三个儿子,即伏一、伏二和伏元,家业厚实,兄弟仨分家的时候,老大与老三要这要那,老二却只要了一个筐,装了些银子便离家北上。山里住够了,就一路直奔豫东大平原。千里迢迢,路途艰难,所带的银两花光了,此时已到年关,也无钱住店,连家眷一行几口都住进了破庙。伏二在家哪受过这样的苦,夜夜难眠,一晚他迷迷糊糊梦见了两匹金马在庙后嘶鸣玩耍,醒来天已渐亮,伏二似有所悟,就去庙后挖了起来,还真的挖出来两个“金马”。他大喜过望,想必是菩萨保佑,忙带领家人庙中磕头,然后,朝庙后正北方向绝尘而去。走呀走呀,终于在永城柘树集落了根,有了“金马”的底子,家越发越大。据《琅琊王氏宗谱》记载,伏二是永城柘树集开阜始祖。    
       王三善兄弟四人,大哥王三极,贡生,明万历年间在南京任监司;二哥王三益,任山东曹州太守;四弟王三德,进士,官至杭州严右参政,大造于浙、鲁,著有《事有堂文集》、《醉石轩石刻》和《恒言忆》三种;王三善排行第三,中进士后,先后任翰林院编修、荆州推官,为官公正廉明,曾平反楚宗等人冤案。后任吏部文选,他因才用人,不阿权贵。明光宗泰昌改元(1620年秋),升任太常少卿。明熹宗天启元年(1621年)十月、王三善升任右佥都御史,  兵部侍郎等职,著有《四书解》、《易经解》。在解救贵阳之后的战役中,为国捐躯,加封至兵部尚书、太子太保。
      自幼聪慧过人的王三善,天生颖异。王家几个儿子后来陆续迁出祖居之地——永城大王庄,大儿三极,迁居县南七里朱王庄;二儿三益,迁居县西南七里莫王庄;四子三德,迁居县城东北二十五里王花园;只有三善留居大王庄,所以,祖祖辈辈就有了传说。
     小时候的王三善生得肥头大耳,满脸福像,特别是一对调皮的大眼睛,更是惹人喜爱。据说,从小就可以看出王三善性格刚强,说哭就哭,一哭就凶,且不喜人哄。一岁的时候,家人要他“抓周”,代表工、农、商、学、兵的用品,样样齐全,看他抓什么,周岁的他一把拿起了书和笔,眼睛还看着刀、枪。父亲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喜文爱武,如是文武全才,堪当国之栋梁。
      王三善三岁背诗、五岁入学、六岁便能卜卦,这卜卦亦非专修,只是路上所见、街旁所听,可谓道听途说而已,但他已经学会了。旧时有以“白眉”行容良才之说,即“三国”时有位马良,是个英勇善战的武将,他们兄弟五人,都以“常”为字,号称“五常”,虽个个有才,但马良最优,又因马良眉中有白毛,世人便生出一句俗语:“马氏五常,白眉最良。”后来,人们就以“白眉”借指兄弟中最优秀、最杰出的人。王三善兄弟四人同在学校读书,而三善最佳,所以,师生们都称三善为“王氏白眉”。至此,王三善的才学可略见一斑。其《墓志铭》记曰:“公自作诸生,每试辄第一人,选入成钧,复居第一人。常试常第一。”
       十七岁那年,王三善奉父亲之命,带家人王定赴南京催要欠款。按老爷吩咐,三公子坐旅店读书,掌管银账,由王定外出催收,还算顺利,他仨月有余,催收了三万两白银。事成之后,难免要去秦淮河畔走走,也是缘分,在那轻歌曼舞、洞箫腔笛中,他结识了歌妓苏三。
      苏三,原名周玉洁(一说姓郑),明代山西大同府周家庄人。五岁时父母双亡,后被拐卖到妓院,遂改姓为苏,她排行第三,便称为苏三。苏三天生丽质,聪慧好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玉堂春”是她的花名。说起这名字,还是王三善送的,因古乐府里有诗云:“黄金为君门,白玉为金堂。玉容谁能倾,倾城在一弹。”遂为苏三起了个名字——“玉堂春”。另取腾飞之意,还为自己起了个别名——“王金龙”。
       王三善相遇苏三,一见钟情,原那苏三出身官宦之家,父亲早亡,母亲改嫁,好景不长,继父病故,孤儿寡母背井离乡,母亲病倒破庙,玉姐自卖自身,落入烟花之地。那玉堂春与王三公子如何,《警世通言》第24回中如是写道:“公子看玉堂春果然生得好:鬓挽乌云,眉弯新月。肌凝瑞雪,脸衬朝霞。袖中玉笋尖尖,裙下金莲窄窄。雅淡梳妆偏有韵,不施脂粉自多姿。便数尽满院名姝,总输他十分春色。玉姐偷看公子,眉清目秀,面白唇红,身段风流,衣裳清楚,心中也是暗喜。”三公子听了苏三身世,发誓要为玉姐赎身,并立下山盟海誓……。  “  老鸨见公子大方,是个有钱的主,便一再说谎,欠下许多债负,都替他还。又打若干首饰酒器,做若干衣服,又许他改造房子。又造百花楼一座,与玉堂春做卧房。随其科派,件件许了。……,莫说上头,做生,讨粉头,买丫环,连亡八的寿圹都打得到。三官手内财空。亡八一见无钱,凡事疏淡,不照常答应奉承。又住了半月,一家大小作闹起来。老鸨对玉姐说:‘有钱便是本司院,无钱便是养济院 ’。王公子没钱了,还留在此做甚……。” 在那里不到一年, 三善床头金尽, 被老鸨赶了出院门。
      苏三情真,又在郊外寻着情郎,设计又回到怡春院,“……,就将镜子拆开,各执一半,日后为记。玉姐说:‘你败了三万两银子,空手而回,我将金银首饰器皿,都与你拿去罢。’”赠了体己细软之后,又嘱其发奋上进,学成回来接人……
     王三善从南京辗转回来之后,不敢拜见父亲,知道非有严惩不可。他先托两位姑爷前去说情,刘姑爷、何姑爷双双去见岳父大人,以闲聊入手,由浅入深,由远及近,千言万语劝下了老爷,应允收下三善,但要打一百大板。姐姐、姐夫见三官一路风寒,身体虚弱,哪禁得起这一百大板,就是五十板也没命了。无奈,父命难违,他们各替弟弟挨了20下,才算救了三善一命。
      又进书房,心猿意马,三善痛定思痛,恐辜负了苏三一片美意,这才浪子回头,苦读诗书,天天三更才睡,五更又起,手不离书,书不离手,好似回到了从前,风流倜傥一公子。后来,学成选入“国子监”。
       明代的国子监,即国府大学。王三善在生员中出类拔萃,国子监可是人才济济之地,但王三善依然是佼佼者。督学王柱石大人非常欣赏他,让弟弟哀白公聘三善为家教,辅导其儿子淑汴。刚到国子监不久的王三善,哪敢担此重任,推辞再三而不能,只好就任。不过两年,淑汴金榜题名,进士及第。哀白公兴高采烈,拿着王三善的八股文在同僚面前夸赞:“中州之瞿塘也。”瞿塘峡乃长江三峡之门户,此喻王三善是中原才子之首。
     王三公子不仅文采出众,而且豁达大度,不受世俗礼法限制。明朝颁有禁令,不准儒生议论国事。而三善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广交英雄豪杰,文人志士,一起谈诗论政,寻求治国良方。当友人提醒他时,三善却说:“治国不当,何畏人言。”他心胸坦荡,解危济困。乡里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朋友中有一位寒门秀才,父亡母病,无钱医治,王三善送银十两,治好了秀才母亲的病,救了他一家,母子二人登门叩头谢恩。
      王三善于万历二十八年(公元1601年)进京赶考,果然天随人愿,三善进士及第,金榜二甲第八名,录南宫——礼部翰林院。明朝司马练国事所撰《赠兵部尚书中丞王公墓志铭》开篇就写明了这些:“大中丞王公者,一代名硕也,讳三善,字尤名,别号彭伯。自杭(州)家于永(城),至累赠中丞。……,一时廪学宫者四人,王氏白眉,尤称叔子,叔子即公也。公自作诸生,每试辄第一人,选入成钧,复居第一人。学使者王柱石公深器重之,令其弟太史哀白公,聘公训其子淑汴,得成进士。哀白公……咸击节曰:‘中州之瞿塘也。’万历丁酉举于乡,辛丑第南宫,当馆选,……。”
 
 
编辑:wangshi 标签:历史文化 纪实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