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福鼎名儒——钦赐乡贤王锡龄

2013-01-25 16:08:10来源:王世昌 冯文喜

打印 字号: T|T

      王锡龄(1757—1818),原名锡聆、榜名永龄,字乔松,号虚谷,又别字空同。福鼎秦屿人,闽王王审知三十一世裔孙。乾隆丙午科(1786年)举人,栋选知县,托辞不就。乾隆皇帝授予 “钦赐乡贤”。一生钟爱教育,以授徒讲学为乐,以著书自娱。系清嘉庆版《福鼎县志》协修。清四品福鼎知县黄鼎翰总纂《福鼎乡土志》载王锡龄为福鼎名儒,祀乡贤。

 

书香世家,蜚声黉序

王锡龄是秦屿锦城王氏第七世孙,这系王氏于明未清初始迁秦屿。嘉庆丙寅年(1806),王锡龄于蚤闲斋撰写《秦江王氏家谱续修序》,他说,其始祖王陇前贩盐为业,曾由福清沿海来到福宁州水澳,后来因水澳多受倭寇骚扰无法安生,再迁到秦屿。其实王姓传第五世王子仁时,家业开始昌达,并成为书香门弟,他在乾隆庚午年(1750)五月题兰亭书舍(王子仁的书房名)中说:“余祖分自太原,递传而盛于闽东,越明季播迁,余太公遂营于长溪邑下。”王子仁字安卿,号敦斋,乾隆八年(1743)孝取郡庠十二名,补郡增贡生,曾任福州府教授。王孙恭是王锡龄的父亲,字敬相,号恪亭,由邑廩生中式乾隆廿五年(1760)庚辰科第二十七名举人。政和县训导,调任漳州府诏安县教谕。福州府教授,兼鳌峰监理。主讲鳌峰书院、星溪云根书院,培养许多优秀人才,被福建省学政誉为“海邦师范”。秦屿城年久失修,他上书地方官员,倡议修筑。

王子仁、王孙恭、王锡龄是王氏家族中三个承前启后人物。民国八年(1919),王景锵在王姓家族的一份《序》中总结说:“及五世祖敦斋公读书为名,下士补郡,增广生躬行,孝弟加勉。六世祖恪亭公而后科名益发达,父子兄弟姪孙相继登贤,书者六同榜,膺拔者四,其余以禀增附蜚声黉序,代不乏人。”从乾隆二十五年(1760)至光绪年间,王室家人考中举人贡生二十一人,国学生、秀才八十八人,曾一度出现“父子公孙六举人、叔侄兄弟五拔贡”的传奇佳话。他们即王子仁(乾隆八年1744增贡生)、王孙恭(乾隆二十五年1760举人)、王家宾(乾隆四十二1777年拔贡\举人)、王锡聆(乾隆五十一年1786举人)王绍言(乾隆五十四年1789举人)、王圣保(道光十七年1838拔贡)、王祖望(道光十七年1838举人)、王守锐(道光二十九1849年拔贡)、王守愿(道光二十九年1849拔贡)、王起钧(同治元年1862举人)。

 

创建书院,培育后学

清乾隆年间,政府倡导开办书院,各家书塾学堂之风也开始盛行。乾隆五十一年(1786)举人王孙恭、王锡龄父子倡建私塾见山楼,俗称仓楼,历近二年始成规模。见山楼坐落在秦屿古城北路十六号,占地七百多平方米。整个书院坐北朝南,因见山楼前面是一片开阔地,上楼打开窗门,前面的远山近水一览无遗,尽收眼底,可谓是开门见山,得名“见山楼”。

楼院内中央建有一幢七溜面高七米,深十米的双层木质结构主楼,主楼中间是书院大厅,也叫学堂,是学子上课场所。大厅两侧底层是谷仓,存放王氏宗祠的公粮,至今仓内墙壁地板上依稀还能看到当年涂有防虫蛀的白石灰痕迹。楼上左侧是先生休息处,中间大堂是文人墨客登高望远,饮酒作诗休闲处。当年秦屿“八君子”曾在此开赛诗会。主楼后面是后花园。园中四面建有一座三溜面单层砖木结构朱子祠,内供有朱熹神像。朱子祠建筑风格精致,青砖灰瓦,两旁勾翘檐角。祠前左右有两棵榕树,右旁还有一口鱼池,当年是防火备用,左旁假山种有奇花异草。整个书院布局古朴典雅,是个习文修身养性的好地方。近年,王姓家族对见山楼进行整修,修建门楼,围墙正门楣上镶“见山楼”石刻和“莲川世泽长、书楼家声远”的楹联。

在同时期,王锡龄还与同宗“三槐王姓”王遐春(1760—1829年,字文周,号东岚)创建秦屿龙门书院。据王氏宗谱中载王锡龄、王遐春与乡人创建书院的过程:“(王遐春)又与宗孝廉虚谷等移建莲峰书院于集贤社,改名为龙门书院。中祀文昌,廓旧规而更爽,垲廛里,端直甍,宇斯建材,度其钜工期之谋。乃筑徼道,乃增横舍,乃度堂筵,乃量室几,丽未及侈,朴而不陋,臂肌分理。观者艳而谓之华然,而宏规举矣。”并且每年春秋遵旧仪享祭,以二月初三日为春祭,秋祭就另外择吉时而祀。嘉庆六年(1801)颁行典,由烽火营参将主持祭祀文昌,书院所在文昌祭典的礼仪器具也是王锡龄、王遐春等人所筹办。龙门书院与文昌阁实为一体之建筑,四合院加一天井构筑,为木质砖瓦构建,建筑坐南向北,抬梁式,硬山顶。面阔五间,进深四柱。中为天井,长近十八米,宽近九米,井沿以青石造砌,井中以三合土筑。左右为两厢,两两对称。前为二层楼房,铺设木板,窗门几净。建筑面积达二百多平方米。参照文献记载,书院分置“徼道”、“横舍”、“堂筵”、“室几”等部分,做到华丽,但不奢侈:简朴,而又不是简陋,达到让人感觉是肃静、尊严,这是一座书院应有的氛围。

王锡龄热心文化教育事业,还在太姥山下办起秋溪学堂,广招当地贫苦子弟,免费入学,还陆续延聘侯官名士谢金銮,翰林院编修、《福建通志》主编陈寿祺,台湾府教授郑兼才,林则徐老师、曾任翰林院编修、监察御史游光绎等硕儒来授课讲学,一时秦屿文风盛行,人才辈出。清朝时期,福鼎科试考中举人、抜贡秦屿籍考中十九名,而王锡龄家族就考中举人六人、抜贡五人。 

由于历史战乱,加上文革期间浩劫,目前见山楼面目全非,只剩下三榴残破木屋,大部分被拆解改建其他宫殿庙宇。大量珍贵书籍、文物被毁,当时见山楼“贡元”、“举人”、“钦赐乡贤”等楹联、牌匾、名人字画题词,大多在文革时期破“四旧”中烧毁,令人痛惜。

 

著书立说,多所成就

王锡龄年幼聪颖,勤奋读书,常过目不忘,尤精于朱熹理学研究,兼精天文、岐黄之书。乾隆五十五年(1790),王锡龄赴北京会试,得到相国刘墉和彭文敬赏识,受聘为相国府馆师,所收学生大都是王公贵族子弟,其中还有皇太子。在京三年,弟子们学业大进,相国十分感激,向乾隆皇帝推举委以高官。但王锡龄无意官场,而婉言谢绝。曾与文坛闽侯谢金銮、陈廷焕,福安陈从潮为友,人称八闽文坛“四君子”。清朝相国彭文敬(号蕴章)称王锡龄“生酿既深,自然流露。”,评价他的诗“气清笔健”。据《福建通志》载,福建梁章钜,长乐人,官江苏巡抚兼两江总督,有京居怀王虚谷孝廉句,评价王锡龄“虚谷苦嗜学、深思如有神,设施备文武,理绪参天人”。王锡龄好文采,嘉庆已巳年(1809)六月,他作《秉彛堂记》,有陶渊明《桃花源记》之风,文中所描绘的景色,是曾与见山楼齐名的朱姓族塾秉彛堂。王锡龄著有《周易十家集解》,《春秋三家经文同异考》,《蚤闲斋日录》,《见山楼稿》、《水源木本录》、《先忧录》、《虚谷诗文集》等若干卷,曾藏于见山楼上大堂藏书楼。王姓主要大量收集当地名儒及家族名人的著作,包括王孙恭《太姥续集》、《寄草芦无聊集》、《榕阴书屋集》、《熊山学吼星溪集》。王绍言的《先儒言行录》。王守锐《迟云诗抄》等及一些书画,计上千册。

王锡龄还热心于公益事业,厚宗族,建四亲祠,依《朱子家礼》为条约,倡捐礼田,资助贫困学子乡试,赡养孤寡老弱。嘉庆初年,秦屿沿海匪患严重,为保家安民,他积极带头捐资,协助地方巡检修城堡,浚河沟、筑海桩,以防贼寇来侵。他的种种善举,震动朝廷,乾隆皇帝授予匾额“钦赐乡贤”。(钦赐乡贤牌匾毁于文革)。并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敕令入福鼎乡贤祠,供后人四季祭祀。《福鼎县志》卷二十之祠祀志载:福鼎乡贤祠在县城棂星门右,王锡龄是福鼎清朝唯一一位由县政府奉祀之人。

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王锡龄在家与世长辞,终年六十二岁,墓在秦屿东埕塘边红下山,清福建乡试解元、福安陈从潮为其撰写墓志铭,评价他:“生平器量宽洪,能忍人所不能忍,好学不倦,博极群书,兼精岐黄针灸之术,凡有求无不立应。遇贫苦无力,复资之以药饵,闾里称为长者。”、“德性和平,与物无忤,好学深思,博通今古。”《福鼎县志》卷七,将王锡龄居处和墓地列入福鼎名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