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抗日连长王纪勋后人想为他申报烈士

2013-04-20 11:10:41来源:2013年04月19日山西晚报

打印 字号: T|T
 
吉县统战部出具的《关于王纪勋一九三八年抗日牺牲的函告》
 
 
  本报4月17日讯(记者 刘俊卿)从临汾吉县人祖山祭奠亲人归来,为抗击日寇而英勇牺牲的原晋绥军上尉连长王纪勋的后人,特别想为其申报烈士。记者走访民政部门得知,根据有关规定,应由其直系亲属在户籍所在地向民政部门提出申请,并提供可靠资料,然后民政部门逐级上报,最终获得省政府批准,方能成为烈士。
 
  今年清明节,吉县人祖山抗日阻击战遗址迎来了一群特殊的扫墓人,他们就是本报曾连续报道并辗转找寻到的、为抗击日寇而英勇牺牲的原晋绥军上尉连长王纪勋的女儿孟玉莲(随母改嫁后改姓)、侄女王希兰和王希枝以及他们的后人。孟玉莲老人此行受到了吉县县委、县政府及人祖山旅游开发公司的重视,除了敬献花圈和祭拜仪式外,吉县方面还专门召开座谈会,向孟玉莲一家讲述了有关人祖山阻击战的历史资料。人祖山上发现的碑文显示,王纪勋系“晋绥军第66师206旅第431团2营5连连长”。应家属要求,吉县统战部向王纪勋的出生地,现阳高县的统战部门,以文件的形式出具了《关于王纪勋一九三八年抗日牺牲的函告》。
 
  按照已故吉县政协委员、时任晋绥军66师206旅431团3营7连3排9班班长杨凤桐的口述资料,1938年,为粉碎侵华日军强渡黄河会剿第二战区主力部队的阴谋,晋绥军第66师206旅431团,在吉县人祖山与步骑炮联合的日军第118师团谷口园二郎部为首的5000余名日军,展开了一场异常惨烈的阻击战。经过3月18日一夜激战,日军撤退,包括上尉连长王纪勋在内的126名官兵长眠于人祖山上。
 
  对于人祖山阻击战的经过,目前除了杨凤桐的口述资料外,还有时任66师206旅431团3营营副李晏仲的相关回忆文章。另外,位于吉县克难坡的“抗日战争第二战区纪念馆”,对此也有相关记载。
 
  采访中,王纪勋的侄女王希枝对记者说:“此次人祖山之行,我们亲临伯父曾经浴血奋战的地方,目睹刻有伯父名字的墓碑,心中充满感动和自豪。近期看到有关陕西省政府批准了几名抗战牺牲的国民党军人为烈士的报道后,我们和姐姐孟玉莲商量,也想为伯父申报烈士,以此告慰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昨天上午,记者陪同王希兰、王希枝及王希枝的丈夫柴存贵一同前往阳高县,将吉县县委统战部出具的《关于王纪勋一九三八年抗日牺牲的函告》交给了阳高县委统战部部长孟明。柴存贵代表王纪勋家属提出,为了方便亲属祭拜,他们想在大伯的老家阳高县友宰镇后贵仁村,给大伯修一个衣冠冢。此外,他们向孟部长表达了想为大伯申报烈士的愿望。孟部长表示,他已经从本报的报道中了解了有关王纪勋的事迹,他完全支持家属的合理要求,并将努力帮助他们达成心愿,告慰抗日英烈的在天之灵。
 
  随后,孟部长致电阳高县友宰镇负责人说明情况,该负责人表示抗日英雄魂归故里是好事,乡镇府帮助协调用地,家属可以随时办理。
 
  今天上午,记者从大同市民政部门获悉,根据国务院发布民[1983]优46号《关于对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国民党人和其他爱国人士追认为革命烈士问题的通知》,规定“遗属主动提出申请,并有可靠证明者,可以追认为革命烈士”。大同市民政局优抚科科长合玉霞告诉记者,为王纪勋申请烈士,应当由其女儿孟玉莲在户籍所在地朔州市朔城区向民政部门提出申请,并尽可能提供原始资料,然后由当地民政部门以政府名义,一级一级往上报,最终获得省政府批准,方能成为烈士。
 
  链接
 
  陕西批准5名抗战牺牲的国民党军人为烈士
 
  3月28日,陕西省人民政府以陕政函[2013]46号文,向商洛市人民政府下发了《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批准徐治帮等5名同志为烈士的批复》,批复内容为:“商洛市商州区徐治帮、洛南县郝兴泗、商南县任丙杨、柞水县吴宗树、汪家强5名同志,系原国民党陆军第四集团军96军177师530旅1059团3营一等兵,1939年1月23日在山西省平陆县洪池乡西郑村中条山对日作战中牺牲。根据民政部《关于对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国民党人和其他爱国人士追认为革命烈士问题的通知》(民〔1983〕优46号)规定,批准徐治帮、郝兴泗、任丙杨、吴宗树、汪家强5名同志为烈士。”
 
  同日,陕西省人民政府还向宝鸡市人民政府发布批复,同意追认原国民党骑兵四师十二团上校团长孙荫芝为烈士。孙荫芝为河北丰润人,于1939年8月24日在河南获嘉地区对日作战中阵亡。4月8日,陕西省人民政府将批复发布在了省政府网站上。
 
  相关
 
  机缘巧合 人祖山阻击战126位战士名单凑齐
 
  人祖山阻击战总指挥孙福麟后人欲前往祭拜
 
  本报4月18日讯(记者 段树聪)今日,记者从吉县人祖山景区开发指挥部了解到,此前本报曾连续报道过的人祖山阻击战晋绥军126名战士纪念碑,经过人祖山开发指挥部工作人员坚持不懈的寻找,今日终于完整面世,此前缺失的两名战士的名字也得以确认,人祖山景区开发指挥部今日将全部战士姓名公布,希望本报帮助寻找战士后人及亲属。
 
  1938年的吉县人祖山阻击战中,晋绥军将士以126人的生命代价打败日寇步骑炮联队5000多人,创造了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当时立有126名战士的纪念碑,另外在阻击战中负担了重要阻击任务的王纪勋连长,还被营长单独立碑纪念。但因为立碑时属于战乱年代,经过数十年风雨洗礼,烈士纪念碑被残缺一角,碑上所记载126位战士中,有两位战士姓名残缺,此事一直是人祖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所有工作人员心中的一件憾事。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人祖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文化部部长冯彦山教授在人祖山阻击战旧址的一次考察过程中,意外在公路旁发现一块三角形刻有两个人名的石碑残片,觉得可能与纪念碑有关系,便予以收藏。后来经过他和工作人员对126位战士姓名的详细校验核对,发现最后两位战士之名,并非风蚀剥落难以辨认,而是石碑缺少一角,拿此前捡到的残片加以拼对,两位一直缺失的战士姓名赫然显现:范应才、李迷信。但冯教授告诉记者,虽然经过努力烈士碑得以恢复,但终因断裂处字迹损伤,有一人姓名中一字依旧无法清晰辨认,所以“应”字或为他字(
 
  作者:刘俊卿来源刘俊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