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江西杨修骏祭祖受伤伤情通报

2013-01-23 22:52:46来源:原创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杨修骏,王氏文化研究圈子业余爱好者,赣鄂皖王氏宗亲联谊会常务副秘书长(赣鄂皖王氏网站长),元末明初迁居九江县分水岭的保五公之后裔,自1989年家族修谱时,因对家族现姓“杨”,而修“王”姓谱发生特大好奇,遂向家族长辈求解“王杨两姓”的渊源,无奈家族无人能解答,自此,一直在寻找渊源十多年,于近年稍有头绪,2011年底终于整理完毕我王杨两姓源自新安琅琊王氏,其为明初迁徙江西湖口时因徽州方言“王”发“杨”因而造成。


    为寻根朔源于2012年3月2日~4日首次赴安徽省黄山市祁门县闪里镇(家谱中古地名为苦竹港)参加一年一度的唐故王璧公祭祀活动,于活动结束后2012年3月4日下午驾驶摩托车返回九江,17:30分在行至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香隅镇(S327省道10KM+200M)处,遇前方工程车(后八轮)逆向,为了避免相撞,在紧急制动刹车时,因雨天路滑,摩托车当即滑倒飞向前方,人也被惯性甩出多米远,造成左脚背多处在路面擦伤,大脚趾上方皮肉被磨擦显露骨头而缝5针,右腰部在人甩出后碰撞在公路边防护水泥桩上,并把防护水泥桩撞倒。


    摔伤后,因疼痛不已,等镇定后发现逆向行驶的工程车早已逃离,而此时附近汪姓村民听见巨响后,纷纷前来围观询问原由后帮助拨打120急救电话,遂被送至附近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人民医院就诊。    送至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人民医院后即进行紧急救治,因腹痛难忍,B超检查发现大量积液,诊断为腰部外伤、肠系膜破裂出血、肠挫伤、右侧腰部皮下血肿、右肾撕裂伤并包膜下血肿、右胸第9~11肋骨骨折,腹腔活动性出血、双侧胸腔积液、双足软组织挫伤裂、回肠憩室等,遂行剖腹探查术,术中证实肠系膜破裂,给予修补。
 

    在东至县人民医院医治期间,王兴文宗亲将信息告知新安琅琊王氏宗亲会后,王明常务副会长立即将信息转告给东至县本地及东至县周边县市区如岳西、安庆、祁门等地的宗亲、宗长,各地宗亲、宗长得到信息后纷纷前往医院亲自探望,未能前往的宗亲、宗长纷纷打来慰问电话,除了探望和慰问,宗亲、宗长们还送来慰问金和礼品以示心意。
 

    赣鄂皖王氏宗亲联谊会得到信息后,王文清会长、王成章常务副会长以及副会长兼保五公分会会长杨家树等主要领导成员一行5人立即包车从九江县前往东至县人民医院探望并送来慰问金,3月9日鉴于病情复杂,遂要求转回家乡九江医治,为了途中病情安全起见,在九江县120急救中心工作的王传奖因是赣鄂皖王氏宗亲联谊会副会长,亲自驾驶九江县120救护车与王成章常务副会长、杨家树副会长兼保五公分会会长前往东至县人民医院将其接回九江市。


    3月9日转入九江学院附属医院,当时右侧腰背部疼痛不能缓解,急诊诊断为“肋骨骨折、肺部挫伤、血气胸、肾包膜下血肿、肠系膜破裂术后等”予以收治于心胸外科。


    3月12日CT胸部、上腹部平扫检查提示右侧可见多根肋骨骨折,右肾体积增大,实质密度减低,右肾包膜下见梭状高密度影,CT值约52Hu,肾周筋膜增厚,右侧腰大肌肿胀,周围见大片状混杂密度影,边界不清,CT值约15Hu-55Hu,右腰部全腹壁可见肿胀。诊断为两下肺纤维化病灶,双侧胸腔积液,右侧多根肋骨骨折,右肾挫裂伤并包膜下血肿,右侧腰大肌挫裂伤,右腰部全腹壁肿胀,脂肪肝。


    3月15日CT上腹部平扫提示右肾挫裂伤并肾周积血,右肾周围见梭状混杂密度影,CT值约10-50Hu,与前片相比较无明显吸收,高密度范围减少。


    3月20日CT上腹部平扫检查提示右肾实质密度不均,其内见片状低密度影,CT值约16Hu,边界不清,右侧肾盂可见轻度扩张,肾周见片状稍高密度影,与前CT片比较密度稍减低,右腰大肌肿胀,诊断为右肾挫伤并肾周积血,较前片出血灶有所吸收。


    3月26日CT上腹部平扫提示右肾体积明显增大,肾后缘见椭圆形混杂密度影,大小约125mm*119mm,CT值从1HU-41HU,肾实质受压前移,右侧肾周筋膜增厚,邻近皮下及肌间软组织肿胀,并呈液性密度影,右肾实质密度欠均匀,前缘密度减低,诊断为右肾挫裂伤、肾周积血液化,相邻的右侧腋中线皮下及肌间积血液化。


    入院后在心胸外科予以止血、抗感染等保守治疗,在治疗过程中,右侧肾周积液逐渐增大,突入皮下,4月5日积液增大造成腹部剧烈疼痛,遂转入泌尿外科予以完善检察,诊断为肾周尿液囊肿、输尿管损伤、肋骨骨折、血气胸、肺挫伤、肠系膜破裂修补术后等。
 

    4月5日CTA、CTU上腹部与中腹部检查提示右肾破裂,右肾后方见一巨大囊性包块,大小约为20*14mm,边界清晰,局部突破右腹斜肌及腹横肌至腹部皮下,右肾受压向前推移。增强后排泄期右侧肾盂输尿管连接处见一细线样高密度流入右肾后方囊性肿块内,右肾盏及肾盂扩张,右侧输尿管中、上段扩张,下段未见显示。双侧附肾动脉,考虑尿液外漏所致。


    4月6日在局部麻醉下行肾周引流,然后每天进行抗感染治疗,引流第一个月,尿液清亮,无畏寒、发热等不适,当时引流每天尿量>1000ml,生命体征平稳,心肺听诊未见明显异常,腹部无明显压痛,腹部膨隆,腹部切口愈合良好,肾周纱布干洁,肾周引流管引流通畅。


    4月23日DR静脉泌尿系造影检查提示右侧肾盂、肾盏、右输尿管上端积水扩展,右侧输尿管上端梗阻及漏尿。


    4月24日CT上腹部、中腹部平扫检查提示右肾肾前筋膜稍增厚,右肾肾盂肾盏及右输尿管上段扩张积水,肾周尿液瘘引流术后复查,较4月5日CT片积液消失,轻度脂肪肝。


    5月3日DR腹部平片检查提示泌尿系未见阳性结石。


    5月4日经科室主任讨论办理出院休养,建议2个月后回院行手术探查修复损伤的输尿管。


    5月7日门诊肾输尿管膀胱B超检查提示右肾形态轮廓正常,体积不大,肾窦分离扩展,暗区前后径26mm,形状呈窄带状,肾实质无明显改变,肾柱回声清晰,右侧输尿管上段起始处见一大小约31*31mm的液性暗区,边界清晰,下段未见明显扩张,右侧输尿管上段未见扩张,其内未见异常,超声提示右肾轻度积水,右侧输尿管上段起始处局限性积液,囊肿待排。
 

    在九江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期间和在家暂时休养期间,赣鄂皖王氏宗亲会秘书长王学辉等宗亲会成员和本村家族宗亲、单位领导、亲朋好友纷纷前来探望、慰问。
 

    5月25日无明显诱因下出现发热、寒颤、全身酸软、关节疼痛,引流出来的尿液混浊,在当地医院予以抗感染、对症等治疗,但症状未见明显好转,为求进一步治疗,九江学院附属医院以“泌尿系统感染”收入泌尿外科,入院体温39.3℃、脉搏108bpm、呼吸20bpm、血压130/104mmhg,神志清晰,急性病容,表情痛苦,上输尿管点、中输尿管点压痛(-),膀胱触痛(-)、压痛(-),抽血检查C反应蛋白238mg/L,钠126mmol/L,氯89.3mmol/L,磷0.38mmol/L,渗透压258,血常规WBC.白细胞17.310~9/L,NE#.中性粒细胞绝对值14.510~9/L,肾周引流液、血液培养回报:铜绿假单胞菌,头孢他啶、头孢吡污等敏感。


    入院后予以完善血培养、尿培养,在上述检查结果下,予以抗干扰、补液、对症等治疗,但发热一直未退,甚至发热超过40.5℃,5月29日更换引流管,进入皮下囊肿内用药水进行清洗感染物质,继续抗感染等治疗,后发热渐渐消退,但引流尿量减少,直至变无近一星期时间。


    5月30日肾脏CT平扫,右肾肾前筋膜稍增厚,右肾盂、肾盏及右输尿管上端扩展积水,较4月24日CT片稍有加重。
 

    6月1日DR静脉泌尿系造影检查提示右侧肾影轮廓不清,右肾、右输尿管不显影。
 

    经消炎抗感染后,6月4日引流处逐渐恢复引流尿量。


    6月6日至南昌市泌尿外科诊断中心会诊,王道仁、汪强、彭轼平、史子敏、曾涛、孙强、杨庞、吴文波等泌尿专家建议行右侧泌尿系逆行造影及排泄性尿路造影、右肾造瘘术。根据检查结果再决定治疗方案,考虑开放性手术探查为首选。


    7月6日再次发热(体温40.3度),再次更换引流管及皮下囊肿内清洗,继续抗感染后体温正常,但引流尿液有些浑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7月6日妻子腹中五个多月胎儿被检查出严重畸胎瘤,最后不得不进行引产手术。
 

    7月10日行逆行泌尿系造影,经输尿管导管注入造影剂,见造影剂溢出输尿管外,周围见造影剂,右侧肾盂不显影,肾盏未见造影剂充盈,经肾周引流管注入造影剂,肾区可见囊状造影剂。诊断为右侧输尿管上端闭塞,造影剂外溢。


    7月上旬到了输尿管修复手术日期,但九江学院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全体主任医师讨论后,认为手术难度高、风险大,建议考虑切除右肾手术方案,只有同意此方案才给予做手术。


    7月18日再次前往省城南昌市进行泌尿外科专家会诊,何洁卿、朱心燊、余明主、饶品德、彭轼平、杨庞、孙强、涂新华、贝雷鸣、金松柏、章曙光等省内专家指出手术难度主要在于输尿管是否萎缩、狭窄、坏死等,他们在临床中也遇到过类似的患者,在长度不够的情况下,也进行过肠管代替或自体肾移植等诸多方法方案,有手术成功的,也有手术失败的,对此,没人能对手术成功率进行保证,要有手术失败切除肾脏的心理准备。并建议复查右侧泌尿系排泄性造影,查看肾功能、输尿管等功能好坏与否,然后行右肾穿刺肾造瘘术,改变原先肾周引流易感染的弊端,继续观察两至三个月时间,控制感染后再行手术探查。


    7月19日征得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颜小平(兼院长助理)主任医师的同意收治意见后,遂于7月20日到九江学院附属医院办理转院到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此次事故搞得全家损失惨重,首先是近十万元的医疗费用,其次夫妻两人目前不能工作,父母因陪护也不能工作,在工资上至少损失十来万元。而交通事故根据国家规定,社保医保是不予以报销的。虽然工程车逆向行驶有过错,但当时没有发生直接碰撞,路边也没有监控探头,加之工程车逃之夭夭,现在很难追责,为了减少损失,让保险公司进行理赔,然后让交警部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但当初保险毕竟保得太少(保额最高两万五),加之后期还需要治疗,为此,东至县王太根宗亲帮了不少忙,他帮忙找关系开具了《门(急)诊病历》、《出(转)院小结》、《急诊证明》、《120急救出警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等。
 

    是福是祸,一切顺其自然,人生中的黑暗2012已翻过了一大半,希望霉运也随之远去,祈求否极泰来!


    杨修骏 QQ:156416088  联系手机:13767240050 

编辑: 标签:祭祖 江西 伤情 通报 受伤
相关文章