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天下人皆服的“白头状元”

2013-01-24 14:39:05来源:姑苏晚报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宝应“四大家族”中的王氏,先世居苏州,明季徙宝应白田。一世王乾,业农;二世王岩,嘉靖三十五年生,万历三十一年卒;三世王有容,顺治八年恩贡生,康熙三年选泰和县知县,有政绩;四世王凝鼎,康熙九年贡生;五世王式丹,康熙四十二年会试殿试皆第一,康熙钦定状元。
    王式丹(1645-1718),字方若,号楼村,宝应历史上唯一的状元。王式丹59岁时中状元,是清代科举史上年纪最大的状元,所以人称“白头状元”。

    少年才子老来“跃龙门”

 王式丹生于书香门第,勤奋好学,少负文名,20多岁时其诗词就被当时人评价为“弘深清壮,沉郁顿挫,以为绝伦”。
    但这位才子的科举道路却颇为不顺,早年屡试不中,而立之年才补上一名秀才。
    康熙四十年(1701),已经57岁的王式丹,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这一年岁末,王式丹为了糊口,在宝应县城街头摆了一张桌子为人代写春联,桌上有一手炉,炉上炖一壶研墨用的热酒,联句文采飞扬,书法铁画银钩。
    恰好,江南巡抚宋荦微服私访,官船停靠宝应码头。宋登岸漫步,看到王式丹的书摊,遂上前招呼:“我有一上联,劳您对下联”,王式丹含笑点头。宋吟道:“壶中热酒翻花滚”,王脱口应对:“案上春联带草书”,提笔一挥而就。宋拍手叫绝,问清姓名交代几句,拱手而去。第二天,王式丹去衙门领取助学纹 银,此时他方知道,昨天出上联者,乃是巡抚宋大人。后宋荦辑《江左十五才子诗选》,列王式丹为第一,王式丹顿时誉满江淮。
    康熙四十一年,王式丹乡试中举,次年赴京会试,此时,他的名气已经远播京都。会试总裁官东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熊赐履等人看了王式丹三场卷,评价极高,都称此考生必定是“宿学巨儒”,考官们一致推举他为会试第一。
    不料,王式丹在殿试中遇到了麻烦。按照惯例,殿试时,会试第一、二名皆列一甲,而这次殿试读卷官却将王式丹卷列第五,这分明是将王式丹排斥在三鼎甲之外。所幸的是,在殿试时,康熙皇帝阅第一卷、第二卷毕,便指名要阅王式丹的卷子。阅后大加奖许,评为:“文字绝好,字亦去得。”
    康熙问满朝大臣:“此卷作状头,天下人服否?”皆对曰:“无有不服者。 ”“皓首穷经”的王式丹就这样成为了状元。
    康熙为什么这样特别关注王式丹呢?这还有一段前因。
    康熙很重视人才,在南巡江浙时发现了王式丹。王式丹会试夺魁后,会试录到了康熙那里,康熙便向江南巡抚宋荦打探其人,宋荦竭力向康熙提荐:“臣尝见其诗。此江南志名士,天下久屈此人,臣敢以得人贺。”
    登科后,王式丹被授予其翰林院修撰之职,深受康熙的恩宠。例如,王式丹入教习馆读书,康熙特谕免试;纂修《皇舆图表》又破例特命王式丹参与;武英殿设局纂修《佩文韵府》,康熙命孙恺大总其事,以王式丹及虞轩副之。曾有人言王式丹重听(耳聋),意在使康熙轻之,而康熙不以为然,说:“朕用王某处甚多,于耳无与也。 ”
    王式丹在翰林院先后分修《一统志》及《佩文韵府》、《渊鉴类函》等,又分校二十一府诸书,康熙赐以松花砚及书籍多部,有《御制文集》、《朱子全书》及《群芳谱》等。眷遇之隆,于此可见。

    十载翰林“勉为清白吏”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王式丹因为受到了皇帝的恩宠而遭到了朝中小人的猜忌和诋毁。

  王式丹生性恬淡,不会溜须拍马,他的会试恩师熊赐履奉公出差,太太留在了京师,他遂与同僚赵某商量要不要去探望熊太太,赵某嘴上说不要,背地里却准备了厚礼单独前往熊府,而老实巴交的王式丹就没有去。熊因此对王式丹不满。后来,朝廷选拔各省乡试主考官时,熊赐履在皇帝面前就不提王式丹。   

  康熙四十三、四十四年,朝廷中发生了陈汝弼案。陈汝弼时任吏部文选清吏司郎中,给事中王原弹劾他受赃枉法,革职交刑部拘讯,定罪为“计赃论绞(绞刑)”。康熙察其不实,令议政大臣、九卿詹事科道等赴刑部衙门会审,以舒辂为首的满大臣还是定“情真立斩”(情况属实,立即处斩),李振宇和王鸿绪等汉大臣则提出异议,舒辂因改“立绞”(绞刑立即执行)。课道主张监后绞(绞刑缓期执行),满大臣们都不应,总之,有些人要致陈汝弼于死地。                   

  陈汝弼得罪了什么人而招此横祸?此事和王式丹不无关联。   

  原来,王式丹是陈汝弼的得意门生,康熙四十一年,王式丹乡试中举时,主考官就是陈汝弼。因为王式丹得到康熙的恩宠,致使群小生忌,百般诋毁,但这些人不便直接弹劾王式丹,就采用迂回战术从他的恩师陈汝弼入手。    弹劾陈汝弼的折里说他有“贪赃情弊”行为。那么这“赃”从何说起呢?这恰恰和王式丹有关。王的同年王令仪、吴元朗,以及王的同谱王同发都以县令例补课道官,可这三人性急想早点当上课道官,就一起找王式丹,让他给陈汝弼求个请。王式丹一时头脑发热,就写了个说情札给陈,而陈汝弼当场回绝了。   

  陈汝弼案发后,王式丹义不背师,以手书为之作证,陈汝弼得以免罪,王式丹却也因此被夺俸一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康熙也渐渐生疑,王式丹渐渐失去了恩宠,康熙五十一年四月,终于被罢官还乡。    王式丹被罢官,既是社会悲剧,更是性格悲剧。王式丹的侄儿王懋竑用“不合于时”对其进行概括评价,这一评价十分中肯。   

  王式丹做了10年翰林学士,只知潜心学问皓首穷经,他官位不高,又不懂得怎样敛财,俸禄只够日常开销,积蓄有限,回乡后竟然买不起房子。   

   然而他却对家乡子弟说:“吾本寒素诸生,声伎之奉,燕游之乐,所未尝有也。惟训诲后生子弟,庶几有所兴起。 ”他对族中晚辈谆谆教诲:“必勉为清白吏”。   

  宝应城西运河边,有一幢破旧的三间瓦屋,这就是状元王式丹的故居;而向东不远处,在宝应孔庙 的“三鼎甲”匾额上,他的名字位列第一。

 

编辑: 标签:白头 状元 天下 人皆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